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一百七十二章 王熙组的新成员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1-28
    “杨鑫伟,你怎么回事啊?长得这么壮,连点东西都拿不住?”六哥从一个袋子中拿出几瓶啤酒和一瓶白酒,当他将袋子中的酒全部拿出来后。看了看袋子中碎掉的两瓶啤酒,觉得有点可惜。

    “伟哥,你今天咋回事啊?你不会跟咱们老八认识吧?你看见咱们老八怎么这幅表(情qg)啊?”五哥红着脸,(身shen)上不断散发出阵阵酒气。

    已经喝的不少了,大家都有了一些醉意。而三哥更是偷偷走了出去,当回来后脸色变得煞白。

    就坐在桌子面前,在我们的桌子上摆着很多空瓶和零碎的花生米。我,没有说话。坐在我对面的青年,也没有说话。他,就那么死死的盯着我,眼中尽是警惕。

    而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跟面前的青年成为室友。我们,已经做了四天的室友。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的存在。

    忘不掉他那天晚上威风凛凛的样子,他一拳就将实力已是武林高手中等的冬儿打成轻伤。更忘不掉他那惊人的天赋,他没有名师指点却已经可以和武林高手匹敌。

    这是一个天才,这是一个我梦寐以求的帮手。

    他,有着一个让我念念不忘的名字,闰土。

    “杨鑫伟,原来你叫杨鑫伟。”微笑,我看着他燃起了一支香烟。

    “你还是不肯放过我,是吗?”闰土问我。

    “是的,我不会放过你。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让我在这里看见了你。”我说。

    兄弟们已经多了,耳听着我和闰土的对话,他们被我们弄得云里雾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并不知道闰土的(身shen)份。如果当他们知道闰土的(身shen)份了,我想他们就不会用这种态度对打闰土了。他们都不会想到,在我面前的这名青年,就是能够横扫南城十三个学校,白衣冰心手下最得力的金牌打手,闰土。

    而在我们的寝室中,我们所谓的老大黄狗,还有其他的室友,他们只是普通的混子。论地位,他们也远远不及南城十三个学校中最强的闰土。就诧异的看着我们,黄狗想了想骂了我们两个一句,“你们两个,在那干几把啥呢?赶紧喝酒,酒碎了两瓶咱们把剩下的酒匀吧匀吧得了。”

    “好!”看着对方,我和闰土同时拿起了一瓶啤酒。

    “狗哥,我不行了,我想吐,我不喝了……”四哥的眼睛有点直了,他倒在旁边的(床chuang)上就睡了起来。

    “狗哥,我也有点喝不动了,我给我对象打个电话。”五哥,我之前见过的电话男。他摇晃着打了个酒咯,然后爬到上铺打起了电话。

    看见有两个兄弟都不能喝了,黄狗点燃了一支香烟说,“那正好,咱们还有六瓶啤酒和一瓶白酒,他们喝不动了,咱们六个喝!”

    “好。”我和闰土依然看着对方,然后拿起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草,一上来就同归于尽啊?”惊讶的看着我和闰土,黄狗和其他兄弟瞪大了眼睛。想了想,他们几个咬咬牙也拿起了啤酒,一口气将整平啤酒闷了。

    待我们将最后一瓶白酒喝光后,兄弟们已经不行了。黄狗搂着我的肩膀和我说了很多,然后(身shen)子一歪倒在地上就睡了过去。

    闰土,他看着我的目光依然警惕。我没有说话,对他笑了笑就走了出去。

    当我才走出寝室,闰土就打开寝室门跟了出来。我依然没有说话,直接向寝室楼的外面走去。闰土紧跟着我,一路跟着我走到了学校教学楼后面的花园。

    夜色黑暗,教学楼后花园中的路灯发出微光。这一刻,闰土的面孔变得混淆不清。在路灯的微光下,我只能看见他面孔下的黑影。

    “王熙,我知道你的(身shen)份。你的父亲是他,你是他的儿子。想要整死我,你就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但,我之前并不知道你的(身shen)份。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我?难道,(身shen)为超级家族的世子,你的心(胸xiong)就是这样狭窄吗?”闰土说话了,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悲愤。

    “呵呵,原来你跑到这里了。闰土,你让我找的好苦………”听了闰土的话,我笑了。

    “世子,放过我。如果我有得罪你的地方,我跟你道歉。我这种穷苦人家的孩子不是你的对手,我认命。我(奶nai)(奶nai)有病,我只想好好照顾我的(奶nai)(奶nai)………”闰土对我说。

    “哦,原来你这么怕我啊?那么,你当初打我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害怕?”我微笑着问他。

    “我不知道你的(身shen)份!”闰土攥紧了拳头。

    “然后呢?”我问。

    “我向你道歉!”闰土对我说。

    “然后呢?”我笑了。

    “然后…………”听了我的话,闰土变得有些迷茫了。沉思了很久,闰土突然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王熙,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我说了,你伤过我。你不但伤了我,还伤了我家的丫头。现在看见你了,你觉得我可能放过你吗?”我微笑着问他。

    “那么我便跟你拼了!”一声大吼,闰土突然向我冲了过来。

    只感觉到一阵风声,我已经感受到了闰土强大的力量。心中暗赞一声好本事,我赶紧施展(身shen)法躲开他的进攻。

    那时看见闰土,我还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而现在的我经过一个寒假的训练,已经正式踏入了武林高手的强烈。

    而自从我在叶赫那拉家被叶爽打了三掌后,当我的伤好后我的武功似乎又进步了。现在的我已经如一个装满了清水的水桶,那水桶中的清水不断溢出。只差一个契机,我就可以突破现在的境界,正式踏入武林高手中级的行列了。

    连续躲开了闰土三招,闰土看着我有些吃惊,“才两个多月没见,你竟然变的这么强了?”

    “我一直都很强。”我说。

    “呵呵,你好嚣张。就因为你是大家族的世子,你就可以这么欺负我一个普通人吗?”闰土愤怒,使出全力向我打来一拳。

    当他的拳头向我打来时,我顿时感到吃惊。因为他的拳头好快,这一拳打出了足有上千斤的力量。而他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他的底子已经可以和武林高手上等一拼。已经无法使用(身shen)法躲开他的拳头,我立刻绷紧了全(身shen)肌(肉rou)大吼一声,“横练十三太保!”

    一拳,他的拳头重重打中了我的(胸xiong)口。而这一刻一股巨力推得我(身shen)子不断后退,仿佛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要穿透我的(身shen)体。

    我,就绷紧全(身shen)的肌(肉rou)保护着自己的(身shen)体。当那恐怖的力量将我推出了十几步后,那力量立刻被我卸掉变得烟消云散了。

    “不会任何武功,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武林高手上等。不错,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停下脚步,我的额头上已经流下了不少汗水。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无比的激动。

    “王熙,我跟你拼了!”以为我要害他,闰土喘着粗气变得更加愤怒。化成一道人影冲向我,他的拳头如暴风骤雨一般向我打来。

    经过检验,我已经确定了他的实力为武林高手上等。而这样一个天才,大概一个省城都找不出能超越他的人。

    这个学校的老大黑龙不错,但和他相比还是差了不少。黑龙练过武功,而他没有。

    心中是巨大的喜悦,我不断躲闪他的攻击。当他之前的一拳打出千斤的力量后,他再也无法打出那种力量了。

    这,便是他的极限。

    但,他的实力依然很强。再被他攻击下去,我恐怕要被他打成重伤。抽出(身shen)上的玉笛,我快速的接下了他的几招拳脚。然后(身shen)影一闪,我快速跳进凉亭将玉笛放在了唇下。嘴唇触着玉笛,我的手指飞快动了起来。同时,一阵美妙的笛声由我的玉笛中发出。随着我吹奏玉笛的笛声越来越快,在我们周围渐渐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响声。

    突然,一条大拇指粗细的花蛇由草丛中窜出,直接盘在了闰土的手臂上。

    “这是什么!?”惊讶,闰土打算伸手去扯掉那花蛇。

    “别动,这蛇有毒。只要你再动一下,它就会咬你。”我说。

    “什么!?”听了我的话,闰土大惊。

    接着,闰土看见更多的小蛇由四周爬出。那些小蛇将他包围,并且(挺tg)起(身shen)子对他怪叫。它们的口中吐着红信,在黑夜中看起来十分渗人。

    “王熙,你竟然会使用妖术?”感受着手臂上花蛇的凉意,闰土的脸色变得苍白了。又看了一眼包围他的蛇群,闰土的眼神渐渐变得绝望。

    “闰土,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我问。

    “因为我伤了你,你要报复我。”闰土说。

    听了闰土的话,我笑了。将玉笛轻轻一挥,在闰土手臂上的花蛇顿时落在了地上。当它落在地上后,它乖巧的向我看来一眼,接着爬进一边的草丛。而包围闰土的蛇群,也全都显得十分乖巧,(身shen)子弯弯延延,随着那条花蛇一起爬进了周围的草丛。

    微笑着,我坐在凉亭中翘起二郎腿燃起了一支香烟。接着,我用真诚的眼神看着闰土说,“如果我想要报复你,以我王家的势力和叶家的势力恐怕早就将你找到了。但是,我并不想报复你,我现在只是一名和你一样的普通人。”

    “什么!?”闰土皱起了眉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眼前的闰土心里感觉十分亲切。一声叹息,我将最近发生的事(情qg)全都跟闰土讲了。

    当我对闰土讲完后,我叹了口气对闰土说,“闰土,你误会我了,我并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斤斤计较的小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跟你一样的普通人。我一直在找你,并不是想报复你,而是我需要你,想让你做我的兄弟。”

    “恩。”听了我的话后,闰土皱着眉头轻轻点了点头。

    “闰土,我需要你,跟着我吧,我一定不会像白衣冰心那样对你的。我,会将你当成我的亲人一样对待。”我认真的看着闰土说。

    “但是,我要打工啊………”明白我的心意,闰土想了想说。

    “我有钱,我可以给你!”我说。

    “你,可以给我钱?”闰土吃惊。

    “是的,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让你(奶nai)(奶nai)住上楼房…………”话说到一半,我突然感觉不对。我现在已经是个普通人了,我还以为自己是王家的世子呢。说着,我的底气渐渐变的不足了,“我马上就要有工作了,是在一个网吧当网管。一个月工资一千五,我可以分你一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