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二百零八章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2-04
    “不知道。”被那青年死死抓着衣领,被他凶狠的眼神死死盯着。我,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

    听了我的话,那青年看了看我没有任何惧意的眼神微微一愣。接着,那青年松开我燃起了一支香烟不屑的说,“小子,若是你是王家的世子,你这么跟我们说话,我们可能要让你三分。但是,你并不是王家的世子。王家的世子,也不会像你一样开着寒酸的车子过来现眼。而你,若是以为你和小好人有些关系就嚣张得无法无天了,那么我们今天也该为你上一堂生动的人生教育课了。”

    说完,青年轻轻拍了两下手掌。瞬间,有两名保镖由不远处跑到了青年的(身shen)边。

    接着,那青年不屑的看我一眼说道,“我们省城有四大家族,同时还有一十九个大小势力。而我们虽然不在那四大家族之内,但我们跟四大家族还有那一十九个大小势力都有着不小的关系。”

    “刚才拦住你那青年,是咱们省电器大王的儿子。他叫候飞,在咱们省城一直都是横着走的存在。而刚才跟你说话那名美女,她是省城刘局长的女儿。至于我,我叫周宇哲。我是省城四大家族之外周家的小少爷,我口袋里的零花钱就能买你那十辆破车。而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不是达官贵人的儿子,就是商界巨贾的女儿。小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这么嚣张。你,跟我们说话嚣张的本钱在哪?”说完,周宇哲向我的脸上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草你吗!”当看见周宇哲对我做出了挑衅的行为后,我(身shen)后的黑龙顿时就怒了。

    而那小好人心里一惊,脸色也是变得说不出的难看了。此刻,他倒是不担心我被他们欺负,他反而担心我(身shen)边那两个危险的小魔王。

    无论是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的王澈,还是一脸单纯可(爱ai)的琉璃。这两个小魔王,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啊。

    而且,王澈的娘家可是省城的首富。就算是四大家族和王澈的娘家相比,恐怕都要逊色不少。而那周宇哲,才有这点背景就敢在王澈面前吹嘘。惹恼了王澈,他真怕王澈直接找来王家的卫队将他们枪决。

    但,小好人想了想又突然笑了。他没有跑过来劝架,反而在一边冷眼旁观了起来。这周宇哲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一直在他们圈子里靠打压别人来抬高自己的(身shen)价。他想教训这周宇哲已经很久了,今天就让他们把我惹怒然后狠狠收拾他们一番岂不是更好?

    想到这,小好人已经忍不住开始想象他们一会儿悲惨的样子了。

    而我,任凭周宇哲向我的脸上吐出烟雾只是冷笑。被他这么一吐,我的烟瘾也被他勾了起来。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根香烟点燃,深深吸上一口对他说,“原来你们家里这么厉害,对不起我认输了。”

    听了我的话,周宇哲微微一愣顿时露出了轻视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已经知道我听了他们的家庭背景后会是这样一种反应。

    然后周宇哲轻轻的笑了,接着又大声的笑了。突然,变成了嚣张的狂笑。

    就看着周宇哲嚣张的狂笑,他的那群有钱人朋友也跟着笑了起来。刚刚被我看了(胸xiong)的美女将纤细的玉手搭在周宇哲肩上,然后千(娇jiao)百媚的说道,“哲少,你太坏了。居然把我们的家庭背景都说出来了,若是你将这小子吓尿裤子了怎么办?”

    “呵呵,若是我拿出口袋里的零钱,恐怕会将他吓得立刻叫我爸爸呢。”周宇哲冷冷说道。

    “那,不如你拿出个三五万块钱,让他叫你一声爸爸如何?”那美女微笑着说道。

    “这主意倒是不错。”周宇哲坏笑。

    就看着周宇哲和那美女一唱一和的羞辱我,我(身shen)边的黑龙恨得都快将牙齿咬碎了。他,立刻对我大声说道,“熙哥,这小子拿个几万块钱就想跟你装((逼))呢!快把你卡里那几千万拿出来,狠狠教训这小子一下!”

    “我卡里哪有几千万?我卡里现在就剩下两块钱了。”我皱皱眉头说。

    “钱呢!”黑龙惊讶。

    “还人了啊,剩下的钱都让我花了。”我说。

    “什么?那我们怎么跟他们装((逼))?”黑龙问我。

    “呵呵,跟他们有什么好见识的。咱们赶紧进去吧,然后买完了东西赶紧回家。”我对黑龙说。

    对待这些自视甚高的贵族子弟,我确实没有什么好见识的。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我的(身shen)份,并且知道了我的家族是怎样一个巨大的家族。

    和我的家族相比,这些贵族子弟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而他们看我开了一辆小型车子过来,就狗眼看人低的认为我的家里没钱。这都是一群有眼无珠的鼠辈,这些人狗眼看人也注定使得他们将来没有大作为。想到这,我对他们笑了笑说,“你们用家庭背景把我吓到了,你们嘲笑也嘲笑的够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进去买东西了?”

    “你进去买东西?”听了我的话,周宇哲再次一愣。

    “是的,我要进去买东西了。”我微笑。

    就看着我的眼睛,那周宇哲愣了半天突然笑了。接着,他转过(身shen)子对他的朋友们说,“你们听见了吗?他说他要进去买东西!”

    “哈哈………”听了他的话,大家全都笑了起来。

    接着,那周宇哲冷冷看了我一眼说,“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郝仁集团的慈善拍卖晚会!这里是用来做慈善的拍卖会场,可不是你经常去的菜市场。买东西?这里的东西是你说买就买的吗?你以为这里面卖的是一块钱一根的萝卜?这里面卖的,是珍贵的珠宝,古董,名画,以及价值几十万一根的人参,还有着很多仙草灵药!臭丝,这里的东西是你说买就能买的起的!?”

    “草,那我买不起看看总行了吧?”我实在是被他弄的烦了,已经快没有耐心了。

    “呵呵,你这样的丝也只能看看了。买这里的东西,你真没有资格…………”周宇哲不屑的说。

    “丝居然也想来郝仁集团的慈善拍卖晚会?你是不是吃不起自助餐,跑来吃郝仁集团的免费晚餐啊?”听了周宇哲的话,一名青年立刻笑了。

    “就是,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居然也配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依我看你是小好人亲戚家里的穷大哥吧?那小好人也真是的,居然不给你买一辆好车,太小气了。”一名美女不屑道。

    “哎,那真正的世子什么时候来啊,等的我们快烦死了!”又一名(娇jiao)小美女翘足观望,连看都懒得向我看上一眼了。

    然而,就在他们拦着我对我百般嘲讽时,一辆奔驰车子突然开到了酒店门口停下,接着一排清一色的黑色雷克萨斯570跟着那车子停下。一名大汉立刻打开车门,拎着一挂鞭炮从里面跑了出来。

    当那大汉将鞭炮点燃,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为首的一辆奔驰车子车门打开。接着,一名脸白如雪的中年人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

    当中年人看见我时,他原本凌厉的眼神瞬间变得柔和了。接着,大步向我走来,一把就将我紧紧拥抱在了怀里,“好外甥,舅舅终于又看见你了!”

    “赵皇帝!?”就看见赵皇帝紧紧拥抱着我,那些青年男女所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要知道,就算赵皇帝最近败在了王幽的手里,但他依然是省里的头号黑道大哥。而赵皇帝是什么样的人,他是怎样的心狠手辣,那些青年男女全都听说过他的事迹。

    在他们的眼中,赵皇帝就是一个瘟神。若是惹上了赵皇帝这样的人物,就算他们牛比的爸妈也要找到赵皇帝家里跪地求饶啊。

    而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他们刚才一直奚落的年轻人,竟然是省城头号黑道大哥的外甥!

    “这小子,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开了那么破的车子,怎么会跟赵皇帝的关系这么亲密?”刚刚还嘲讽我起劲的周宇哲,立刻变得脸色煞白。

    “他明明开着一辆破车,相貌也是平平无奇。而他,竟然是赵皇帝的外甥。难怪,小好人敢让他把车子停进赵皇帝的专属车位,还对他这么恭敬。那小好人总是跟黑道上的人来往,看来这小子就算不是王家的世子,是赵家的公子也很了不起了!”刚才还鄙视我的美女,这一刻眼中露出了后悔。

    “周宇哲,你完了,你竟然得罪了赵家的公子,你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刚才那名拦住我的大个子青年心里说不出的后悔,赶紧将包袱丢给了周宇哲。

    “侯飞,你他吗什么意思?刚才要不是你先找他事,老子能找他事?”一听见那青年的话后,周宇哲顿时大怒。

    “滚你吗的,老子就是拦着他想和他聊几句,是你出来墨迹个半天的好不好?”青年也立刻怒了,为了我就算跟周宇哲撕破脸皮也认了。

    然而,当舅舅听见了他们的争吵声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不耐烦。就皱着眉头向龙袍看上一眼,舅舅立刻不耐烦的说道,“哪里来的狗崽子,让他们滚!”

    “是!”龙袍面无表(情qg)的就从(身shen)上拿出了手枪,接着将枪指向天空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整个世界全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