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傲娇大小姐黑岩 第二百一十四章 精彩的拍卖晚会
作者:黑岩网大大洋洋的小说      更新:2017-02-04
    瞬间,整个酒会变得鸦雀无声。刚才还吼着要买下丹药的那些人,一瞬间脸色苍白全都悄悄的坐下了。而那些看见先天补气丸这种逆天般存在的丹药的那些人,他们刚才还大声的讨论,商量着这宝物的起拍价格会是多少。现在他们听见龙袍的吼声后,也全都不出声了。

    因为龙袍已经间接告诉了他们这先天补气丸的价值,同时也用底气十足的声音告诉他们,这宝物他们赵家要了。

    在座的每个人,他们都认识赵皇帝。而他们也全都知道,赵皇帝不但有势,他还有钱。

    他的钱,花不完。

    来的都是社会名流,省城中有名的权贵财主。若是拿出五千万来购买这丹药,他们很多人都能拿的出这笔钱。但这里是拍卖晚会,价高者得。就算他们再有钱,但以他们的(身shen)家去跟赵皇帝叫板,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有的人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团。来的都是大人物,他们自然知道武林高手、神级高手和众神之上的存在,一名中年人小声说道,“这先天补气丸是好,但恐怕也不是至高无上的宝物吧?据说这丹药普通人吃了百病不生,而练武之人吃了可以使功力突破到一个新的层次。但是,赵皇帝已经是神级中等的高手了吧?这神级高手的功力强横,先天补气丸中的药力还不足以对神级高手的功力有什么帮助。吃了这丹药,丹药中的药力进入神级高手的(身shen)体犹如泥牛入海。赵皇帝,他花费如此高价购买这丹药,难道是要送人?”

    “你说对了,赵皇帝没有老婆,也没有孩子。但他有一个外甥,他视他这名外甥如亲生骨(肉rou)。而他外甥最近正在练武,有名师指点才三个月就已经从普通人变成了武林高手。这丹药,是赵皇帝买来送给他外甥的。”一名中年人说道。

    “看来,赵皇帝很(爱ai)他这外甥啊。”听了中年人的话,那人忍不住向赵皇帝(身shen)边撇去一眼。

    “是的,他(爱ai)他这外甥胜过他自己。赵皇帝一世孤家寡人,现在后继有人了,他当然会尽自己的全力培养他这名外甥。”那中年人轻轻点头。

    “老虎虽毒,但虎毒不食子啊。赵皇帝当年强横霸道,没想到他也会有今天………”点点头,那中年人便不再说话了。

    而之前在刘佳琪和张诗雪(身shen)边的那名青年,现在看见赵皇帝一出手就是五千万叫价。他的双腿不(禁j)开始发软,回想起刚才有没有当着赵皇帝外甥的面说过什么冒犯一类的语言。又想想他刚才还使劲握赵皇帝外甥的右手,突然惭愧的满脸通红。原来赵皇帝的外甥不光有钱还是一名武林高手,他刚才那么挑衅,赵皇帝外甥没有一下捏碎他的骨头已经算是仁慈了,他居然还在人家的背后不停的说了很多坏话。

    这一刻,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至于赵皇帝有多疼(爱ai)自己的外甥,刚才羞辱过王熙的那些青年男女全都看在了眼里。这一刻他们痛定思痛在心中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跟赵皇帝的外甥道歉,哪怕像周宇哲一样也在所不惜。同时,一定要好好抱住这条大腿!

    “岚岚,佳琪,我们走吧………”张诗雪眼中尽是黯然,转(身shen)的一刻落下一滴泪水。因为她知道,她和王熙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之间再没可能了。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安街,怕(日ri)出一到彼此瓦解…………

    “五千万!赵皇帝竟然一口价就叫出了五千万!”低头看一眼最低报价两千万的先天补气丸,那主持人顿时激动得满脸通红。

    要知道,就算郝家的家主有着不少珍宝出售。但今天晚上的拍卖物品,就算加在一起恐怕也没有五千万。

    五千万,这巨额数字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赵皇帝,他好大的手笔,皇太后,她好大的手笔。

    如果他没有算错的话,今天晚上的慈善拍卖晚会,应该是他最近十年,主持过的一场成交金额最大的慈善拍卖晚会了。

    “五千万,赵皇帝竟然一口价就报出了五千万!那么,我们有没有人加价了呢?如果没有人的话,我就要准备落槌了。五千万第一次,五千万第二次,五千万第三………”说着,那主持人便要落槌。

    “六千万!”在我们的(身shen)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六千万!?”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那名中年人落去。就看见那中年人满脸严肃,看着那丹药眼中闪烁着贪婪。

    就算他赵皇帝是黑道大哥又怎么样,价高者得。那先天补气丸是个好东西,他没有理由不与那赵皇帝做一番争抢。

    “呵呵………”然而赵皇帝并不动怒,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微笑着,赵皇帝抬起手(阴y)阳怪气的说道,“八千万!”

    “八千万!?”一听见赵皇帝开出如此数字,所有人看着赵皇帝的眼神都深深的震惊了。虽然说赵皇帝有钱任(性xg),但赵皇帝也未免有些太任(性xg)了吧?若是说这先天补气丸卖两千万的价格,大家还是都能接受的。但五千万,已经让很多人觉得如同割(肉rou)一般。花五千万去买一颗用来补气练武的丹药,让人觉得有些不值。

    想要百病不生,其实也不是非要吃这丹药不可。多吃些萝卜青菜,吃些补充维生素的药片。闲暇时间锻炼(身shen)体,跟楼下的老人学一(套tao)太极。只要他们勤快一点少喝点好酒少吃点大鱼大(肉rou),这五千万也就省出来了。

    现在赵皇帝已经叫出了八千万,他们只能佩服赵皇帝有钱。

    “赵皇帝,我认输了!”看见赵皇帝一口就叫出了八千万的价格,那名想要跟他一拼的土豪立刻认输了。

    “呵呵,这赵皇帝倒是有钱的厉害呢。不过,我不太想把这先天补气丸送给赵皇帝。”一边,皇太后慵懒得打了个哈欠。接着,微微抬起长长的凤凰鎏金指(套tao),“一个亿!”

    “母亲!”看见皇太后竟然自己拿出先天补气丸拍卖,现在又自己花一个亿的高价买不回来。喜儿,她立刻吃惊的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喜儿,我看不上那小子。与其将这先天补气丸送给这小子,不如拿回家喂我家的旺财。”皇太后的表(情qg)傲慢,人显得富贵((逼))人。

    就坐在叶赫那拉家族的旁边,我们当然也听见了皇太后说的话。而我看一眼皇太后那轻蔑的眼神,心里顿时变得无奈了。

    喜儿知道她母亲心里想的什么,她也知道她母亲今天的心(情qg)为什么不好。她的父亲就是在十几年前的初夏离世的,而每到这个季节她母亲都会心(情qg)不好。

    但,这先天补气丸是她父亲的遗物。这些年她家除了以皇族后裔的(身shen)份闻名,在江湖上丹师的大名也是被江湖中人所崇拜。这些年有很多人受了重伤,陆陆续续跑到她家里来求药。看着那些人下跪恳求,她母亲全都一一送人了。一晃,这先天补气丸只剩下最后一颗了。皇太后也不再拿来送人了,不管别人使出多大的价钱也都推辞了。就一直小心翼翼的留在(身shen)边,当个纪念。

    而现在,她却突然拿出来给郝家家主拍了,又突然拿出一个亿的价格想买回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王熙(身shen)边的澈儿啊。即使喜儿知道那澈儿是他的亲妹妹,即使皇太后也知道澈儿是他的亲妹妹。但那王熙上次刚刚跑来质问过他的母亲,还使出软抵抗手段说自己不当世子了气她母亲,惹得她母亲心里的气现在还没有消。而最近,他又弄出一个基友的绯闻来被人说三道四。

    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王家会和叶赫那拉家联姻,而王熙给自己弄出一个基友的名声,这不是在变相打叶赫那拉家族的脸吗?

    她叶赫那拉家怎么说也是古龙而又尊贵的皇族,怎能让王熙这样践踏她家的尊严。所以自打今天看见王熙之后,她母亲的心里便莫名烦躁起来。

    眼看着大家看着皇太后的表(情qg)全都呆住了,他们的大脑也是在这一刻变得短路。而赵皇帝却不怒反笑,燃起一支细杆香烟坐直(身shen)体看向那美到不可方物的皇太后。

    “有(性xg)格,我喜欢!”微笑着看着皇太后清秀的脸庞,赵皇帝立刻举起手说道,“一亿三千万!”

    “赵皇帝,你觉得你会是我们叶赫那拉家的对手吗?”皇太后不屑,轻轻抬起长长的指(套tao)。

    一亿五千万!

    “什么!?”看见皇太后又叫出一个高价,在场已经有人快要晕过去了。

    “呵呵,一亿五千万?皇太后,我知道你叶赫那拉家族有钱,省城第一的酒店、酒楼以及很多大商场都是你家经营的。但那又如何?想要打败我赵皇帝,你皇太后恐怕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吧?”微笑,赵皇帝再次抬手,“两亿!”

    “呵呵,本宫今天心(情qg)不好,你送上门来给本宫解气,那么本宫就陪你玩玩。你,只不过是个土皇帝,而本宫却是真龙之女。几千万几千万的往上加没意思,不如我们十个亿十个亿的往上加如何?”皇太后冷冷说道,清秀的面孔也是寒气((逼))人。

    “佟佳玉蝶,你跟我玩真的?你要整死我,那么我赵皇帝跟你拼了!反正我赵皇帝就是赌徒出(身shen),老子已经好久没尝过输得精光的感觉了。来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叫啊,你敢叫我就敢加!”说着,赵皇帝撸起袖子就站了起来。

    “呵呵,那本宫现在就叫,我倒要看看你赵皇帝跟不跟得起!”一声冷笑,皇太后便要抬起指(套tao)。

    “…………”听了皇太后的话,赵皇帝的额头流下一抹汗水。

    然而,当皇太后刚刚打算叫价,喜儿立刻站起来握住了皇太后的玉手。接着,喜儿认真的看着皇太后说,“母亲,我是真的喜欢王熙………”

    “什么!?”听了喜儿的话,皇太后的眼中放出了寒光。

    “王熙,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好人。他跟喜儿有着很多共同语言,他很会逗喜儿开心。我也相信,他为了喜儿会舍出自己的生命。母亲,求求你将这先天补气丸送给王熙吧………”喜儿的声音恳求,说出的话语也是字字真(情qg)流露。

    我就坐在喜儿旁边的贵宾席上,听了喜儿的话心中忍不住刺痛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就静静的看了喜儿很久,皇太后终于放下手说,“罢了,既然你喜欢他便将这先天补气丸送给他吧,只要这小畜生不辜负你便好…………”说完,皇太后的心中缓缓生出另一个影子。那人,应该是她这一生最讨厌的人才对。

    “两亿,成交!”啪的一声,拍卖台上重重落槌。接着,主持人快步走下台擦了擦满头汗水说道,“感谢赵叶两家为慈善事业做出的贡献,我们郝家代那些可怜人谢谢你们。”

    “不必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赵皇帝和皇太后异口同声,突然又露出恨恨的眼神互相看了一眼。

    然而,就在这时拍卖台上响起了一阵掌声。王幽,就微笑着用他冰冷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们,“精彩,真精彩。这,大概是王幽见过的最为精彩的一场拍卖晚会了。”

    “但是王幽的手中也有一样东西想要拍卖,不知道你们是否对王幽手中的这样东西感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