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689章 吃甜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正文卷第689章吃甜水葛伟忠治家不严,府里的丫鬟给他闺女下毒毁了脸,他反诬赖姜留的雪霞晚面脂一案,最终以葛伟忠被罚银一千一百八十八两结案,围观了审案过程的百姓啧啧称奇的同时,心里也都挂了根弦:要想在姜留的铺子找事儿,你得先掂量掂量自己赔不赔得起银子。

    怀着一肚子憋屈的葛伟忠带着女儿走出衙门,就被穿着一身便装的姜二挡住了,他脑袋里狂飙脏话,恨不得上前抓花姜二的脸!

    四目对视,姜二爷装作惊讶地挑了挑眉,问道,“葛二哥,你怎在此?”

    葛伟忠……!!!

    不用葛伟忠答话,围观的百姓们七嘴八舌地就把案子讲了一遍。姜二爷惊讶万分,看向葛伟忠身边的葛桂香,“侄女脸上的伤可会留疤?小弟府里还有一些几个月前受伤时万岁赐下的玉颜膏,侄女可用上的?”

    生怕脸上留疤的葛桂香连忙拉了拉父亲的衣袖,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的葛伟忠,为了女儿只得忍着,笑比哭还难看地拱了拱手,“用得上,多谢姜大人。”

    “多谢姜二叔。”葛桂香真心实意地道谢,“我父亲因侄女中毒,一时糊涂才派人去六妹妹店里理论,失礼之处还请姜二叔恕罪。”

    姜二爷含笑抬手,“可怜天下父母心,误会解开了就好。”

    葛伟忠气呼呼地带着女儿走后,有百姓忍不住上前问道,“二爷脸上未落下伤疤,就是因为用了万岁给的玉颜膏么?”

    姜二爷点头。

    旁边的妇人心疼道,“二爷,这么好的东西千金难买,你怎么舍得给葛家呢?您看葛老爷那架势,他可不会领您的情啊。”

    记住m.42zw.cc

    姜二爷解释道,“爷跟葛二哥有些过节,但祸不及下一代。”

    “爹爹!”姜留从衙门里跑出来,上前行礼。

    姜二爷给闺女正了正披风的帽子,温和问道,“渴不渴?”

    堂上说了那么多话,姜留还真渴了,乖乖点头。姜二爷笑道,“为父的事情也办完了,走吧,顺路带你去喝些润喉的甜水。”

    “多谢爹爹,爹爹稍待,女儿再说两句话。”姜留甜甜应了,抬头对围观的老妇少女们,“各位伯母、婶婶和姐姐们,今日有劳你们帮我作证、说话,我店里被葛家砸损的脂粉,有些只是外头的盒子破了,里边的脂粉还能用,若是伯母、婶婶和姐姐们不嫌弃,就跟店里的掌柜回去领一盒,算是姜留的一点心意。”

    “真的?”众人顾不得看姜二爷,目光都盯在了姜六姑娘身上,不敢相信。雪霞晚里的脂粉可都是好东西,没有几百文、几贯钱拿不下来。姜六姑娘真舍得给她们?

    姜留笑着点头,大声道,“当然是真的。不过——”

    她这一转话茬,让众人刚兴奋起来的心,顿时又凉了。

    “不过,大伙领的时候一定要试好了,每个人肉皮不一样,适合用的东西也不一样,用着合适得才能越来越漂亮,不合适的看着再好闻着再香,也不能往脸上手上抹。”

    众人的热情立刻高涨,七嘴八舌道,“这个咱明白!”

    “多谢六姑娘!”

    “我老婆子这老脸用啥都这样了,老婆子给我闺女领一盒去!”

    跟在姜留身后的姜春秀立刻喊道,“各位相邻,雪霞晚里打碎的脂粉是有数的,请大伙到店门口排队,先到先得,咱们送完为止。”

    姜春秀的话音一落,众人争先恐后地跑向雪霞晚。姜二爷父女身边,转眼就空荡荡了。这让习惯了前簇后拥的姜二爷颇为不习惯,他抬手拍了拍女儿的小肩膀,感慨道,“爹的留儿越来越能干了。”

    姜留扬起小脸,笑得十分快乐,身上哪还有一点方才在大堂上分寸不让的架势。围观了堂审,又看到这一幕的康安城第一状师陆雪明走上前,拱手道,“姜大人,六姑娘。”

    姜二爷父女还礼后,陆雪鹰眸含笑,问道,“不知陆某可有幸,与您二位同饮甜水?”

    “甜水就不必了。”姜二爷抬手,“这丫头喝甜水,咱俩喝茶,陆大状师,请。”

    旁边马车内,见到这一幕的葛伟忠气得直哼哼,葛桂香忍着脸上的疼痒,小声催促道,“爹,咱们快点回府,然后您带着礼品去姜家取姜二叔答应送给女儿的玉颜膏吧。这次是咱们理亏,姜二叔真是大人有大量……”

    “别说了,咱回府,回府!”葛伟忠捂着气得阵阵抽疼地心肝肺,吩咐马车回府。

    东市茶仙居内,姜留吃着美味的蜂蜜蒸梨水,听爹爹跟陆雪明说话。

    陆雪明脸颊瘦削,鼻梁高而无肉,一双鹰眸似是能看穿人心,让人不敢与他对视,生怕心里的秘密被他察觉。此时,他正吃着姜二爷买的茶,揭姜二爷的底。

    “方才堂审时,王大人时不时看向通往内衙的侧门,二爷您一直站在侧门处听着吧?”陆雪明饮了一口茶,感慨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呢。”

    他语气可大不对劲儿,爹爹干啥关他什么事儿!姜留心里不爽,抬起明亮的眸子望过去。姜二爷也抬起眸子,懒洋洋地道,“有话直说,爷没工夫跟你绕弯子。”

    陆雪明看向姜留毫无俱意的眸子,越看越满意,继续道,“六姑娘不知,二爷当明白葛伟忠为何径直找上雪霞晚吧?”

    姜留也望向爹爹,姜二爷哼了一声,“他小肚鸡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陆雪明点头,将目光转向姜留,鹰眸含笑道,“六姑娘今日在大堂之上和衙门口的言行,着实令陆某刮目相看。”

    姜留放下勺子,回道,“多谢先生夸奖,是我父亲平日教导有方,我才能有今日。”

    姜二爷勾起唇角,“乖,多吃些。”

    “好。”姜留又拿起勺子,继续挖梨吃。

    看着这父慈女孝的一幕,陆雪明径直问道,“六姑娘乃可造之材,二爷可有意让她虽陆某学些刑讼辩驳之术?”

    嗯,跟他学当状师?姜留的小胖手一顿,抬头看爹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