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网店〕〔NBA开局天赋爆表〕〔都市战狼〕〔洪荒之异世神格〕〔末日黑暗乐园〕〔抗日之幽灵〕〔真玄传说〕〔阴阳小神医〕〔我老婆居然是未来〕〔娱乐:从荒岛开始〕〔这个主播有点儿上〕〔逆境修天〕〔三界缉凶〕〔余生请别说爱〕〔LOL:超级电竞经理〕〔从全真掌教开始纵〕〔不正经的时间〕〔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715章 书信
    刘溪出门追上刘申,将他硬拉到偏僻处,低声道,“既知刘君堂公子病了,申儿空手去实为不妥,姑姑赶巧带了两包温补的药材,你提着去便拜访刘公子吧。”

    刘申正在赌气,不肯抬手接。刘溪清楚他的脾气,便转手将药材交给了他身边的小厮,哄他道,“申儿是邑江侯府的嫡长孙,是咱们府里最知书达理的,姑姑知道你虽心里不高兴,但到了刘公子面前,一定会表现得温文有礼。快去吧,姑姑给你点你爱吃的煨芋谈禅,等你吃。”

    被小姑姑推着往前走了几步,刘申才收起不情不愿地表情,迈着他自认为最得体的步子,甩袖向风华楼内院走去。提着礼品的小厮立马跟上,不待刘申吩咐,便拉住路过的店伙计问道,“刘君堂住在何处?”

    手里的托盘差点脱手的店伙计心中恼火,但看刘申的衣着打扮便知这位少爷是他惹不起主,客气回道,“刘公子住在天字一号院,公子直着往前走到头,院门上有挂牌子。”

    小厮在头前引路,寻到天字一号院后,抬手扣响紧闭的院门,守院门的刘家仆从缓缓将院门打开一道缝向外瞧。

    小厮大声道,“此处可是刘君堂刘公子的住处?劳烦进去通报一声,就说邑江侯府刘申公子前来拜会。”

    仆从连忙打开门,拱手行礼拜见,然后满是歉意道,“公子爷实在对不住,我家少爷卧病在床不能起身,无法见客。”

    小厮见刘申皱眉,立刻大声道,“你这泼皮好生没规矩!我家少爷登门拜访,不管刘公子见不见,你也该进去通禀一声才对,还不快去!”

    刘家仆从只得拱手道,“是,小人这就去,请公子爷稍待。”

    “真是小地方来的,一点规矩也不懂!”小厮推开院门,弯腰抬手,“少爷里边请。”

    倒背双手的刘申见院中西厢房下有丫鬟正在熬药,满院尽是难闻的药味,脚都不抬一下。

    邑江侯府?那不就是跟恩师素有恩怨的府邸么?正在读书的刘君堂抬起眸子,平静吩咐道,“不见。”

    “是。”仆从退出去,轻轻关好房门,快步到了院门外躬身行礼,“请公子爷恕罪,我家少爷用药睡下了,小人等唤了几声没能唤醒。等少爷醒了,小人定将您来访的事情告知少爷。”

    “既然刘公子病着,我也不便进门打扰,改日再来拜会。”刘申温文有礼地点头,转身离去。

    公子没有说将礼品放下,小厮十分干脆地转身提着药包去追刘申。刘家仆从一直躬身等刘家主仆不见了身影,才退回院中关紧院门。

    刘申回到前院雅间,干脆道,“刘君堂病重无法起身,我没有进去打扰。”

    刘溪连忙问,“那你可将药材送给刘公子了?”

    刘申摇头,“我没留意,药材一直是五九提着。”

    刘溪急得想跺脚,转眸示意盛婆子出去看看。盛婆子刚要出门,便见大夫人身边的管事媳妇菊芳把药包提进来了。菊芳将包装精美的药包送到盛婆子手中,笑道,“五九说这个盒子是四姑娘的,托奴婢给姑娘提进来。”

    见刘溪脸色十分难看,柳如烟心中痛快,笑道,“既然人家病着,咱们也不便打扰。摆膳吧。”

    心中有事的刘溪哪有胃口用饭,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起身道,“大嫂,我出去走走。”

    柳如烟吩咐道,“此处是客栈,人多眼杂,菊芳,你陪着四姑娘去。”

    “是。”菊芳应下,站到了刘溪身边,刘溪暗暗咬牙,带着盛婆子和菊芳出了雅间。

    咬着筷子的刘澜鬼灵精怪地问,“娘,她是奔着刘君堂来的吧?”

    柳如烟沉下脸,“不懂规矩,你该给她叫什么?”

    刘澜心不甘情不愿地道,“娘,姑姑是奔着刘君堂来的吧?”

    柳如烟垂眸道,“不要乱说,她是出门来取符水的。”

    刘澜撇撇嘴,“娘,女儿也吃饱了,想出去转转。”

    “去吧。”柳如烟明白女儿去做什么,并不拦着。待女儿出去后,她示意丫鬟去门外守着,才给儿子夹了一块炸的金黄的芋头,温和道,“申儿,娘知道你现在受了不少委屈,娘也心疼……”

    “儿没受委屈!”刘申变声期嘶哑的嗓音着浓浓的抗拒。

    柳如烟并不在意儿子的态度,继续道,“你爹如今那副样子,咱们娘仨是指望不上他了。娘与你外祖父商量过了,再过两年娘便送你出京到你外祖父那边去,跟在他身边学做事。”

    刘申心思一动,语气软和了些,“儿跟着外公做什么?”

    “娘的傻孩子。”柳如烟温和劝着,“人生不只有当官这一条路,你踏下心来跟着外公读书,只要你词歌赋写得好、文章做得好,照样能著书立说、出人头地。届时,旁人说起你只会提起你的学识和才华,而非你是谁的儿子。你本就聪慧过人,只要肯用功,三十岁之前必能功成名就,载誉而归。”

    刘申眼里迸出亮光,“娘,儿今年就去。”

    柳如烟轻轻摇头,“还……”

    “那儿要等到什么时候?儿如今在府里在国子监已无立足之地!再留在康安也是浪费时日……”见母亲脸色沉了下来,刘申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刘澜跑到院外时,发现刘溪正低着头在风华楼小园中找寻什么东西,便上前问道,“四姑姑在找什么?”

    刘溪故作镇定地抬眸,“没找什么,我只是瞧着地上钻出的小草芽很是欢喜罢了。”

    说谎!当我是瞎子么?你脸上哪有一点欢喜的样子!刘澜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用绣花鞋使劲碾着地上刚钻出的小草,我让你看!

    刘溪找了一圈后,失望又惶恐地跟着大嫂上马车回府。

    待回到房中关紧房门,菊芳才将藏在袖中的信件递到柳如烟面前,低声道,“夫人,这是四姑娘藏在礼品盒的书信。”

    柳如烟轻哼一声,抬染着豆蔻的细指抖开信看了一遍,目光落在信尾的“溪”字落款上,讽刺道,“真是……不知廉耻。”

    菊芳欢喜道,“有了这封信,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绝世强龙〕〔道诡异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