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728章 给你们做主
    廖元冬被惯坏了,是个窝里横,实则怂得很,被姜二爷吓唬两句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连廖母说姜平蓝那些话都学得绘声绘色的。廖青漠听得脸色铁青,廖母心虚地往儿子身后缩。

    姜二爷沉稳坐在堂上,眉头都没皱一下,侧门内的姜家四姐妹却无法做到这一点。姜慕筝嗫呆呆地盯着丑态百出的廖家母子发愣,姜慕燕皱紧眉头一脸不认同,姜慕锦气得胸膛急剧起伏,姜留则盯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廖元冬,暗暗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让祖母把六弟贯成他这怂样。

    姜二爷的目光一一扫过堂下廖家祖孙三辈人,才开始断案:

    “廖元冬出言不逊,本使与你父亲训斥你,你不知羞愧不思改过,却到你祖母面前搬弄是非,令你祖母将你母亲叫去责骂,致使你母亲受惊动了胎气,此罪二也。”

    “记下来!”姜家姐妹四个心中同时言道。

    “你母亲怀孕闻不得酒气,旁人不知也就罢了,你身为其子竟也不知,可见你这几月从未在母亲面前尽孝,此罪三也;你母亲孕吐弄脏了你祖母的鞋子和衣裙,此乃因你之过伤及祖辈,此罪四也。”

    堂下一片安静,姜二爷顿了顿,依旧肃容问道,“廖元冬,你可认罪?”

    跪得双腿发麻刺痛的廖元冬只想快点结束,好让他回去歇着,立刻道,“外甥认罪。”

    姜二爷看向姜明,待他写完才道,“好,签字画押。”

    姜明将堂审供诉书递到廖元冬面前,正在想对策的廖青漠还没来得及阻止,廖元冬便在纸上歪歪扭扭签上了姓名,结结实实按下了手印。

    姜二爷“啪”地一拍惊堂木,“不孝子廖元冬,四罪并罚,本该杖责二十,不过念尔年幼,刑责减半,责十杖。即刻行刑。”

    “啊?”廖元冬吓得瘫软在地,“二舅你要打我?”

    姜二爷的脸往下一沉,“本使打你,有理有据。”

    “不要啊二舅……祖母救救孙儿,十杖会打死孙儿的——”廖元冬跪爬向祖母,廖母从儿子身后站出来,下意识伸手护住大孙子。

    “啪!”姜二爷怒拍惊堂木,吓得廖元冬和廖母都不敢动了。

    姜二爷阴沉道,“廖元冬不知悔改,杖二十。即刻行刑。”

    “是。”姜猴儿和姜宝把刑凳搬到堂中,上前架起廖元冬捆在刑凳上,姜猴儿按着他的头,姜宝高高举起刑杖。

    啪!刑杖狠狠落下,打得廖元冬“嗷”地一声大叫,叫得比姜留揍他时惨多了。

    啪!第二杖落下,廖元冬的扯着脖子喊,“祖母,父亲——”

    没想到姜枫会真打,廖青漠心中大感不妙,廖母则泪如雨下,跑到自己的大孙子身边用身体护着他,抬手拨拉姜猴儿,推搪姜宝手中的刑杖,嘶喊道,“你们别打我大孙子,你们打我老婆子,你们打死我吧!”

    才打了两棍就开始撒泼了?姜留挑挑眉,看向爹爹。

    姜二爷平静问廖青漠,“廖大人,依你之见该打哪个?”

    廖青漠不敢再跟姜枫顶着干,咬牙道,“打元冬。”

    “我的孙儿——啊——”被儿子拉开的廖母眼睁睁看着孙儿的被打得衣裳渗出鲜红的血,觉得孙子快要被打死了,拉长声调哭了起来。

    二十杖打完,廖元冬已疼得晕了过去。姜二爷吩咐人将他抬下去医治,廖母和廖青漠跟着往外走。姜二爷开口唤道,“廖大人稍后。”

    廖青漠身子一颤,停住僵硬回头,“姜大人已审完了廖元冬,还要审一审本官教子不言之‘过’么?”

    姜二爷摇头,“本使只想告诉廖大人:你教子治家不严,愧为人子、人夫、人父。本使会将此事如实记录在案,上交府尹大人。至于你为官是否清廉、执政是否勤勉,本使这几日查证清楚后,亦会如实上报。”

    廖青漠不敢置信地望着妻弟,“你不能……”

    “啪!”

    廖青漠吓得一哆嗦。

    不能?姜二爷直视他的眸子,缓缓道,“退、堂。”

    说罢,姜二爷不再理会廖青漠,起身离位,回了内衙,姜家下人也跟着退去。

    孤零零站在二堂内的廖青漠被子夜的风一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此刻,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头上的乌纱正被风吹着离他远去,他压紧头上的帽子,踉踉跄跄出了二堂,快步奔回家。事到如今,能压住姜枫这场邪火的,也只有自己的夫人姜平蓝了。

    回到后衙,姜二爷把两个女儿和两个侄女叫到面前问道,“看完堂审,你们感受如何?”

    姜家三姐都将目光看向姜留,姜留便道,“爹爹这招敲山震虎用得甚好。”

    小马屁精!夜已经深了,姜二爷不再绕弯子,径直道,“我让你们去听堂审,是想让你们知道一点:咱们家好吃好喝养大的闺女,嫁出去是让你们好好过日子,不是让你们去夫家受气的。你们受了委屈不必忍着,回来跟家里讲,我们自有法子替你们做主。”

    姐妹四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姜二爷身上,腰杆都跟着挺直了。姜慕筝和姜慕燕眼里有了泪水,姜留和姜慕燕响亮应道,“是,女儿记下了,多谢爹爹。”

    “侄女记下了,多谢二伯/二叔。”姜慕锦和姜慕筝也响亮应下,姜慕筝的声音比姜慕锦还大一些,身为庶女,她从未想过嫁出去后,娘家还会给她撑腰。但二叔亲口说要给她撑着,二叔向来说话算话,她心里一下就踏实了。

    姜慕锦鼓足勇气道,“二伯,如果,锦儿是说如果有外人到您面前编排侄女的不是,您会怎么办?”

    姜二爷含笑的桃花瞳落在侄女身上,“锦儿会有错么?”

    “当然不会!”

    姜二爷点头,“在外人和你之间,二伯信你。因为你是二伯亲眼看着长大的,你的品行二伯最清楚,你说没错就是没错,你们几个也一样。”

    “是。”姜家四姐妹齐声应了。

    谁知,姜二爷忽然补充道,“你三个姐姐爹爹都放心,只有留儿你,爹爹还得叮嘱一句:你打人可以,但尽量别闹出人命,否则爹爹也不好收场。”

    姜留……

    这是她亲爹,对吧?

    她是那会随便就打死人的主么?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