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谪仙志异〕〔传奇不只是游戏〕〔开天之传〕〔重生大明国〕〔谁把灯关了〕〔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废青就业指南〕〔反向驯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741章 身临险境
    雨后第二日一早,红彤彤的太阳升起后,地上喝足了水的庄家疯狂声场,暴露在阳光下的水被渐渐蒸发到空中,又热又潮湿的天气令在外活动的人们感到呼吸困难,这便是大暑天里最难捱的日子——溽暑。

    这种怎么待着都会感觉不舒服的日子,羽林卫大营中却有一队将士着便装从南营门出发,在运河渡口登上一艘运货的商船,赶往应天府擒水匪。

    船舱中,江凌、康月良和姜二郎扮作小厮,跟着扮作商队头领的敖怀翼将军巡视一遭后,便退回了船舱中。

    连日溽暑,黄剑云因身体不适回府歇息,秦成碧和杜成阳嫌惹,在营中抱着冰纳凉,白城和柴林棐留在大营跟随白旸练兵,所以此番跟来应天府的少年,只有他们三个。

    江凌是不放弃每一个历练的机会,姜二郎是江凌去哪他便在哪,康月良是纯粹无聊,跟来看热闹。巡视一遭回到房中后,康月良扒掉身上的粗布短褐,用布巾擦着身上汗水,江凌和姜二郎没他那般豪放,只洗了把脸便坐在桌边研究运河地图。

    禁军用的地图比市面上卖的地经要详尽许多,江凌指着应天府北三十余里,几条河流汇入运河的地段道,“此处应为水匪的老巢。”

    姜二郎也赞同,“这里山多水多,便于水匪藏匿。”

    康月良凑过来望了一眼,“这么明显的地方,应天府的厢军不可能没搜查过。”

    江凌点头,“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应天府厢军中有水匪的眼线;二是此处地势复杂,官兵进去清剿时水匪便避入深林,待官兵退后他们再出来抢掠。”

    康月良道,“这两种可能应是并存的。敖怀翼不愿深入山林,只想用此商船钓水匪擒住几个,回去交差。”

    姜二郎也道,“就算这条商船是水匪眼里的大鱼,他们也不会倾巢而出,此计应不能将水匪一网打尽。”

    康月良穿上一件真丝无袖软衫,问盯着地图的江凌,“你打算怎么干?”

    江凌简要道,“带一队人提前下船埋伏在岸边,隐随败走的水匪入其巢穴灭之。”

    康月良眼前一亮,“算我一个!”

    姜二郎担忧道,“咱们人生地不熟,这么做太冒险了。”

    康月良“啪”地将手掌压在地图上,豪气干云道,“兵者,诡道也,要的便是出其不意,胆大心细。富贵向来险中求,这一票本小公爷跟你干了!”

    江凌白了他一眼,“你已是护国公府小公爷,不缺富贵。”

    康月良勾住江凌的肩膀,“各家有各家的难处,本小公爷也需要实打实的军功来证明我的本事。暗中保护我的暗卫有十五人,你呢?”

    江凌也不隐瞒,“我有八人,不过其中两人需要贴身保护我二哥,这两人不能征做他用。你那边有几个能用?”

    康月良言道,“我也留下两人。”

    “凌弟……”姜二郎没想到江凌还给自己留了两个贴身侍卫,心中震撼又感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江凌抬眸道,“二哥可敢随我入山林擒匪?”

    姜二郎毫不犹豫,“我敢,凌弟不用派人保护我,我能自保。”

    江凌摇头,“二哥此番入山,不用顾忌背后,只管往前冲,至少要亲手拿下三个水匪回营交功。”

    他们这群人里,最需要军功的就是姜二郎。康月良重重地拍了一下姜二郎的肩膀,“听江凌的,就这么办。”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姜二郎用力点头。

    定了计策后,康月良又问江凌,“你打算带多少羽林卫官兵?”

    江凌明白康月良的意思,以两府暗卫的本事,不待羽林卫也能直捣水匪巢穴,但他们的行动需要有人做见证。

    江凌言道,“此次剿匪的统领是敖将军,他给咱们多少人,咱们就带多少人。康大哥,二哥,咱们去了后不争头功,引着敖将军将此计说出来,然后咱们再主动请缨下船。”

    康月良不解,“一个小小的从五品游击将军罢了,你供着他作甚?”

    江凌笑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咱们没必要跟他撕破脸。”

    待康月良出去后,姜二郎惭愧道,“凌弟,你处处为我考虑,我却什么都没帮到你……”

    以江凌康月良的身份,自不必惧着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但姜二郎以后许要在羽林卫中当几年差。敖怀翼在羽林卫中混了三十多年,人脉非常广,若非如此他也抢不到这次带兵南下擒匪的差事。得罪他,对姜二郎没有一点好处。相反,如果他们帮敖怀翼立了大功,敖怀翼自会因此照拂姜二郎。

    “二哥怎没帮上我?若不是你帮我挡着秦成碧和杜长阳,我哪能安心历练。”江凌又道,“虽说咱们家与相翼侯府有些交情,羽林卫中又有柴四叔在,以后二哥你在营中无人敢明面上欺负你。但将士们背地里的小手段也不少,交下敖怀翼这个人,对你大有好处。”

    “我明白。”姜二郎深以为然,二叔的处世之道,凌弟真是全学会了。阎王好见小鬼难搪,与小鬼攀上交情,行事可得许多方便。

    敖怀翼能在羽林卫中混成老油条,眼力自然不差。当天晚上用饭时,江凌用话一引,他立刻顺杆往上爬,提出兵分两路之策,准江凌带二十人下船改道埋伏水匪,“能不能擒住水匪还在其次,三位小将军务必要保证自身安全。别说被水匪伤着,便是你们被水蛭咬一口、被树枝划破点皮,敖某回去后都不好跟白大将军交待。”

    江凌一副深受感动状,“我等定谨记敖将军嘱托,绝不身临险境。”

    敖怀翼这才放下心,姜二郎低下头偷偷笑了。敖怀翼一定料想不到,他以为的身临险境与江凌以为的身临险境,天差地别。

    但乘着夜色下船,与江凌和康月良星夜兼程赶去山林中埋伏的姜二郎,也绝想不到,他猜想的身临险境,与江凌所以为的,也差了一大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