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谪仙志异〕〔传奇不只是游戏〕〔开天之传〕〔重生大明国〕〔谁把灯关了〕〔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废青就业指南〕〔反向驯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779章 朝中的新生力量
    乐阳公主打了杨冲的消息,很快飞遍康安城,城中百姓拍手称快。第二日,姜留和姐姐在北院用过饭,去滴翠堂找大嫂闲聊时,众人也谈论起这件事。

    姜慕锦笑嘻嘻道,“六妹妹,乐阳公主的新面首真长得特别好看么?”

    见大嫂、四位姐姐、表姐廖春玲都盯着自己,姜留挺直了小腰杆,抬手咳嗽一声,摆出说书人的架势,拿捏着腔调道,“却说那日,在朱雀大道上,乐阳公主乘车带着府吏付春朝……”

    一屋子人被她笑得东倒西歪,姜慕锦更是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听完之后,姜慕容追问道,“也就是说,他比大半男子都好看了?怎么个好看法?”

    姜慕锦咯咯笑着,“不得了不得了,我要把大姐姐这话告诉姐夫去,让他论一论!”

    姜慕容上手就挠,“你个小蹄子,三日不打就要上房揭瓦了是不!”

    姜慕锦飞快地绕到大嫂椅子后,冲着大姐吐了吐舌头,“大姐抓不着,来呀!”

    看着姜家姊妹们闹做一团,岳锦仪笑得越发真切自在了。姜家五姊妹不分嫡庶,感情都这么好,这在各府中可算是个稀罕了。

    姐姐们闹腾了一顿,没有人再提付春朝,因为他只是比一般人好看罢了,府中有姜二爷,付春朝根本不值得一看。

    他们不提,康安城各府却不这么认为。邑江侯刘继问长子,“付春朝是何人,怎会入了乐阳公主的眼?”

    自去年十一月被革职并削去世子封号后,刘承堕落了大半年,至今年七月才重新振作起来,开始外出走动。对付春朝,他也有耳闻,“据传他是个修道之人,公主府的管事戴猛南下均州采买时偶然遇到惊为天人,邀回康安的。”

    “戴猛?”刘君堂抬起凤眸。

    跟随他入京的管事刘宏立刻回道,“戴猛是公主府副将赖鑫的表姐夫,与杨冲不合。所以小人推测戴猛南下是以采买不过是幌子,为乐阳公主寻面首才是他的目的。”

    赖鑫这个名字,刘君堂简直是深恶痛绝。他便是以公主府的势力逼迫刘入公主府之人,后来事发,被乐阳公主杖五十赶出公主府后不久便死了。戴猛南下寻助手,定是想与杨冲抗衡,保有他在公主府的一席之地。现在乐阳公主杖责了杨冲,戴猛该得意了。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惧黑。刘君堂暗暗提醒自己,切不可将察察之身就泥沼,“公主府的周展平现在如何?”

    刘君堂记得,周展平是去年冬天时被杨冲带入公主府伺候乐阳公主的,如今付春朝得宠,杨冲被打,想必他的处境也不妙。

    刘宏回道,“今年七月,周展平府中长辈故去,周家派人去公主府报丧,周展平回府之后一病不起,小人听说周家人将他送出京寻名医治病了。”

    名义上是治病,实则是逃了。刘君堂面容稍缓和,继续道,“吩咐京中各店铺掌柜、管事,行事务必谨慎,提防戴猛生事。”

    申国公府内,秦天野听罢此事,眼睛都未离开公文,只简短吩咐道,“让他不可冒进。”

    “是。”陶徐应下。

    秦天野翻了一页公文,淡淡问道,“左武卫可有消息?”

    陶徐心中一颤,垂头道,“尚无。”

    “啪!”

    秦天野合上公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将陶徐震得一颤,“他脖上的绳子,该紧一紧了。”

    陶徐躬身,“请相爷示下。”

    秦天野提笔刷刷刷写了几句话,盖上私章递给陶徐,“立刻让人将这封信送到蒋锦宗手中。并给晁兵带口信,让他准备好取蒋锦宗的项上人头。一旦事成,本相允他忠武将军之衔,并在万岁面前保举他出任左武卫大将军。”

    “是。”陶徐接信,退出书房。

    秦相府的信差连夜出西城门的消息,很快被各府获知。黄通与黄隶在房中密谈许久,待黄隶走出房门时,脚步尤为轻快。太傅尹骞则与幕僚道,“付春朝不足为虑,肃州才是重中之重。”

    大理寺卿萧峻却不觉得付春朝不足为虑,不过肃州局势确实更重要,“恩师,您觉得两月之后,该派何人赶往肃州?”

    爱徒孔庆丰为国尽忠后,太傅尹骞花白的须发变作银白,在灯下闪着亮光,他略昏暗的目光盯着烛火,意味深长地道,“荆吉良是去不成了,你也不宜离京,朝中能令万岁信任又有此能之人,只剩杜海安了。”

    萧峻平冷哼一声,“杜海安老奸巨猾,八年前他就躲了,这回也绝不会以身犯险,将他放入内阁,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尹骞看了一眼不服不忿的萧峻平,无奈摇头,“你这脾气啊……”

    萧峻平气鼓鼓道,“此处只有恩师与学生两个,学生不愿再憋着,不吐不快。”

    尹骞气笑了,“除了在万岁面前,你在何人面前憋着了?”

    好吵架的萧峻平一阵心虚,随后猛地想到一个人——姜枫!他也不是故意在姜枫面前憋着,就是在他面前有火都发不出来。萧峻平灵机一动,提议道,“恩师觉得让姜枫去肃州如何?”

    尹骞摇头,“姜枫与杜海安相类。”

    萧峻平笑了,“恩师此言虽有理,但姜枫有一点不及杜海安——他头脑简单,禁不得激。待肃州局势再吃紧,姜枫必会在送义子任凌生回肃州前入宫,为任凌生讨一道护身符,若学生在此之前激一激他……”

    “不可。”尹骞郑重道,“姜枫虽不才,但他是得万岁器重的纯臣,万岁能听得进他的话,万一到了紧要关头,他留在康安比去肃州更有用处。”

    虽然不服气,但萧峻平不得不承认,恩师说得也有道理,谁让姜枫入了万岁的眼呢!萧峻平又道,“恩师,今科进士除廖传睿做了姜家女婿外,状元刘君堂也与姜家过往甚密。依此发展下去,不出二十年,姜枫必成为朝中不可忽视的一派。”

    尹骞抚须,目光变得意味深长,“此人不贪慕权势,朝中多他一席之地并无坏处,想必万岁也乐见其成。”

    萧峻平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阿嚏!”

    姜府内,姜二爷以扇遮面打了个喷嚏,喃喃道,“大晚上的,哪个又念叨爷呢?”

    不是有人念叨您,是仲秋之夜您还拿着扇子扇来扇去,着凉了。姜猴儿立刻上前,给自家二爷添了一杯热茶,并示意姜宝把门关上。

    裘叔也接了姜宝的茶,低声道,“二爷,秦相府的信差出西城门,应是去肃州送信了。”

    姜二爷扇子一合,不甚关心地道了个“嗯”字,见裘叔用他的刀疤脸满是期盼地望着自己,姜二爷便挑了挑剑眉,“您老这是什么脸色?莫非你想将秦府的信差劫下不成?”

    裘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