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幽灵〕〔真玄传说〕〔阴阳小神医〕〔我老婆居然是未来〕〔娱乐:从荒岛开始〕〔这个主播有点儿上〕〔逆境修天〕〔三界缉凶〕〔余生请别说爱〕〔LOL:超级电竞经理〕〔从全真掌教开始纵〕〔不正经的时间〕〔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六十七章 裘叔的计策*.
    !

    第二天日上三竿,姜二爷宿醉醒来,头痛欲裂。他饮下一碗醒酒汤,先骂姜猴儿,“狗东西,你昨日给爷拿的什么酒!”

    姜猴儿冤枉啊,可二爷心情不好,他乐意背这个锅,让二爷骂他一顿出出气,“是小的没看清拿错了酒,请二爷责罚。”

    姜二爷受不了屋里的酒气,颇为嫌弃地挥了挥手,“开窗、焚香,爷也沐浴。爷出来要喝热牛乳,新捣鼓出来的肉酥给爷来几样当小菜。”

    见二爷精神恢复了,姜猴儿喜得不行,赶忙开窗招呼人准备。

    沐浴完的姜二爷焕然一新,出来用饭时见三个儿女都在,便招呼道,“可用过饭了?”

    姜凌回答,“已在北院用过了。”

    姜二爷点头,招呼小闺女,“牛乳吃不吃?”

    爹爹一个人用饭怪没意思的,姜留觉得自己还能喝一碗,“吃。”

    姜二爷用过几个什锦小馒头后,一家四口围坐桌前配着肉酥喝牛乳,用完饭姜二爷起身要走,姜凌开口了,“父亲,我们有事跟您商量。”

    孩子们能有什么事?姜二爷站起身一挥袍袖,不用孩子们开口就应了,“去玩吧,天黑之前回来就好。看好你妹妹,莫让她跑丢了,莫乱吃东西。”

    父亲心里果然只有玩乐,姜慕燕低头不语。若不是妹妹要她一起来,她更想在书房里练琴,二姐进步很快,姜慕燕怕被她追上,很是急迫。

    姜留笑眯眯地看着爹爹,“不-是。”

    不是出去玩,莫非是惹祸了?姜二爷又坐下来,“惹祸了?”

    也不是呢,姜留摇头。姜凌道,“昨晚父亲哭着说不想去乐阳公主府,妹妹……”

    “你说哪个哭了?”姜二爷桃花瞳瞪大,他才不会哭!

    姜留立刻道,“是-留-儿。”

    “哼!”姜二爷哼了一声,模模糊糊想起昨夜抱着小闺女哭鼻子的事,觉得很是丢脸,“你们才多大,别瞎操心,去玩吧。”

    姜凌小嘴一抿小黑脸一绷,不想管他了。

    姜留拉住哥哥的衣袖摇了摇,“哥。”

    好吧。姜凌干脆扬声,唤裘叔进屋,“裘叔跟父亲讲吧。”

    大清早被少爷叫过来的裘叔拱手,“二爷,老奴有一计,或可一试。”

    孩子们许是胡闹,但裘叔的主意可以听听。姜二爷起身,要带裘叔去书房,谁知被小闺女拉住了衣袖,姜二爷低头看她正傻傻地笑。

    “爹,我-们-也-要-听。”若不听着,姜留不放心。

    妹妹不走,姜凌当然也不肯走,“主意是我们一起想的,要听。”

    “听。”姜慕燕小声跟上,虽然有些不情愿。

    姜二爷不想当着儿女们的面谈论乐阳公主的事,这让他觉得很尴尬。他盯着小闺女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又坐下,“猴儿,去外边守着。”

    姜猴儿出去关上门后,立刻将脑袋贴在门缝上,赵秀巧也贴上。奉命过来盯着二爷免得他做傻事的老管家见此,也附耳贴门。门边的姜宝默默往旁边挪了挪,不想跟这仨挨着,他丢不起这个人。

    屋内,看着少爷与姜家父女坐成一排盯着自己,本有些不情愿的裘叔,心里也舒坦了。当着少爷和姑娘们的面,有些话是不好明说的,裘叔只得轻轻带过,“二爷可知入乐阳公主府,对姜家益大于弊?”

    虽然不情愿,但姜二爷还是点头。

    裘叔再问,“以二爷的本事,就算当了驸马也不会步上邓驸马的后尘,反而会过得风生水起,二爷可信?”

    姜二爷瞪眼不说话。

    姜留看看爹爹,忽然觉得裘叔说得有道理,爹爹别的本事没有,哄人开心的本事一流,他若想哄乐阳公主,肯定能哄住,然后爹爹就能在公主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不对啊!姜留晃晃小脑袋,这不是能不能,关键是她爹想不想,“爹,不-去!”

    “乐阳公主很凶,会打人、杀人。”姜慕燕也不同意裘叔的话。

    “裘叔,说计策。”姜凌很是干脆。

    裘叔拱手,接着道,“别是如此,二爷也不想去乐阳公主府,是也不是?”

    姜二爷绷着脸,微微点头。他又不是傻子,若不是万不得已,岂肯往火坑里跳。

    在将俩待了几个月的裘叔,已经把姜府的情况摸透了,“恕老奴说句不守规矩的话,老夫人是将姜家的未来,压在思尧少爷身上了吧?”

    是吗?三个小的转头看爹爹。

    姜二爷僵硬点头。祖父和父亲资质过人,但是他们哥仨却差强人意,父亲在世时就着力栽培孙辈,尤其是读书颇为聪颖的大郎,希望他能一朝高中,再度光耀姜家门楣。

    裘叔继续分析,“国子监汇聚天下名师,乃读书人心之所往。若思尧少爷不能在国子监读书,损失大矣。便是如此,老夫人和大爷仍不愿委屈二爷,相对的,二爷欲咬牙入公主府,也不是为了……”

    “少说这些有的没的,说你的计策!”姜二爷烦了。

    就是!三小只一头点头。

    不分析其中原委要害,他们岂能明白失去了什么又要冒什么风险?裘叔心中叹气,径直道,“二爷可想过终身不娶?”

    姜二爷回得理所当然,“爷从未想过再娶!”

    裘叔点头,“二爷可能找到朝中官员,让他在早朝时替你说话,表明你心系亡妻,愿为她终老,百年后再聚?”

    他不娶可不是为了王氏,百年后更不想与她再聚。但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姜二爷可不能这么说,“裘叔,你又不是厚叔那般七老八十喘不上气儿来,能不能一下把话说完!”

    门外的老管家莫名中枪,干脆倚老卖老,径直坐在门槛上晒着太阳贴着门偷听。

    他说这么慢,不是为了引着二爷和少爷思索么。真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裘叔内心再度叹气,“听闻圣上对乐阳公主所作所为早有不满,若圣上得知二爷对二夫人的一片心意后,应会在朝堂之上称赞二爷乃有情有义之人。得了圣上的夸奖后,乐阳公主就不好明面上逼迫二爷了。”

    姜二爷皱眉,半晌才问,“如果圣上不想管呢?”

    三小只的脑袋转到裘叔这边。

    裘叔笑道,“所以,您得选的那位大人,得是他开口后,圣上一定会管的。至于选谁,老奴便不知了。”

    三小只的脑袋再转到爹爹这边。见父亲沉吟不语,姜凌说道,“应该选圣上喜欢他,他又不喜欢乐阳公主的。父亲,这样的人朝堂上有几个?”

    这样的朝臣有好几位,但并不是每一位都肯帮他。姜二爷站起身,大步往外走。一拉开门,老管家就向着他怀里扑了过来。

    姜二爷一把接住老管家,无奈道,“厚叔想听,进来便是。不说您这把老骨头不禁摔,便是您这打雷都听不见的耳朵,趴在门外能听得清?”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