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八十二章 七岁不同席&.
    !

    刘承自视甚高却屈居姜枫之下,他定心有不服,否则也不会抢娶了姜枫的心上人,让姜枫因此被传为笑柄。但张文江却不认为刘承是凶手,“若是刘承动手,目标必定是姜枫。”

    还是杀人毁尸的那种。

    师爷另有看法,“杀了姜松就等于断了姜家的顶梁柱,姜枫只能任人欺辱。若非护国公忽然在朝堂上提起姜松,他死在牢里也无人知晓。”

    众人闻之,轻轻点头。他们在京兆府做事多年,见惯了权贵争斗的阴狠手段。就如师爷所言,若非被圣上问起,姜松在狱中被杀,西城兵马司呈到京兆府的文书上也只是两三行字,断为“狱中病故”而已,姜家再不服也无计可施。

    师爷又道,“装毒饺的食盒碗筷,与姜家前几次送饭用的物什一般无二,凶手显然已筹谋多日。能为杀死一个姜松费如此多的心思,应非刘承所为。”

    刘承身为邑江候世子,年纪轻轻便任六部主事。他根本不会把没落的姜家放在眼里,若他要杀姜松,手段必会更直接。

    有差官提出疑惑,“孟回舟与姜家有什么深仇大恨,竟到了用剧毒杀人,连孩子也不放过的地步?”

    京兆府另一位少尹廖纲道,“卑职曾听人说过,孟回舟与姜松的父亲姜冕是同乡,孟回舟能有今日,多赖姜冕之父提携。两家交好数十载,近几年因姜冕之死交恶。若说孟家怕姜枫成为驸马后报复孟家,用此毒计一石二鸟,也有可能。”

    刑部那场大火众人记忆犹新,沉浸官场数十年,谁能看不出那场火有蹊跷,但却查不得说不得,孟回舟在这场大火中扮演的角色也让人捉摸不透,姜冕死后孟回舟几次去姜家惺惺作态的行径,众人还是看得明白的。不过孟家这么做也是图名罢了,应不至于到了杀人的地步。

    师爷继续分析道,“因孟姜两家比邻交好,孟家探听姜家消息极为方便,准备食盒也易如反掌。”

    法曹官道,“卑职命人去会嘉坊打听到一个消息:孟家买的鞭炮全被水淋湿结冰,所以今早交子时分孟家未响一声,坊里的人说此事定是姜枫所为。”

    这缺德手段,十分有可能是姜枫所为,坊间传说此人就是如此上不得台面。但今早日刚进过姜枫其人的张文江却觉得不是他,“姜枫其人心怀坦荡,应不是他。”

    “大人,卑职敢断定是他。卑职曾亲眼见姜枫斗蟋蟀时,偷偷掐断了对方蟋蟀的一条腿。他去赌场必使诈,所以才会逢赌必赢。”廖纲言之凿凿,姜二又多损,他十分地清楚。

    “阿嚏!阿嚏!”回到家的姜二爷重重打了俩喷嚏,姜猴儿立刻转身挡在上风口,“二爷,小心着凉。”

    姜二爷揉揉鼻子,问道,“凌儿呢?”

    “凌少爷沐浴更衣拜见老夫人回来后,一直与六姑娘在一处。”

    姜二爷大步往书房走去,却被姜猴儿唤住,“少爷与六姑娘都在少爷房间里。”

    这小子!

    姜二爷快步到姜凌房外,抬手敲门。待姜财打开门,姜二爷大步进屋,见兄妹俩果然挤在同一把椅子上,便吐槽道,“凌儿也不怕你妹妹把你挤瘪了?”

    说啥呢!姜留怒了,“爹-爹-也-别-抱-留-儿-了,免-得-把-爹-爹-压-瘪-了。”

    姜凌起身给父亲行礼,开心地道,“父亲,妹妹说话越来越清楚了。”

    姜留瞬间眸子亮晶晶,她也觉得近日来身上轻快了许多,舌头也好使了。

    “有吗?为父怎不觉得。”姜二爷走过来,拎起小闺女抱在怀里。

    姜留不高兴,拧巴着不想让他抱,“女-儿-胖,已-经-七-岁-了!”

    七岁在古代就算得上大姑娘了,生在穷苦人家要开始做针线干家务,生在富贵人家要开始学琴棋书画。

    “留儿七岁了。”姜二爷抓着女儿的小胖爪叮嘱道,“七岁男女不同席,以后不许再跟你哥挤同一把椅子了。”

    姜留……

    没在妹妹七岁之前多跟她挤一挤,姜凌觉得自己吃亏了,很不开心。

    姜二爷端详着儿子的小黑脸,忽然道,“凌儿搬到我房中去,跟我一去睡。”

    啊?姜留抬头。

    姜凌被姜二爷吓着了,“儿十岁了!”

    姜二爷解释道,“你大伯说你在牢里半夜常常惊醒,你跟我睡一段,看能不能安稳些。”

    原来哥哥晚上还是做噩梦,姜留担心地看着他尖得快能用来捺鞋底的下巴,心疼得不行。

    姜凌不依,“儿可以吃药。”

    “是药三分毒,你已吃了数月,不能再吃。”

    姜凌望向妹妹,“我可以……”

    “不行!”姜二爷鼻子快气歪了,“不想跟为父一屋,你就搬去前院跟二郎或三郎一起睡。”

    以姜凌的年纪,早该搬去前院跟姜二爷、三郎一起住了。姜二爷让他住在西院,是想先让他熟悉府里的人和事后再搬过去。

    搬去前院也是跟别人一起睡,在西院还能日日见到妹妹。姜凌权衡一番后做出取舍,“儿跟父亲一起睡。”

    “你当为父愿意跟你一起睡?”姜二爷哼了一声,抬下巴吩咐门外的姜财,“待会儿把少爷的床搬过去。”

    “是。”姜财应下。

    姜二爷盯着姜财看了一阵儿,忽然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些日子去哪了?”

    大哥和孩子们被害入狱时,姜宝几个送信未归,西院用人捉襟见肘,姜二爷因为找不到这小子,还发了一顿脾气。

    姜财拱手行礼,“小人去牢里保护大爷和两位少爷。“姜财入姜家后,一直跟在少爷身边,贴身保护少爷的安全,少爷入了大牢,他当然要跟着去。

    什么?姜二爷父女都惊了,“你怎么进去的,躲哪了?”

    “小人混进去的,就守在少爷身边。”姜财向来少语,能说一个字就不说俩字。

    “儿也是回府后才知道,姜财一直就在对面的牢里。”得知此事后,姜凌很生自己的气,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姜财在对面待了好几天,他都不晓得。

    姜二爷追问,“你怎么进去的?”

    “小人在西市偷东西让捕快抓进去,赶巧被关在少爷对面牢间内。今日少爷脱身后,裘叔派人送罚金,将小人赎了出来。”姜财依旧说得轻描淡写。

    姜二爷沉默地捏着小闺女的爪子,为啥他觉得比起裘叔,自己似乎有点没用呢?

    “二爷,二爷!”姜宝快步跑进来,“京兆府的捕快到孟家去了!”

    “快,给爷搬梯子!”姜二爷放下闺女跑了出去。

    姜二爷走后,姜凌不情不愿地搬了把椅子挨着妹妹坐下。

    姜留继续爹爹没进来之前的话题,“所-以,大-伯-主-动-吃-的?”

    “嗯。”姜凌学着姜二爷的动作,拉过妹妹的小手揉捏着。妹妹的手胖乎乎,捏着很舒服。

    大伯想用吃毒饺的方式坐实孟家的罪行,这可能吗?姜凌表示怀疑。

    “祖母说不能告诉任何人。”姜凌叮嘱妹妹,“我只告诉了你和裘叔,你不要告诉姜慕燕。”

    “姐-姐。”姜留纠正哥哥的称呼。

    姜凌不想叫,转而说起其他的,“裘叔说大伯自损身体,不值得。”

    的确不值得。姜留叮嘱哥哥,“哥-哥-不-要-学。”

    姜凌傲娇地哼了一声,“依着我,就该把毒饺都带出来,半夜入孟家,全塞进孟回舟父子嘴里!”

    姜留呆呆望着哥哥。

    “妹妹有更好的主意?”姜凌认真问。

    口舌不清的姜留缓缓摇头,“……没。”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