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谪仙志异〕〔传奇不只是游戏〕〔开天之传〕〔重生大明国〕〔谁把灯关了〕〔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废青就业指南〕〔反向驯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八十三章 进宫*.
    !

    京兆府的捕快去孟家待了没两盏茶的功夫就出来,去了姜家的东邻郭家。原来不是发现孟家是凶手来锁人,而是在查访案情!

    失望的姜二爷盯着在孟家门口歪戴帽子的孟三,觉得他万分不顺眼,“宝儿,弄个柿子给爷砸他!”

    姜宝抬头望了望,“孟家树上的柿子摘光了,没法砸。”

    今日无风,人家门前树上一个柿子没有,脑袋上吧唧掉个大柿子,这不是明摆着有人偷袭么。

    姜二爷指着孟家门前柿子树枝上蹲着的大肥鸟,“用鸟屎!”

    机灵的姜猴儿立刻用铁锹铲了一堆牛屎来,“宝儿,用这个!”

    你家鸟能拉出牛屎来?这条街上谁不知道姜家养着一群牛呢!姜宝白了姜猴儿一眼,就见鸦隐铲了一铁锹鸡屎来,挤眉弄眼地学着姜猴儿的语气道,“宝儿,用这个!”

    你才是宝儿,你全家都是宝儿!姜宝心里骂骂咧咧,用树枝挑了些鸡粪,扬手甩到了孟三帽子上,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些。

    “啪叽!”

    目送捕快进了郭家门,刚要回府的孟三抬手摸到帽子上湿乎乎黏腻腻的东西,以为又是柿子,待看清是鸟屎后,差点吐了。大年初一脑袋上就糊了屎,晦气到家了!

    孟三把屎曾在守门人身上,怒冲冲骂着,“来人,把树上的死鸟射下来,爷要烤了它!”

    大喜鹊受惊,扑棱翅膀飞走了。

    姜二爷喜滋滋地下了梯子,哼着小曲儿去外院找老管家和裘叔商量事情后,又与三弟一起用了晚膳,才回西院把姜凌从小闺女身边提溜,带回自己房内睡觉。

    半夜时,睡着正香的姜二爷被惊醒了,起身见儿子呼吸急促,惊恐低泣,果然是做噩梦了。姜二爷抬手拍他的小黑脸,“醒醒!”

    姜凌睁开眼睛起身,狠狠瞪着屋内的烛火,模样有些吓人。

    姜二爷给他倒了杯水,“梦到什么了?竟吓成这样。”

    姜凌谢过父亲,只说了一个字,“火。”

    姜二爷立刻拿过准备好的《周公解梦》翻开念道,“火烧日月大人助,火烧河水长命吉……你梦到的火在何处,是大是小?”

    姜凌倔强地抱着膝盖不说话,他这小模样勾起了姜二爷的恻隐之心,放下书将他抱到自己床上,“睡吧,爹守着你。”

    见儿子撅起小嘴儿不高兴,姜二爷打了个哈欠,“有事就说,憋着作甚,想你爹娘了?”

    “……嗯。”

    听见儿子罕见地带着哭音儿,姜二爷便道,“明日让裘叔出去寻块风水宝地建祠堂,供上任家列祖列祖和你父母的牌位,你想爹娘了就去拜拜,陪他们说说话。”

    姜凌背对着姜二爷,蜷缩着抱紧膝盖,“祖祠和爹娘都在边城。裘叔在庙里立了牌位。”

    “你是任家的独子,你在哪,你爹娘的魂魄就在哪儿,庙里不安生,建个祠堂才是家。”姜二爷打了个哈欠,睡了。

    小姜凌听着他的呼吸声,一夜未睡,第二天便跟裘叔说了这件事。

    姜二爷能如此提议,让裘叔有些意外,立刻应了下来,“二爷说得在理,老奴这就去办。”

    姜凌对这件事很上心,“祠堂修建好了,爹娘怎么能知道呢?要不要烧两件爹娘的遗物?”

    见少爷期盼的眼神,裘叔怎会反对,“少爷言之有理,正该如此。”

    姜凌又担忧道,“风水好的地界,价钱都很高吧?”姜家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能买下来吗?

    裘叔解释道,“少爷,祠堂不能选在闹市之中,应背山面水,左右互衬,四势均和,此事交给老奴去办,您放心吧。”

    “我想和您一块去。”姜凌对此事颇为上心。

    姜裘见此,便道,“那您去问问二爷,看他可否准许您出府。”

    本就是姜二爷自己提起的事,他当然不会拦着,叮嘱了几句便放姜凌出了府。

    今日是大年初二,是嫁出去的女儿们回娘家的日子。姜家嫁出去的女儿年前就送了信来,说她还病着没法回来。姜二爷越想越生气,拉过小闺女教训着,“以后你嫁人了,不管有什么事,大年初二必须回来给爹拜年,听到没?”

    正在喝癞蛤蟆皮熬成的药的姜留只得应了,“好。”

    “若是你丈夫不让你回来,就跟他合离!”姜二爷气哼哼的,“爹的留儿样样好,不愁嫁!”

    “……好。”姜留听着爹爹絮叨,觉得碗里的药都不苦了。

    “只有教养不好的女儿才没人娶,教养不好女儿的人家,也是……也是……哼!”

    姜留捧着药碗,见爹爹一副想骂又不敢骂的样子,就知道他埋怨的是谁家没教养好女儿了。

    那家……骂不得啊。

    “二爷,二爷!”姜猴儿快步跑进来,“宫里来人了传万岁口谕宣您进宫,您快到前院接旨吧。”

    进宫?姜二爷瞪着桃花瞳,吓傻了。

    今儿嫁出去的闺女回门,乐阳公主想必也回了皇宫,皇上招她爹进宫是几个意思?姜留几口把药灌进去,一抹嘴道,“爹,走,留-儿-也-去!”

    皇宫哪是说去就能去的,赵奶娘连忙抱住姜留,提醒二爷道,“二爷,您快去吧,可不能让宫里人等急了。”

    姜留伸小胖爪,在吓傻的爹爹眼前挥了挥,“爹,死-猪-不-怕-开-水-烫,去-吧。”

    “爹才不是死猪!”姜二爷回神,猛吸了两口气,颤巍巍地往外走,待见到传旨的白脸小太监时,姜二爷脑袋更晕了。

    娘亲握住他的手叮嘱了半天,姜二爷嘴里应着,其实他脑袋里嗡嗡直响,一个字都没听到,一直到马车停在宫门前,侍卫搜身时,姜二爷才一激灵,清醒过来。

    醒过来后,他更害怕了,生怕万岁当面赐婚,如果他当面拒婚,会被推出来砍脑袋吧?

    姜二爷颤巍巍地抬手摸自己的脖子,满手都是冷汗,待跪在景和帝面前时,姜二爷发觉自己的舌头比小闺女还不利索,“草~民~姜~枫,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姜枫。”

    “草~民~在。”

    “抬起头来。”

    朕倒亲眼看看,将乐阳迷住的康安城第一美男子,是何许人也。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