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幽灵〕〔真玄传说〕〔阴阳小神医〕〔我老婆居然是未来〕〔娱乐:从荒岛开始〕〔这个主播有点儿上〕〔逆境修天〕〔三界缉凶〕〔余生请别说爱〕〔LOL:超级电竞经理〕〔从全真掌教开始纵〕〔不正经的时间〕〔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九十一章 太后殡天(上架第三更)
    “二爷,您可算回来了!”等候在府门内的老管家姜厚连忙迎上来,“您快去老夫人那里瞧瞧吧,老奴都不敢进院了。”

    “谁在府中?”姜二爷把马缰绳扔给门人,快步往里走。

    厚叔跟不上,只能后边喊了一句,“您是头一个赶回来的。”

    “您老歇着,我去看看。”

    “诶。”二爷回来就没事了,老管家坐在靠墙的长凳上歇脚。

    快步走进北院正房,姜二爷只当未察觉屋内压抑的气氛,笑道,“姐怎不提前送信回来,好让兄弟们去迎你。”

    被母亲冷了这半天的姜平蓝连忙起身,“二弟回来了!元冬,玲儿快给舅舅拜年。”

    姜平蓝的一双儿女上前拜年,姜二爷拉起两个孩子,拿出小荷包,“舅舅早就备下,就等着你们来呢。姐,我姐夫呢?”

    姜平蓝小声道,“衙门事多,赶不回来。”

    没回来正好,免得自己看着他来气。姜二爷拉着姐姐坐到母亲身边,“姐的身体可好些了?”

    她哪来的病,只是丈夫不许她回来的借口罢了。姜平蓝羞愧低头,“……好多了,有劳二弟挂记。”

    “那就好。娘,您看姐姐无事,这回该您能睡安稳了吧。”姜二爷笑吟吟地给母亲捶肩。

    姜老夫人怒道,“尽说胡话,娘什么时候睡不安稳了?”

    “是,儿说的是胡话。”姜二爷嘴上应着,却向姐姐和外甥、外甥女偷偷眨了眨眼睛,七岁的廖春萍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虎头虎脑的廖元冬凑到姜二爷身边问,“二舅,东市好玩吗?”

    “当然好玩了。”姜二爷与姐姐道,“让猴儿送元冬和玲儿去找大郎他们,看过花灯再回来?”

    俩孩子立刻来了精神,眼巴巴地望着外婆。

    姜老夫人不准,“孩子坐了半日的车,哪还有力气去看花灯!”

    他们有啊!俩小家伙不敢说话,只能干着急。

    “你们外婆说得对,看花灯也不急于这一两日,到上元节还有好些日子呢,明天二舅带你们去玩。”姜二爷乐呵呵的,“到时候娘也一起去。”

    姜平蓝连忙道,“女儿陪娘一起去看花灯、逛庙会。”

    “有什么好逛的。”姜老夫人最上这么说,心里想的确是女儿小时候的一幕幕,脸色渐渐舒缓。

    见屋里气氛缓和下来,姜二爷带着两个孩子出门,留下母亲和姐姐在屋内说些贴心话。

    母女之间,说开也就好了。

    待姜留跟着哥哥们回到家后,见姑姑亲亲热热地坐在祖母身边,挨个打趣他们。

    “大郎才十五岁,个头就要追上大哥了,真是了不得。”

    “大郎这两年眼见着长。”陈氏笑得合不拢嘴。

    “四郎真会长,比三弟和弟妹都俊。”

    “姐你别看这会儿装老实,脾气比我俩都大。”闫氏一脸笑。

    “这些彩头都是你们猜灯谜得的?哪个猜中的多?”

    “三妹妹,她猜灯谜最厉害。”姜慕容凑到姑姑身边,亲昵地搂着她的胳膊。

    “留儿也长个了,娘您看,这丫头越长越像二弟小时候。二弟六七岁时穿着裙子满屋跑时,可不就是这个模样么?”

    哎呦?爹爹小时候还穿过裙子呢!姜留冲着爹爹做鬼脸。

    姜二爷盖住闺女惨不忍睹的脸,“爹六七岁时跑得比你快多了!”

    廖元冬方才就发现了姜留走路不对劲儿,上前关心道,“六妹妹腿疼吗?”

    姜留摇头,“不-疼,就-是-走-不-快。”

    “走不快没事,表哥可以背着你!”十一岁的廖元东挺起小胸脯,好像自己已经是男子汉了。

    姜凌立刻道,“六妹妹七岁了!”

    “没事,表哥劲儿大,七岁也背得动。下次出去看花灯时,表哥就背着你。”廖元冬根本没听懂表弟的意思,一个劲地表示自己很有力气。

    又来一个跟自己抢妹妹的。姜凌冷下小脸,看来明天有必要拉他出去练练,好让他知道这里谁劲儿最大!

    姜留笑眯眯地对表哥道,“我-可-以-自-己-走。”

    “六妹妹笑起来比年画上的童女还好看。”廖元冬忽然叫了起来,惹得一屋子人都笑了。

    姜凌挡住妹妹,觉得廖元冬更碍眼了。

    终究,廖元冬也没能背着姜留去看花灯。因为第二天后晌皇宫传出丧讯,太后殡天,花灯没有了。

    听闻噩耗,大周武官员和百姓跪地痛哭时,内心却有种尘埃落定的解脱感——病了一年多的太后终于死了。

    痛哭的人中最高兴的,当属京兆府尹张江。太后殡天,万岁无心过问朝事,勒令他十日查清的投毒案当然也无心过问了。痛哭完毕,五天没睡过好觉的张江饱餐一顿,一觉到天明。

    孟回舟也巨石落地,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后,第二日早早与百官一同到宫门前哀嚎。

    太后殡天,康安城由年节喜庆的红变成了悲哀的白,但真正伤心欲绝的也只有亲人了。乐阳公主几度昏厥,景和帝哭到声音嘶哑后,降下圣旨:太后殡天举国服丧,寺院、道观为太后诵经超度,武官员及所有百姓四十九日内不准屠宰,一年内不准宴乐婚嫁。

    众人闻之,不只脸上哭,心里也跟着苦。依大周律令,太后殡天举国丧应该是百日内不准作乐,一个月内禁嫁娶。但景和帝为了彰显他的孝心,将举丧的时限延长到了一年。众人除了夸奖万岁孝感动天,还能说啥?

    换了一身白的姜二爷小心翼翼地问,“圣旨上没提停科考?”

    姜猴儿摇头,“没,应该不能停吧?”

    “为啥不能,太后她老人家殡天了,举国服丧!”姜二爷振振有词,“服丧期间,儿子能去应考吗?”

    不能!姜猴儿摇头,二爷还有希望。

    姜宝叹了口气,“二爷,您还是踏下心来好好读书吧。”

    爷不读,打死也不读!姜二爷怒冲冲地站起身,“爷去接大哥回府!”

    太后死了,万岁定无心再过问大哥的案子,姜二爷与母亲商量后,跑到京兆府,询问张大人是否可接大哥回府将养身体。

    在宫门前跪了半日的张大人走起路来比他的留儿还慢,姜二爷没耐心等着他挪到近前,赶过去躬身行礼,“草民姜枫,拜见大人。”

    由下属搀扶着的张江当然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说了几句安抚客套话后,便准他去回春医馆接姜松。

    姜枫走后,张江端起茶喝了两口,才愤愤与师爷道,“本府出宫时遇见了孟回舟,他装得比谁都伤心,但眼里的轻快可瞒不过本府!师爷说他为何如此得意?”

    让大人您记下了,他还能得意几时?师爷连忙道,“大人放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此案定有水落石出之日。若孟大人是元凶,您早晚能将他绳之於法。”

    “然!”张江肃然道,“师爷这就起草公,诉此案详情,自西城指挥使至衙吏,有渎职者一律依法严办!”

    “是。”师爷应下,心知这案子是要被搁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府尹大人才有功夫再查。

    姜松被抬回府中,见到白发苍苍的母亲,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儿不孝,让母亲担忧了。”

    “平安回来便好。”姜老夫人看着瘦得快要脱相的长子,也忍不住掉了泪,一家子都陪着掉泪,姜平蓝哭得尤为伤心。

    待把儿子抬回东院安置妥当,姜老夫人遣散众人后,装了几日虚弱的姜松起身跪在母亲膝下,“母亲息怒。”

    姜老夫人瞪了他一会儿,忽然泪如雨下,“那是含了砒霜的饺子啊,你怎就敢吃呢!你这是想要了娘的命啊!”

    “大哥这回确实太莽撞了。”姜二爷怕地上凉,扶着大哥起身坐下。

    待母亲情绪平静些,姜松才低声解释道,“父亲在世时,儿常帮着整理刑部卷宗,了解砒霜的毒性,那半个饺子虽会让人肠胃受损,但绝不致命。儿没用,只能想到这种办法帮父亲报仇。”

    姜老夫人闭上双眼,“你这样做,也报不了仇的。”

    姜松点头,“但这会令朝中百官和百姓猜疑孟回舟,令御史盯着孟家,令孟家不敢再堂而皇之地做戏恶心咱们。”

    姜二爷也道,“儿听说张江这人很较真,京兆府查不清的案子他会一直记在心里,只要他也怀疑孟回舟,孟回舟就当不成刑部尚书!”

    “何以见得?”姜松问二弟。

    姜二爷分析得头头是道,“刑部尚书可是六部要职。若张江觉得孟回舟品行不端,一定会跟大理寺卿等朝臣私下议论,还会寻机会告诉黄通老将军。黄老将军再在庆殿内跟其他几位阁老聊上几句,到时只要没有人力保,孟回舟就升不上去!大哥觉得,朝中五位阁老哪个会力保孟回舟?朝中能人无数,孟回舟在阁老们眼里,连跟葱都算不上!”

    姜松又问,“张江与黄阁老有何关联?”

    姜二爷瞪大眼睛,“大哥不知道?张江的妻子是黄老将军的亲侄女啊!黄老将军二儿子黄棣的妻子是张江的妹夫的妹妹,这门亲事还是张夫人帮着说的呢!”

    姜松欣慰地点头,“分析得很对,二弟对京中各家的亲疏远近比我都清楚,待你入朝为官,一定比我走得长远。”

    嗯?姜二爷瞪大眼睛,忽然觉得事情要不妙。

    “科考说难便难,说容易却也容易,以你的聪明劲儿,只要你肯下功夫,最迟下一科,必能中举出仕!你我兄弟齐心,不出十年,父亲的大仇必报!”姜松开始畅想美好的将来。

    姜老夫人也信心十足,“监督枫儿读书的事,娘就交给你了,如今府里也只有你能镇住他了。”

    “娘放心,儿当尽全力。”姜松信誓旦旦,他寒窗苦读十六载中举的经验和心得,一定要全数教给二弟!

    姜二爷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娘,大哥,我……”

    不待他说完,姜松忽然面容一凛,“事情就这么订了,今晚我拉张书单,明日你就开始读。二弟,你去召集全家人过来。”

    姜老夫人微愣,姜二爷更怕了,“大,大哥,你要干嘛?”

    姜松只吩咐道,“去吧,连留儿也抱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绝世强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