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盛宠:夫人,〕〔重生06:从做厂长〕〔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开局回收一栋楼张〕〔这个名侦探过分可〕〔玄幻:我,修改万〕〔我能点亮游戏建筑〕〔我的人设大有问题〕〔季汉彰武〕〔圣源—启〕〔游龙争明〕〔四合院:我是傻柱〕〔重生香江之最强大〕〔穿成了德妃的妹妹〕〔全球轮回:我的身〕〔篮坛狂锋之天才在〕〔美利坚名利之路〕〔被迫饲养疯批奶狗〕〔花滑的我成了短道〕〔一胎七宝:老婆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九十九章 姜二爷判断是非的标准
    在宣德殿挨了景和帝一顿骂、又被罚了三个月俸禄的张江,得了个“相关人等一律严惩”的口谕,便美滋滋地从宫里回了京兆府,美其名曰依圣谕,令师爷列出惩处西城兵马司一众官吏的公,张榜公布。

    “大人,余昌进该如何处置?”耿直的少尹赵德敏颇为不解。

    赵德敏刚正不阿,不喜尔虞我诈,一片丹心忠君为民,唯一在乎的也就是他清白的官风。这样的手下,哪个上司能不喜欢?没有这样的手下,费力不讨好的案子,由谁去办?所以,张江对赵敏的格外有耐心,向他解释道,“余昌进虽为细长兵马司指挥使,但他挂的是闲职,兵马司的衙事平日由沈戎办理。”

    赵德敏躬身,“大人所言极是,下官认为也该治余昌进一个御下不严的失职之过。”

    张点抚须,“云诚,西城兵马司虽在本府的治下,但实则归护国公调度。惩治余昌进,需护国公示下。”

    云诚乃是赵德敏的表字,府尹大人如此称之,已是推心置腹了。赵德民虽然耿直,却也不是不知好歹,立刻躬身扫地,“下官明白了。”

    “敦化坊瞿寡妇被杀案今日升堂吧?”张江问。

    “正是,下官先行告退。”

    赵德敏下去办案后,另一少尹廖纲嬉皮笑脸地凑了上来,“大人罚孔能三千贯银,有何深意?”

    张江沉着脸道,“孔能在西城兵马司这些年欺行霸市,贪的银子远不止这些,本官罚缴归库,有何不妥?”

    论惯例,罚银和囚刑二者择其一,您罚了他银子还囚他六年,怎么可能妥?廖纲不畏张江的冷脸,又凑近了一步,“卑职愚钝,请大人明示。”

    “本官留着你有何用!”张江骂完,才道,“孔家拿得出三千两银?”

    廖纲肯定的摇头,“莫说三千两,便是三百两他们也拿不出!”孔能父子俩都好赌,若是真有钱,他们也不会舔着脸偷卖姜二媳妇庄子上的牛。

    “若是无钱交罚银,孔家会怎么办?”张江又问。

    找人借或者找人讨要!廖纲眼睛立刻亮了,“大人高计!卑职明白了,卑职这就派人盯着孔家!”

    看廖纲颠颠跑了出去,张江笑骂道,“蠢货!”

    姜家西院内,姜二爷正琢磨着寻个借口去王家门口看大戏,姜猴儿却颠颠地跑了进来,“二爷!敦化坊三条巷刘曲家的闺女刘英娥,被带去西城兵马司衙门了!”

    姜二爷立刻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刘曲的儿媳妇潘氏收了城外一张家人的聘礼,要把刘英娥嫁去张家冲喜。刘家的邻居瞿伦学可怜刘英娥,请了刘家族老去与潘氏讲道理,谁知潘氏反污蔑瞿伦学与刘英娥私通,瞿母闻信后跑去刘家与潘氏理论,两人撕打中刘英娥上前劝架,不知怎的瞿母就死了,刘英娥说是潘氏杀的,潘氏说是刘英娥杀的。”姜猴儿嘴皮子极为利索,啪啪啪地将案情说了一遍。

    姜二爷听得头晕脑胀,“所以,人是谁杀的?”

    姜猴儿摇头,“小人也不知道。”

    姜二爷站起来转悠了一圈,“谁审这个案子?”

    “京兆府少尹赵德敏,二爷,他可是个硬骨头。咱管还是不管?”姜猴儿问道。

    姜二爷转悠一圈,“你跑趟南市,请陆雪明帮刘英娥打这个官司。”

    裘叔忍不住道,“陆雪明是康安城有名的状师,请他打官司可不便宜,刘英娥怕是付不起。”

    姜猴儿嘻嘻笑,“二爷请他办事,自然不用刘家出钱。”

    姜二爷悠哉坐回椅子上,“自然不用,陆雪明欠爷一个人情。”

    看着姜猴儿跑了,裘叔才忍不住问,“二爷,不知这刘家是您的?”

    “刘曲是大哥和凌儿坐牢时,住在大哥旁边的老汉,他托爷帮他照看女儿。”姜二爷解释道,“爷今儿才想起来,便让猴儿去看了看,谁知竟出了人命官司。”

    姜裘……

    !!!

    “二爷可知,陆雪明一个人情的分量?”

    “爷瞅着刘曲顺眼,能帮就帮了。你这几日不着家,忙活些什么?逢春医馆那边有事?”姜二爷并不在乎陆雪明的人情有多重的分量,在他看来,人情就是你欠我我欠你,该用的时候就用,不用留着也没用。

    既然晓得,还用陆雪明的人情去救一个囚犯的女儿!二爷您真对得起康安城人美心善第一美男子的称呼!裘叔叹气,“医馆无事,老奴这几日在外,是为了将大爷住牢时东边那间牢里的人救出来。”

    姜二爷哦了一声,“凌儿师祖那位故交?”

    姜裘点头,好奇问道,“二爷既然知道他是少爷师祖的故交,为何不张罗着将他救出来?”

    姜二爷纳闷了,“他又没求爷救他,爷为何要多管闲事?”

    ……

    “救出来了?”

    “是。此人名叫呼延图,善使金鞭,他感念少爷的救命之恩,愿入府教少爷鞭术。老奴让鸦隐与他比试过,此人一条金鞭使得出神入化又难得肯倾囊相赠,请二爷准许他入府。”姜裘说得有些激动。

    姜二爷却皱起眉头,“姓呼延,他是匈奴人?”

    “是。二爷有所不知,匈奴呼延家金鞭在肃州极为有名,机会不可多得……”

    “这样的人怎落入牢中?”

    “呼延图与人擂台比斗伤了人,那人是在江湖名门的少门主,呼延图怕被人寻仇,便入牢避难。”监牢虽吃住苦了些,但也是极佳的避难场所。

    “不行!”姜二爷一口回绝。

    姜裘愣了,“请二爷明示。”

    “他在牢里占凌儿的便宜,整日讨水讨饭,爷不喜欢。”姜二爷振振有词,“他还有仇家,爷不想多事。”

    姜裘好言好语地解释,“老奴已让鸦隐去解开他与那位少门主的仇怨。他是占了少爷的便宜,二爷若准他入府,您也可跟着一块学鞭,把便宜占回来。金鞭耍起来极为威风,您学会后考武举时就多了一项傍身绝艺,岂不美哉?”

    威风什么的他才不在乎……姜二爷哼哼两声,“带进来给爷瞧瞧。”

    姜裘出府,仔细叮嘱呼延图一番,才将他带到姜二爷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