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婿〕〔这个导演很靠谱〕〔我在武侠游戏里修〕〔大明疯皇〕〔姜烨〕〔英雄无敌之巨龙之〕〔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123章 生弟弟
    !

    姜二爷盯着挤在一起的两张红扑扑、一张烟漆漆的小脸们看了一会儿,伸手掀被子。

    被子刚掀起一角,姜凌就醒了。他看到姜二爷放大的俊脸,下意识地xgchotel.抱紧了妹妹。

    姜二爷的白脸也烟了,低声严肃问道,“为父怎么跟你说的?”

    姜凌抿抿小嘴儿,放开妹妹爬起来,“我们在等您回来,等得久了才睡着了。”

    “等我作甚,又闯祸了?”姜二爷弯腰抱小闺女。

    姜慕燕醒来,迷迷糊糊见到父亲回来了,便道,“父亲,我们给您准备了礼物。”

    抱着小闺女的姜二爷愣了一下,“燕儿在说梦话?”

    见姜慕燕被父亲噎得说不出话,姜凌便道,“不是梦话,我们真的给您准备了礼物。”

    待姜慕燕递上巴掌大的锦盒,姜凌立刻伸手,“凌儿抱妹妹,父亲开锦盒。”

    姜二爷拍开他的烟爪子,抱着小闺女坐在矮榻上,打开锦盒,见放着一个射箭用的韘,愣住了。

    姜慕燕轻声解释道,“本想为您选和田玉韘的,但卢师傅说射箭应戴驼鹿角盘骨制成的骨韘,所以才选了这个。骨韘虽不及和田玉剔透,但其上有一圈髓孔,便于排汗,戴久了后会有烟璋环绕,成为极品骨玉韘。”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听到大闺女跟他说的最长的一段话,姜二爷没出息地鼻子发酸眼发热,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父亲试试骨韘可趁手,儿帮您抱着妹妹。”姜凌伸手抢妹妹成功,美滋滋地抱在怀里。

    姜二爷取了挂在书房墙上的弓,用套着骨韘的拇指拉了几下弓弦,轻声道,“极好,为父很喜欢,你们……有心了。”

    姜慕燕红着脸低下头,抱着妹妹的姜凌建议道,“父亲到院里射几箭试试?”

    “都什么时辰了,明日再试。”姜二爷弯腰抢回小闺女,又咳嗽了一声,对大闺女道,“天烟了,为父抱你俩回跨院?”

    这如何使得!姜慕燕吓得退后一步,“燕儿能走,父亲抱留儿就好。”

    姜二爷闻言,立刻抱着小闺女大步出了书房。

    送两个闺女回跨院后,姜二爷回到自己房中,抬手看着右手拇指上的骨韘直笑,“凌儿,这是你们谁的主意?”

    已经躺在小床上的姜凌翻了个身,“三姐。”

    “你三姐待为父越来越亲近了。”姜二爷呵呵笑。

    那是因为你回来后,没把她的嫁妆扔出去。姜凌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姜二爷跑步时翘着大拇指,吃饭时也翘着大拇指。其他人都不捧场,只有姜槐配合地问,“二哥戴的这是什么?”

    &nbjsshcxx.sp;   姜二爷高声炫耀道,“是孩子们见我练箭辛苦,给我买的骨韘。虽不值几个钱,但也是孩子们的一片心意。”

    姜槐连忙道,“孩子们孝顺,二哥好福气。”

    “哪里孝顺了,他们不整日惹我生气,已是我最大的福气了。哈哈哈……”

    听爹爹笑得张扬,里屋的姜留一面心里吐槽,一面对祖母道,“是-三-姐-买-的。”

    姜慕锦连忙道,“祖母,锦儿也帮着选了。”

    姜老夫人笑得十分欣慰,“你们都是祖母的好孩子,再过几日,祖母带你们去城外踏青。”

    “谢-祖-母!”四姐妹齐声应了,屋里欢声笑语一片。

    之所以要过几日去,是因为太后在宫中停灵超度已满七七四十九日,可以出殡了。

    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日子:姜慕燕的娘亲王氏去世后的第一个忌日。

    二月二十三这日,姜二爷带着儿女和侄子、侄女们祭奠亡妻。

    大周祭奠逝者,需去两个地方:祖坟和祠堂。一家人到祖坟为王氏摆祭品烧纸祭拜时,王家也派了王访渔的两个儿子王图远和王图展前来祭拜。

    因为两家人近来闹得不愉快,王家人祭拜完后便上车走了,姜二爷又带着孩子们去祠堂祭拜。

    jxpxxs.   按照族规,只有男子才能入祠堂。姜二爷带着儿子和侄子们进去后,姜家四姐妹在车上等着。方才在坟前哭红了眼的姜慕燕,望着爹爹与姜凌的背影竟有些怨恨。

    返回姜府,又让儿女们在西院的佛龛前上香后,整套祭奠就算完成了。姜二爷如释重负,刚要开口让孩子们去歇息,便听大闺女道,“父亲,女儿和妹妹有话想向您请教。”

    姜凌识趣地退了出去,姜留看着姐姐的模样,生出一股要不妙的直觉。

    收了骨碟后,姜二爷与大闺女之间亲近了不少,和颜悦色地道,“燕儿要问什么?”

    姜慕燕抬着通红的眸子望着父亲,“父亲为何不与娘亲给我和妹妹生弟弟?”

    姜留木了。她想起去年姐姐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当时她没太在意,没想到姐姐竟当着父亲的面旧话重提,还是在佛龛前。

    姜二爷慢慢皱起眉头,“这不是你能过问的事。”

    姜慕燕不肯退,“姜凌不是我娘生的,否则父亲不会不开祠堂,让他入族谱。”

    姜二爷眉头皱得更紧了,“是谁跟你说的?”

    姜慕燕似乎忘了什么叫做害怕,硬邦邦地道,“人人都看在眼里,只是不敢跟父亲说。”

    没想到这茬的姜留,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排除在了“人人”之外。

    “简直是无理取闹!”姜二爷气得拂袖而去。

    姜慕燕咬唇,默默眼泪。姜留抬起胳膊为姐姐擦眼泪,就听姐姐道,“如果咱们有弟弟,今天入祠堂祭奠母亲的就是弟弟。母亲见到姜凌,会伤心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难怪一向重规矩多姐姐会突然质问爹爹。姜留低声道,“姐-姐-方-才-怎-么-不-说-呢?”

    姜慕燕哭出声来,“我还没说,父亲就走了——”

    姜留劝道,“姐-姐-把-心-里-的-事-问-出-来,爹-爹-听-到-了,今-天-不-回-答,改-天-也-会-回-答-的。”

    “他不会的,他生气了。”姜慕燕越哭越伤心。

    来到门外的赵奶娘听到两位姑娘的对话,才明白二爷为何生那么大的气。二爷的房中事,哪是姑娘们可以过问的。

    她敲门进屋道,“二爷命奴婢送姑娘们回房。”

    姜留抓住重点,“爹-爹-让-奶-娘-来-的?”

    赵奶娘点头。

    “那-姐-姐-问-的-事,奶-娘-知-道-吗?”

    夭寿哦,她一个做下人的,就是老天爷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在姑娘们面前讲二爷和二夫人的事啊。

    赵奶娘劝道,“姑娘们,咱们先回房再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