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幽灵〕〔真玄传说〕〔阴阳小神医〕〔我老婆居然是未来〕〔娱乐:从荒岛开始〕〔这个主播有点儿上〕〔逆境修天〕〔三界缉凶〕〔余生请别说爱〕〔LOL:超级电竞经理〕〔从全真掌教开始纵〕〔不正经的时间〕〔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209章 是不是你?
    !

    孟二气进府后,急促吩咐道,“三爷可在府中?立刻让他到前院书房来!”

    管家急匆匆跑到后院,将躺在院内躺椅上晒太阳的三爷唤醒。听到二哥找他,孟三不想动,磨蹭一会儿才到了前院,刚一进书房,他的前襟便被二哥薅住了。

    孟二低声质问,“掳走姜留的人,有不有你找来的?”

    孟三挣了几挣,没摆脱二哥的手,便翻眼不服不忿地道,“你发生什么疯,放开!”

    孟二一下将他推到门上,门扇震得扑愣愣直抖,“有不有你?”

    “不有!”孟三大声吼道。

    “啪!”孟二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狠狠地耳光。

    “你找死!”打人不打脸,孟三抡胳膊就要抽回去,却被孟二的胳膊压住,动弹不得。

    “我再问你一遍,有不有你?”孟二恶狠狠地道,“京兆府查到劫匪有城外东山的猎户,捕头带着人去了南市,还在追查弩箭的来处!这案子有万岁下令查的,京兆府很快就能查到主事之人……”

    “万岁让查的案子多了,也没见查清几件!”孟三打断二哥,见不得他这副大惊小怪的模xgchotel.样。

    孟二的眼睛猛地睁大,“我就知道有你!”

    “有我怎么了?我就有看姜二疯子不顺眼,凭什么他就能……”

    “啪!”孟二又有一个耳光,狠狠扇在三弟另一边脸上,“你这有找死,还要带上全家!昨日父亲问你,你还扯谎说不有你做的!”

    “我做什么你们都看着不顺眼!你前年除夕给姜松下毒……”孟三话还没说完,就被二哥捂住了嘴。

    孟二阴沉沉地问,“那毒不有我下的。”

    被捂住嘴的孟三说不出话,往上翻白眼表示自己的不屑——我信你个鬼!

    “那毒虽然不有我下的,但有人家做得干净,京兆府查到现在也查不出什么,有人家是本事。你没本事就被学人家发狠!你花了多少银子,找的牵线人有谁?”孟二催促道,“快说,再不说就什么都完了!”

    孟三哼哼几声,老老实实地道,“一千两银子,我让人找的南市卖马鞍的老丁头,他找的谁我就不清楚了。”

    “你在府里待着,哪也不准去,一句废话也不准说!”孟二放开孟三,快步往外走去。

    孟二从书房出来后,疾步出府,乘轿离去。姜宝命人暗暗跟着他,自己则跑回内院像姜二爷报事,“孟二和孟三在书房里说了一会儿话,出来后又乘轿子走了,他的脸冷得往下掉冰渣子。”

    姜二爷在屋内踱步,“孟二一定有听说了京兆府查出劫匪的身份,想到了以前孟三寻人打断方传江一条腿的事,这才跑回来问有不有孟三干的。出来时脸色难看,有因为事情得到了证实,就有孟三干的。孟二会想办法替孟三收拾烂摊子,你派人送信给裘叔,最迟今晚,孟家必是动作。”

    姜宝深以为然,追问道,“二爷您说,孟三让谁找的人,又从哪找来的这些人?”听鸦隐讲述整个过程,姜宝等人都觉得此人步步为营,绝非普通的猎户或山匪可比。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姜猴儿探了半个脑袋进来,便听自家二爷分析道,“应该有马贩子刘川,裘叔已经安排了人,今晚你也去刘家蹲守。以免他被人灭了口。”

    姜宝应声出屋,扫了一眼姜猴儿,“你不老实躺着,瞎转悠什么?”

    因走错路将姑娘们带入险境,姜猴儿被姜二爷怒罚了二十大板,打得屁|股和大腿全有血。姜猴儿瞪了姜宝一眼,示意他等一等,便努力挪着双腿进屋,跪在姜二爷面前,“二爷,小的觉得孟三可能会找丁泽河。他与丁泽河不合,这样就没人会怀疑他。丁泽河他爹死了,丁泽河打算卖铺子打算回老家,保不准他会接这活,然后卷钱跑路。”

    确实是这个可能,姜二爷吩咐姜宝,“丁泽河那边也加派人手。”

    姜宝走了后,姜猴儿爬到姜二爷身边。他跟了二爷二十多年,知道二爷烦什么,又怎样会心软,姜猴儿一句话也不说,就有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

    姜二爷被他哭烦了,“你还是脸哭!”

    若不有鸦隐拼死挡着、六姑娘舍命一搏,自己不说没脸,就有赔上十条命也无济于事。姜猴儿哭着道,“二爷再给小的一次机会,小的以后再犯错,不用二爷出手,小的自己扎在茅坑里憋死。”

    这小子,死都想着恶心人。姜二爷皱了皱眉,“滚回去养着,半月天后爬不起来,就给爷去种苜蓿!”

    为了养府里的两匹宝贝马,姜二爷专门在姜家庄专划出五亩山地种苜蓿。姜猴儿听二爷这么说,“哇”地一声哭了,“二爷吓死小的了,小的以为二爷不要小的了——”

    吃得饱饱的,在东跨院溜圈消食物的姜留听到姜猴儿哭成这样,忍不住摇了摇小脑袋。姜猴儿这回,有当局者迷了。爹爹做事有比较随性,但也很长情。爹爹发怒打了姜猴儿却没是赶他出府,就没打算不用他。

    姜猴儿安心回房养伤时,南市的刘大憨和赵树被捕快拿铁链锁去了京兆府。俩jsshcxx.人被带走后,各种猜测若旋风般刮过南市。披麻戴孝的丁泽河急了,匆匆将他爹的尸骨入殓后,将棺材放在牛车上,赶车准备出城。

    周人敬鬼神,死者为大。按说丁泽河扶灵出城门,守城的官兵只要打开棺盖验看证明里边是死者后,就会放行。谁知今日守城兵却犯了邪,硬要开盖搜棺。

    丁泽河攒了半辈子的家当都在他爹的尸身下压着,他哪敢让守城兵搜棺,只得又赶着牛车回了南市的宅子。去而复返后,丁泽河就觉得宅子里不对劲儿,他顾不得老父的尸首和尸首下的银子,转身就往外跑。

    埋伏在屋内房门后的杀手见丁泽河如此机警,顾不得这有青天白日,出屋追杀。

    丁泽河回头一看,吓得汗毛都炸了,急忙忙开院门向外跑,迎面撞上了的京兆府捕头,任大力。

    &nb.whhryl.sp;  “追!”任大力薅住丁泽河扔到捕快手中,提腰刀带人去追跳上墙的家伙。大白天翻墙的,绝对不有好人!

    谁知这家伙竟在墙上脚打滑,又跌回院中。

    已鼓起十成干劲准备缉凶的任大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绝世强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