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婿〕〔这个导演很靠谱〕〔我在武侠游戏里修〕〔大明疯皇〕〔姜烨〕〔英雄无敌之巨龙之〕〔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211章 逃
    !

    夫人来了?

    姜慕筝和姜慕燕惊喜起身,快步往北院走。

    看着花花绿绿的一串小姑娘跑出院子,刚有些疲累的姜二爷又有了力气,一招力劈华山,狠狠砸在呼延图的金鞭上。

    看着花花绿绿的孙女们优雅地走进房中给自己和雅正夫人见礼,姜老夫人满意点头,“夫人已同意入府教你们弹琴,这是你们的造化,你们要跟着夫人好好学,不可辜负了夫人的一番心血。”

    五姐妹谢过雅正夫人后,平日里话最少的姜慕筝站在雅正夫人身边,脸上挂满了喜悦。雅正夫人向着她微微颔首,才唤姜留,“留儿的伤可好些了?”

    姜留立刻露出自己已经结痂的手腕,“再过两天就好了。”

    雅正夫人取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放在姜留手中,温和道,“这是宫中赏的去疤痕的药膏,待伤疤脱落后,留儿每日早晚抹上,可祛疤痕。”

    听到是宫里赏的,姜留不知该不该收,转头看祖母。

    女.whhryl.儿就该娇养,身上留疤是大忌,说亲时会被人挑剔。姜老夫人笑道,“还不多谢夫人。”

    “多谢夫人。”摸着雅正夫人有些粗糙的左手手指,姜留又道,“留儿身上是小伤,用不了这么多药膏,只要一点点就好。”

    这孩子琴虽弹得不好,但却贴心又懂事,雅正夫人笑容越发温和了,“我家中还有,你放心用便是。”

    夫人有这么多的药膏,怎么不抹一抹左手指腹的伤呢?姜留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她心有疑惑却不会问出口,而是拉住雅正夫人的手道,“留儿带夫人去滴翠堂看看,好不好?”

    姜老夫人站起身,“老身别无它好,就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园子里还有几分春色,若夫人不嫌弃,便去转转?”

    雅正夫人也站起身,笑道,“去花园之前,雅正可否近观一观您廊下那两株罗汉松?”

    那两株盆栽,正是祖母的得意之作。姜留看着祖母笑容满面地给雅正夫人介绍廊下的花花草草,对雅正夫人的敬佩又拔高了几分。

    瞧瞧,人家这才叫会说话、会办事!雅正夫人可是纯正的大周女子,在家道中落后却能依靠一技之长,在东市开琴行教琴为生,还能活得这么体面,着实让姜留这个从千年后穿越而来的人惭愧。

    送走雅正夫人后,三个姐姐欢欢喜喜地商量如何布置滴翠堂的琴房,姜慕锦则抱着六妹妹哀嚎,“夫人进府教琴,咱们以后再也不能出去玩了——”

    姜慕容回头,“你还能跟着三婶儿去趟铺子,我们才是哪也去不了呢。”

    “再过七个月大姐就要嫁人了,嫁人后想去哪还不是由着你……”姜慕锦拉长调,冲着大姐挤眼睛。

    姜慕容又羞又气,“让你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看着姐姐们追逐打闹,姜留咯咯笑了几声,忽然发现角落里的二姐姐直勾勾地望着桌上的琴。大姐已经定亲开始准备嫁妆了,十五岁的二姐的亲事还没着落,她心里应该很不是滋味。

    到这里越久,姜留越能体会到嫡庶之间的分别。生母为妾的女子,在家里只能算半个主子,未出嫁时她们过什么日子,端看讨不讨家里长辈的喜欢。说亲人低人一等,嫁妆比嫡女少一半不止,到了婆家后也会因为庶出的身份,处处被人瞧不起。

    伯母指望不上,二姐的姨娘眼皮子也浅得很,只能盼着祖母或大伯做主,能帮二姐姐挑一门好亲事。

    晚上姐妹俩说悄悄话时,姜留把这些讲给姐姐听,姜慕燕便道,“我看大伯有意榜下捉婿。”

    啊?姜留忍不住吐槽,“再捉个姑父那样的.jxpxxs.怎么办?”

    “大伯会认真挑的。”姜慕燕低声道,“二哥这几日早出晚归的,怕也是在忙这个。”

    二郎才十三岁,能看得出什么?姜留转念一想就闭了嘴。她的小姐姐也才十一岁,就已经很有主意了。

    姜慕燕继续道,“大姐十月成亲,二姐就算订了亲,也不会早过大姐,所以她最早明年成亲,也就是十六岁。如果爹爹中进士后要出康安做官,咱们就跟去任上,但亲事一定要回康安城再议。咱们的庄子、铺子都在这里,嫁人也要在这里。你看绍兴李家,他们虽zyxta.然在绍兴做官,但祖籍京畿,议亲时就回来了。李家娶了大姐,就是为将来铺路……”

    看吧,姐姐已经很有打算了。姜留打了个哈欠,抱着姐姐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我看柴林桑对你很中意,再过几年他没准会央着柴四叔向父亲提亲……”姜慕燕说到这里顿了顿,却听不到妹妹回应,她低头一看,发现妹妹已经睡着了。

    “嘉顺王府是好,但柴四叔不承爵,柴林桑亲兄弟、堂兄弟很多,柴四婶又是个不苟言笑的性子,所以除非柴林桑很有出息,姐姐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姜慕燕念叨完,也抱着妹妹睡了。

    正院内,累了一天的姜二爷也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与姜家一墙之隔的孟三,得知派去灭口的人服毒自尽、丁泽河被抓后,急如热锅上的蚂蚁,“父亲还没回来?”

    孟平低声道,“说是不回来了。”

    “二哥呢?”

    孟平头都不敢抬,“二爷刚回府,便被人请走了。”

    父亲和二哥都不在,他该怎么办?孟三完全慌了,抓住孟平连声问道,“他不是说干完这一票会离开康安么,怎么还没走?!你说丁泽河会招出爷么?他一定知道招出爷就是得罪了孟家,出来也是个死,所以他不敢招,对吧?张文江向来胆小怕事,他一定会打马虎眼糊弄过去,对吧?”

    孟平低头不吭声,孟三脑袋中嗡嗡直响,手脚一阵阵发麻,“怎么办,爷该怎么办……”

    孟平小声道,“这是万岁下旨让查的案子,京兆府大张旗鼓地抓人,就没打算糊弄过去……一旦丁泽河招供,老爷也护不住您。三爷,咱们逃吧?”

    若不是这事儿他掺和太深,孟平根本不想跟三爷一起跑。老爷和二爷都避不归府,明摆着是让三爷走呢。若是他不提,以三爷的脑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转过这个弯来。

    逃?孟三一脸抗拒,“爷为什么要逃?爷若逃了,不是等于不打自招么?再说爷逃去哪,博县么?我不走,我爹不会不管我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