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幽灵〕〔真玄传说〕〔阴阳小神医〕〔我老婆居然是未来〕〔娱乐:从荒岛开始〕〔这个主播有点儿上〕〔逆境修天〕〔三界缉凶〕〔余生请别说爱〕〔LOL:超级电竞经理〕〔从全真掌教开始纵〕〔不正经的时间〕〔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248章 送上门的衙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正文卷第248章送上门的衙吏父亲要送她们去外婆家再接她们回来,这让姜慕燕欣喜不已。非常罕见地,姜慕燕小声央求道,“父亲明日可以穿官服么?”

    自小,姜慕燕听外婆、母亲和外边的人提起父亲,都是说他一无所成、闲散放荡、凡事都要依靠父兄等,这让姜慕燕难堪又难受,曾无数次暗中埋怨父亲。母亲去世后,她对父亲的不达到顶点。

    现在父亲靠着自己的努力中了进士,出任正六品官职,让姜慕燕觉得扬眉吐气,她迫不及待地想让人知道她的父亲不是一无是处的浪荡子,想听到别人夸她的父亲能干。

    姜二爷摇头,“这次不成,为父还未去京兆府赴任,以后会有机会的。”

    姜留不忍看姐姐失望的小脸,便与父亲商量道,“爹爹现在去赴任,明日就可以穿了。”

    此次得了派书的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共有五位,姜二爷不想当第一个上任的,让人说他迫不及待地想当官。再者,上任后就要去衙门当差,官身不自由,姜二爷想痛痛快快地玩几日再去。于是,姜二爷与两个闺女商量道,“要不,你们俩过几日再回王家?为父还有事要办,这几日不想去衙门当差。”

    姜留看着父亲一本正经的模样,就知道他想的并不是什么正经事。姜慕燕伏身行礼,“不如等凌弟旬休时,父亲再带我们去?”

    姜二爷点头应下,姜猴儿便跑了进来,“二爷,京兆府的周师爷来了。”

    “请他去前院书房,命厨房备午膳。”姜二爷站起来,颇为遗憾地看了一眼还不能穿的官服,才去前院见周其文。

    见面之后,周其文向姜二爷道喜,姜二爷向他道谢,理所当然地他用膳。推杯换盏宾主尽欢后,周其文才道明来意,“西城兵马司人、事混杂,二爷若要理顺兵马司衙门的事务,怕是要费许多心思。”

    姜二爷年近三十才得了这份正经差事,很想做好,便虚心像周其文请教,“周大哥在京兆府帮张大人处理衙门事务多年,最懂其中的门道,还请周大哥教教小弟,给怎么才能省时省力将事情理顺。”

    首发

    周其文欠身,抬双手扶住姜二爷为他斟酒的酒杯,献策道,“有人才好办事,二爷应找几个得力的差吏,补齐兵马司衙门的人手。”

    姜二爷深表赞同,“小弟跟周大哥想到一块去了,不过这一时之间,小弟手边也无人可用,不知您可有合适的人选?”

    周其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瞒二爷,小人想为我家二弟在您手下讨份差事。我二弟周其武乃进士出身,曾出任长宁县丞,后因事罢黜,现在赋闲家中,正为生计发愁。”

    姜二爷问道,“不知周二哥因何事被罢黜?”

    周其文叹了口气,“说来也是他倒霉,肃州官场从上到下混成一锅粥,我二弟惜命,不想苟从,所以被人排挤丢了官……”

    肃州官场的龌龊事姜二爷早就听裘叔说过,听了周其文讲他二弟的遭遇后,便道,“周二哥既是进士出身,咱们再四处使使劲儿,寻个外放州县的差事并非难事,让他在小弟的衙门内做事,委实屈才了。”

    他二弟被扣的是克扣仓粮的罪责,有此罪在身,他日后升迁极为困难,跟着姜二爷这样宽容的上官做事,才能有好日子过。

    周其文真诚道,“二爷您是大有前途的君子,他跟在您身边做事,比去人生地不熟的州县做事好上千万倍。若二爷不嫌弃,小人明日便带他来给您瞧瞧。您帮小人拿个主意,看他适合在衙门做事,还是适合去书院教书。”

    周其文前些日子帮了他,姜二爷很是爽快地应下,“明日晌午,小弟在百味楼摆酒,咱们不见不散。”

    不管事情成与不成,姜二爷肯见其武,就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周其文站起身,一躬扫地。

    姜二爷送了周其文出府,还未转身进去,便见一青衫书生快步向自己走来,“姜大人请留步。”

    还未走远的周其文一回头,见到这快步走来的书生五官端正,行动儒雅,眉头便皱了起来。这么快就有人来跟二弟抢饭碗了,他得回去把二弟收拾得利利索索,尽快送到姜二爷面前才成。

    这人虽不认识,但看着还挺顺眼,姜二爷停住脚步,看他找自己作甚。

    这书生走近,拱手行书生礼,“小生化敦坊瞿伦学,拜见姜大人。”

    “姜大人”这个称呼,实在太合姜二爷的心意了,他嘴角含笑,让瞿伦学免礼后,问道,“你找爷作甚?”

    “大人,小生家住化敦坊三条巷,去年家母被刘家恶媳潘氏所害,幸得大人请陆雪明状师出手,才查得真相,为母报仇。请大人受小生一拜。”说罢,瞿伦学跪地行礼。

    走到巷口的周其文转身,发现那白脸小子已经跪在姜二爷面前,以为姜二爷已经收了他,心里更急了,加快脚步向前跑去。

    等不到明日晌午了,他这就回家把二弟打扮整齐,送到姜家来!

    姜二爷想起了这瞿伦学是谁,抬手让姜宝将他扶起,“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潘氏为恶自有国法收拾,你要谢便去谢审案的大人和陆雪明吧。”

    “大人有所不知,小生拜在陆状师门下,跟恩师学了一年多,深谙我朝律法,熟知状师做事的门道。小生此来,一为谢大人为母报仇之恩,二是毛遂自荐。小生想投入大人门下,此生为大人效犬马之劳,若有二心,天地不容。”说罢,瞿伦学又跪倒在地,抬手发誓。

    姜二爷展扇笑了,方才他与周其文说自己无人可用,其实是客套话。在康安城混了这么久,姜二爷心里还真有几个不错的人可用。谁知他还没去寻人,想入他门下做事的人,就一个个蹦过来了。

    能被陆雪明收入门下的,并不是废物。姜二爷问道,“你既入陆雪明门下,为何不做状师?”

    瞿伦学道,“小生自母亲去世后,最恨的就是为非作歹的恶人,只有在衙门,小生才能除恶务尽。”

    姜二爷点头,“你且先回去,爷考虑几日再说。”

    这小子能不能用,姜二爷打算去听听陆雪明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绝世强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