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海贼开孤儿院〕〔大明星,从套路全〕〔龙崽宝宝在求生综〕〔快穿之炮灰原来是〕〔全球盛宠:夫人,〕〔重生06:从做厂长〕〔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开局回收一栋楼张〕〔这个名侦探过分可〕〔玄幻:我,修改万〕〔我能点亮游戏建筑〕〔我的人设大有问题〕〔季汉彰武〕〔圣源—启〕〔游龙争明〕〔四合院:我是傻柱〕〔重生香江之最强大〕〔穿成了德妃的妹妹〕〔全球轮回:我的身〕〔篮坛狂锋之天才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251章 绿柳扶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二爷离开祖坟上了马车,低着头耷拉着肩膀。姜猴儿一边给二爷打扇,一边问,“二爷这是怎么了?”

    “爷无事。”姜二爷懒洋洋地抬起一条腿靠坐着,一身在正经不过的官服,应是被他穿出闲散的气息。

    姜猴儿眼睛一转,伸手去摸车壁抽屉里的冰着的酸梅汤,“二爷热不热,小的给您倒一杯冰镇的酸梅汤吧?”

    “爷不要冰镇,爷想长命百岁。”想到死后就要跟王氏躺在一个坟坑里,姜二爷心情很差。

    长命百岁?姜猴儿眼睛转了一圈,就明白二爷是想到二夫人了。倒了一杯酸梅汤递上后,姜猴儿再献策,“二爷饮食有度、起居有常,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时辰已经不早了该用膳了,二爷今儿想吃什么?”

    姜二爷望了望车窗外快转到正转到中天的日头,想着闺女们肯定要被王老夫人留膳,便懒洋洋地道,“爷想在溪边垂钓,你进城去买子料浇虾燥子面,五味灸鸡,再来一壶梨花春。”

    姜猴儿跟了二爷多年,一听就知道他点的是城南留春阁的饭菜,立刻道,“二爷稍歇,马上就好。”

    说罢,姜猴儿钻出马车,吆喝跟在车边的姜宝和呼延图,“呼延大哥,宝儿,你们俩一个去城南春茸巷留春阁买饭,一个去旁边的村子里弄条小船,二爷要在溪边垂钓,用膳。”

    姜宝皱起眉头,“你怎不去?”

    姜猴儿理所当然道,“我不会武功跑得慢。”

    姜宝哼了一声,“留你与二爷在此,若有贼人来犯,是二爷保护你还是你保护二爷?老呼去找船,你去买饭,某留下保护二爷。”

    一秒记住.42zw.

    呼延图也道,“猴儿,春茸巷在哪儿咱都不知道,你路熟,骑马来回跟腿脚也没啥关系。”

    姜猴儿没词了,下车骑马奔回城取膳。

    溪水边垂柳下,难得一片阴凉,姜二爷下车后转了一圈,便躺在柳条下微温的大石上闭目养神。

    呼延图呼哧呼哧地弄了条小船赶回来时,姜二爷已经躺在石头上睡着了。他盯着姜二爷看了几眼,恨不得将他一脚踹进溪水里!姜宝拉住他,轻声道,“二爷睡着了一会儿半会儿醒不了,你找个背人又水暖的地方泡一泡,死猴儿买饭回来我再叫你。”

    呼延图转身走了后,姜宝抱剑坐靠在柳树下。不得不说二爷很会挑地方,这儿风轻水潺潺,让人坐下就不想动,姜宝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也不过睡了一小会儿,姜宝听到远处大路上有声响,立刻睁开眼睛,见一辆马车自路上经过。

    这马车和车夫姜宝经常见,是雅正夫人的。她怎也出城来了?姜宝转头看了看以袖遮面睡得正香的二爷,又闭上了眼睛。

    雅正夫人的马车内,夕霞也瞧见了远处溪水边的马车,跟姜宝一样,她也一眼就认出来了,“师父您看,那是姜家的马车。”

    还红着眼圈的雅正夫人转头,一眼便看到了躺在柳树下身着绿色官服的姜二爷。他今日不是带着女儿回王家么?怎睡在这儿了?穿着官服跑到城外溪水便偷闲这等事,全康安城恐怕也只有他做得出来了。

    纵使还沉浸在悲伤中的雅正,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夫人,咱们要不要过去?”

    雅正夫人沉下脸,“过去做什么?”

    夕霞喏喏道,“遇到了不过去打声招呼么?”

    “孤男寡女,避险还来不及,打什么招呼?你若再如此不知分寸,便去跟着于观主诵经,不必跟着为师出来了。”雅正夫人放下车帘,闭目休息。

    夕霞刚出生不久便被人扔在紫竹庵门前,是紫竹庵的女冠于玄将她抱回庵中养大。雅正十五岁时家中遭逢巨变,欲到紫竹庵出家为女冠,并在观中住了数月。那时夕霞刚刚四岁,正是天真活泼的年纪。因夕霞陪着她熬过了最难的日子,雅正重新振作出庵以琴为生渐渐闯出名头后,应于玄之托收夕霞为徒,将她带在身边悉心教导。

    夕霞聪慧懂事,渐渐成为了雅正夫人的膀臂。谁知近来,她频频因姜二爷失了分寸,让雅正十分不悦。

    “夫人,夕霞可以说两句心里话吗?”夕霞望着雅正夫人,眼里尽是慕儒之情。

    “有些话既然不合时宜,便不要说。说出来于你于我,都无益处。”雅正依旧闭着眼。若让姜留见了她现在的模样,定要赞叹不已。雅正夫人未施脂粉的五官虽有些寡淡,但她出尘的气质,若独自芬芳无需人怜的空谷幽兰,别有一番风味。

    夕霞忍了又忍,还是低声道,“夫人若错过,此生就真的……”

    雅正夫人依旧平静如画,她心里如何想的,旁人无从知晓。

    姜二爷在溪边睡足吃饱后,回城去王家接两个闺女回府。习惯使然,姜二爷一进王家便觉得通身不舒坦,看谁都不顺眼。他敏锐地发现,王老夫人看他的眼神不如上午时欢喜了。王家人向来翻脸比翻书还快,姜二爷早已习惯了,他的应对方法就是:你让我不舒坦,我就让你更不舒坦。你向我甩脸子,我就给你甩回去!

    于是,王老夫人也发现女婿的脸色比方才走时难看很多,便想着是不是儿子或儿媳跟他说了什么。这般想着,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姜慕燕很怕父亲与外婆起冲突,小脸变得刷白。姜留拉住姐姐给父亲行礼,然后扬起灿烂的笑脸问,“爹爹忙完了么?”

    闺女一笑,姜二爷便顾不得跟人比臭脸了,低头笑道,“忙完了,过来接你们回去。”

    “算着时辰,哥哥该要散学了,咱们去接哥哥一块回府,好不好?”姜留甜甜地问。

    “也好。”姜二爷点头,跟岳母辞行后,带着两个女儿出了王家,赶往状元街青衿书院。

    散学后,姜凌与郭南雄一起从书院走出来,一眼便见到了父亲的马车。还不等他与郭南雄走过去,柴林桑便向箭一样飞了过去,“二伯!”

    “是八哥。”姜留笑眯眯的,不论什么时候,柴林桑总是这么活力十足。

    柴林桑的嗓门足够大,引来了众人的目光。他们看到马车的车帘挑起,露出一大一小两张夺目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