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海贼开孤儿院〕〔大明星,从套路全〕〔龙崽宝宝在求生综〕〔快穿之炮灰原来是〕〔全球盛宠:夫人,〕〔重生06:从做厂长〕〔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开局回收一栋楼张〕〔这个名侦探过分可〕〔玄幻:我,修改万〕〔我能点亮游戏建筑〕〔我的人设大有问题〕〔季汉彰武〕〔圣源—启〕〔游龙争明〕〔四合院:我是傻柱〕〔重生香江之最强大〕〔穿成了德妃的妹妹〕〔全球轮回:我的身〕〔篮坛狂锋之天才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298章 傻不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郭静平到姜槐松下了两盘象棋,姜二爷才赶了回来,进屋跟郭静平打了声招呼,便开始嚷累。

    姜槐上前给他哥捏了捏肩膀,“二哥用饭了没?”

    “前后用了两顿。”姜二爷苦哈哈地道。

    姜槐立刻吩咐人给二哥准备山楂茶消食,“千亭特意过来等着二哥一起用饭,不如二哥吃茶,小弟陪着千亭用饭?”

    千亭是郭静平的表字。郭静平本只有名并无字,他娶了新妇回京时,他媳妇给他娶了一个,意为郭静平自清溪至康安,一路历经上千亭台。

    姜二爷点头,“大哥也快回来了,咱们一块吃。”

    郭静平笑问,“二哥出去不足两个时辰,怎就用了两顿饭?”

    姜二爷长叹一声,“我今日干了件大事。你也知我做事素来有头有尾,头开得惊天动地,尾不能草草了之,我方才是去收尾了。”

    郭静平非常配合地问,“二哥给小弟讲讲呗,小弟天天被关在千牛卫大营了,快成瞎子聋子了。”

    姜二爷美滋滋接过三弟递过来的山楂茶,开始讲他今日尸山血海中救人的壮举。直到饭菜上桌,才被大哥姜松叫停,“换大麦茶,先讲别的,这个待饭后再讲。”

    姜二爷听话地掀到下一篇,讲他为何去刑部,“黎炎光说他杀的杞县刘姓富商之子,而杞县知县还明目张胆地包庇这姓刘的。我就想着这户姓刘的,必定不只是一般的商户!你们猜他是谁家的亲戚?”

    首发

    “谁家的?”郭静平和姜槐齐声追问。

    姜二爷卖官司,“你们想想,咱们康安哪位刘姓官员祖籍京畿杞县?”

    刘是大姓,康安姓刘的不少。看二哥的表情带着幸灾乐祸,郭静平便问道,“邑江候刘家?”

    姜二爷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郭静平,“你去千牛卫多久了?”

    “半个月。”郭静平老老实实道。

    姜二爷想揍他,“什么半个月!你去千牛卫的文书六月初就下来了,至今已经三个半月!刘继是从千牛卫发的家,你在千牛卫待了三个半月,竟连刘继老家是哪的都没摸清?!”

    郭静平傻笑,姜松瞪眼,“你尽说些胡话!千亭得了调令就回乡了,回来才几日?再说他去千牛卫是当差,又不是被户部派去查户籍,怎会知道这些闲事。”

    姜二爷被大哥一骂,立刻老实了。

    姜槐立刻打圆场,“既然不是邑江候,那就是大理寺少卿刘守成?”

    “对了!”姜二爷美滋滋饮了一口新换的大麦茶,“我在刑场是就想过,杞县就在京畿,天子眼皮底下!黎炎光一案居然顺利过了京兆府、刑部、大理寺三关,以黎炎光死刑结案,杞县黎家的靠山必定在这三个衙门之中,且手握实权。今天后晌到了刑部一打听,果然!刘守成祖籍杞县!”

    姜松皱起眉头,“你既想到了这一点,怎还上刑台救黎炎光?”

    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

    大周虽在立法上以重刑威慑百姓,涉及到死刑的罪名有五百余个,但周天子以“仁”治国,尊崇儒家仁政,将重视人命、慎重刑罚当作一种美德,是以在量刑时“立法之制严,用法之情恕“,叛死刑是极为慎重的一件事。

    按大周律法,判处死刑的案件需经奏谳、复核,只有十恶不赦的大罪才会被处以斩刑。是以景隆四年京兆区即康安城及周边十二县被判处死刑并被秋斩的,也才二十八人。

    黎炎光之父、妻皆死于刘灿之手,之后刘灿咄咄逼人打砸黎家,黎炎光忍无可忍杀之,这本就不在十恶不赦之列,不应判处斩刑,但经几番奏谳、复核,最后却被推上了刑台。

    若黎炎光翻供成功,京兆府、刑部、大理寺三衙门都得担上失察失职之罪,其中罪责最重的是大理寺,莫说天子之怒,就是御史的口水都得把他们淹死!

    姜二爷身为京兆府下衙官,被派去监斩却登台救人,这就等于自己拆自己的台,虽会被百姓歌功颂德几声,但在百官看来都是极不识时务的。

    所以姜二爷登刑台救人的消息传到六部衙门后,礼部官员个个口头上向姜松称赞姜二爷心怀百姓,但姜松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在他看来,极为精明的二弟不该办这样的傻事。

    大哥都能想明白的道理,姜二爷岂会不知?他苦笑几声,说了实话,“大哥,三弟,千亭,当时我也不想管的。可听到人头落地的声音,想到黎青一滴眼泪也不落地跪在刑台上给他爹洗脸的场景,我的腿就不听自己的使唤,自己跳上去了。”

    三人沉默,姜松拍了拍二弟的肩膀,“你就是心太软了。”当官最要不得的就是心软。

    “二哥是菩萨心肠,真真正正的大善人。”郭静平真心实意道。

    姜槐给二哥续茶,脸上带着担忧。

    姜二爷叹了口气,“好人不长命啊,我从来就不想当好人。”

    “胡说什么!”姜松瞪眼。

    姜二爷立刻改口,“我与人为善得天佑,必定跟大哥、三弟一起长命百岁!”

    郭静平……

    “千亭也长命百岁!”

    郭静平憨笑,“小弟比二哥差远了,能活八十就知足了。”

    众人……

    这一打岔,屋内的气氛又缓和过来。姜二爷接着道,“刑部必不想黎炎光翻供,他翻供对任何人都没好处,所以他的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我本想着,让刑部和大理寺的官员出出气,黎炎光虽吃些苦头但能留下一条命也不亏。但听留儿说黎青今日抱来的坛子,是五年前我去黎家吃酒时用的那个,我想着我与黎家也算缘分不浅,想帮黎炎光这一把,让他囫囵着从刑部大牢走出来。”

    “二哥去找了刑部哪位大人?”郭静平好奇问道。

    姜二爷摇头,“县官不如现管,这种事不能找当官的,得找行刑的。你二哥我放下身价,请刑部的捕快、掌固、衙差、牢头、狱卒们吃了酒送了银子。这些人才是关键,因为一棍子下去是皮开肉绽还是骨断筋折,全掌握在这些人手里。”

    郭静平再问,“如果大理寺和刑部的大人们非要用重刑废了黎炎光,这些人也不得不从命吧?”

    姜二爷乐了,“现在这案子备受瞩目,他们哪个敢明目张胆地下这个命令?如果真有人自己作死下令,刑部差官也会给爷送信,让爷想办法应对。爷在康安这三十年,可不是白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