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374章 睡过头的三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正文卷第374章睡过头的三郎得知父亲和夫人起来了,姜慕燕便带着弟弟和妹妹到正院去请安。姜慕燕很紧张,怕自己待会儿表现得不够好,给娘亲丢人。姜凌的小脸跟往常一样看不出什么,姜留兴奋且期待着雅正夫人会给她什么见面礼。

    一进门,便见爹爹和雅正夫人已经在堂屋等着了。爹爹身上穿着苍莨色偏襟宝相花刻丝锦袍,雅正夫人身上穿着朱砂红色绣花小袄,腰下系着翠绿色绣石榴花锦裙,往日只插一根银簪的素朴发髻今日梳成了双翅惊鹄髻,发髻左侧是赤金牡丹流苏钗,右侧插着赤金双蝶簪,真真是通身的喜气。姜留不晓得爹爹喜不喜欢她这身穿着,但祖母一定非常喜欢。

    姜慕燕带着弟弟妹妹先给父亲行礼。

    当着三小只的面,姜二爷的脸忽得有些红,他轻咳一声,严肃道,“给你们的母亲见礼。”

    父亲说的是“母亲”而不是“娘亲”,让姜慕燕轻轻松了一口气。她带着弟弟妹妹给雅正夫人行跪礼,“女儿姜慕燕拜见母亲。”

    “儿姜凌拜见母亲。”

    “女儿姜留拜见母亲。”

    雅正夫人起身,抬手将孩子们搀扶起来,每人给了一个缂丝荷包。姜留美滋滋地摸着荷包里东西玩猜物,姜凌恭敬地将荷包收入袖中,很是懂行的姜慕燕则惊讶于荷包本身。此荷包并非用针线缝制而成,而是直接织成,看织造工艺乃是苏州缂丝工艺,苏州缂丝乃御用织物,织造过程极其细致,被称为织中之圣,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称。

    雅正夫人给的荷包上山水栩栩如生,手感细腻丝滑,乃是苏州缂丝中的精品。姜慕燕敢断定,这个荷包比仁阳公主之女黄丽妍所用的荷包一点不差。她很喜欢,抬头笑道,“谢谢母亲。”

    姜留和姜凌跟上,异口同声道,“谢谢母亲。”

    雅正微笑颔首。

    一秒记住.42zw.

    见他们相处融洽,姜二爷很开心,站起身道,“走吧,咱们去北院给母亲请安。”

    “是。”雅正夫人应声,带着孩子们跟在姜二爷身后向北院走。这一路上,府里的仆从们有光明正大提着扫帚、水桶行礼观察的,有躲在墙角、树后、假山后偷偷看的,见雅正夫人跟他家二爷般淡定自若地走过去,众人啧啧称奇。

    这般看着,二爷和二夫人倒真有几分夫妻相呢。

    北院门口,穿着崭新素面葛布长袍的老管家姜厚见二夫人紧紧跟在二爷身后,咧着缺门牙的嘴笑成了花。三姑娘她娘在世时,可从来没跟二爷站得这么近过。

    “老奴姜厚,给二爷、二夫人道喜。”姜厚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

    常来姜家授琴的雅正自是知道这位老管家在姜家的分量,侧身还礼。姜二爷抬手搀扶他起来,大声道,“您老今天这身衣裳不错。”

    厚叔的耳朵越发聋了后,说话声音也大了许多,他呵呵笑道,“这是三爷从布庄拿回来的好料子,咱们府里的管事们一人一身。二爷、二夫人稍待,老奴这就进去传话。”

    厚叔进去后,姜二爷转头吩咐姜猴儿,“你今日跟裘叔说一声,让他抽空给厚叔扎几针,通通耳朵。”

    “是。”姜猴儿立刻应了。

    姜留默默吐槽:在爹爹看来,什么病都可以扎几针。她以前不能动,要扎针;他自己睡不着,要扎针;厚叔人老耳聋,还要扎针……

    姜二爷带着新媳妇进屋后,在母亲面前的垫子上端端正正行跪礼。行礼罢,刘婆子送上茶,雅正接过,双生递到婆婆面前,“母亲请用茶。”

    姜老夫人看着通身喜气的二儿媳妇,心里别提多痛快了,接过茶饮了一口后,温和道,“你既进我姜家门,以后便是我姜家妇。当恪守家规,敦亲睦族,相夫教子,早日为枫儿开枝散叶。”

    说罢,她将一个红封放在茶盘上。

    听婆婆这么说,陈氏和闫氏都抿嘴笑,雅正面带羞涩地行礼,“儿媳谨记。”

    “起来吧。老二,带着你媳妇认认家里的亲人。”姜老夫人吩咐道。

    “是。”姜二爷起身,抬手扶着雅正起来,将她带到大哥大嫂面前,“这是大哥、大嫂。”

    雅正刚要行礼,便被陈氏抬手搀住了,“弟妹免礼。”

    姜松看着二弟面带喜色,老怀甚慰,对雅正道,“我二弟顽劣,以后还要弟妹多多费心。若他欺负你,你莫忍着,告诉母亲或告诉愚兄,我们替你教训他。”

    “大哥,我是不是你亲兄弟?”姜二爷委屈巴巴地望着他亲哥,众人闻言笑出声。

    “你是亲兄弟,弟妹也不是外人。”姜松佯装怒色,瞪了二弟一眼。姜老夫人则轻轻蹙了一下眉头。姜留觉察到祖母的动作,晓得她这是对认亲时伯父的态度有些不满了。

    雅正行福礼,恭敬道,“多谢兄伯。若雅正有不是之处,也请兄伯赐正。”

    “好,好。”姜松含笑点头。

    兄伯是大周弟妻对夫兄的正式称呼,姜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发现祖母的眉头舒展,似是又很满意了。

    接下来,姜二爷带着媳妇见过泉州来的姜氏长辈、表哥钟雷和姐姐姜平蓝、母琴族里来的表兄表嫂们。然后,姜槐和闫氏领着姜家晚辈上前,给二哥二嫂见礼。

    姜留发现雅正夫人给姐姐和哥哥们的荷包,与给她和姐姐的不一样。姜慕燕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的嘴角微微翘起,眼里有光在跳跃。

    待表亲们的孩子也上前见礼后,陈氏才拉着雅正的手解释道,“昨日婚宴上,三郎高兴就多吃了几杯酒,今早怎么也叫不醒,待他起来了,我再带他过去给弟妹赔礼。”

    提起那不争气的儿子,姜松的脸色很难看。

    雅正关怀道,“都是自家人,咱们不讲这些。大嫂可请郎中给三郎看过了?他许不是吃多了酒,而是昨日跟着忙里忙外累着了。”

    就是!姜老夫人开口道,“三郎这几日跟着他大哥跑进跑出地忙碌,才十一岁的孩子,做的事情一点不比大人少。”

    对啊,她儿子不是吃醉酒,而是累着了。陈氏连忙改口,“他二叔娶妻,三郎比谁都开心,抢着做事,我劝也劝不住。他二婶进了家门,他这根弦一松就起不来了。”

    闫氏暗翻白眼,大嫂还真是不会说话。二哥娶妻,三郎能比婆婆、大哥、二哥更开心?若不是今儿家里人多,婆婆不骂她才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