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406章 十点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正文卷第406章十点水姜凌的身世传开后,外公江勤良名正言顺地带着礼品到姜家致谢。礼品是在瀛州准备好带过来的,有送给姜老夫人的药材、送给姜大爷的珍贵古籍、送给姜二爷的奇珍古玩、送给姜家孩子们的漂亮的海货,让闫氏非常感动的是,江勤良还专门给她的丈夫姜槐准备了一箱礼品,里边装的是形状、颜色各异的石头。

    姜槐谢过江勤良,又拍了拍姜凌的肩膀,感激地话在心里,没有说出口。远在瀛州的江家人能知道他好玩石头,定是姜凌写信讲的,这孩子虽然话不多,可心里记着他呢。

    见礼之后,长辈们在前边说话,小家伙们在后边拆礼品。姜凌外祖父给他们准备的盒子有两种颜色:红色和绿色。红男绿女,小家伙们各自拿了一个,聚在一起拆开看,然后都“哇”了一声。

    姜留的盒子里有个巴掌大的粉红珊瑚,还有粉红的珊瑚珠、漂亮的大海螺、各种颜色和不同形状的小贝壳黏成的孔雀……她一样样地拿出来看,喜欢得不得了。

    “这是什么,虫子干吗?长得好奇怪啊。”

    众人望向见姜三郎举着的一个两寸长的土黄色长尾巴小东西,都不认得。姜留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晒干的海马,不过她没吭声,而是等着姐姐解释。

    姜慕燕见兄弟姐妹们都不认得,便道,“此物名作海马,你们看它的头长得与马很像。”

    小四郎低头从自己的盒子里划拉,很快就翻出一只小海马,举着仔细看了看,感叹道,“三姐说得对,它的脑袋好像马啊。这个能吃吗?”

    姜慕锦瞪了弟弟一眼,“就知道吃!吃的东西能跟玩的东西杂在一起放吗?”

    小四郎吐了吐舌头,稀罕地翻看手中的海马。姜留翻了一圈发现自己的匣子里没有,再抬头发现二哥手里也拿着一只,想来这是瀛州姜家给男孩子们玩的,她也想要……

    刚这么一想,姜留面前就有了一只。姜留咧开小嘴笑了,“谢谢哥。”

    首发

    姜凌把自己的盒子推到妹妹面前,意思是这一盒子都是她的。小四郎嫉妒了,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姐姐手里的盒子,姜慕锦把盒子抱紧,瞪眼道,“你想得美!”

    小四郎冲她做了个鬼脸,继续摆弄小海马,“海马这么小,是给谁骑的呢,鲛人吗?”

    “蠢!鲛人也是鱼,一定有尾巴,哪用骑马!”姜三郎白了四弟一眼。

    小四郎不服气,“那人还有腿呢,不也骑马吗?”

    姜三郎道,“海马有腿吗?”

    “海里都是水,要腿干吗?”小四郎顶回去,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来。

    大伙都习惯了,不再搭理这俩家伙。姜二郎问三妹,“三妹可知这海马做什么用?”

    姜慕燕解释道,“我在药铺里见过这味药材,只是不知其药效。”

    姜二郎点头,然后笑道,“会将药材放在盒子里的,应是凌弟的表弟或表哥。”

    听二哥这么说,姜凌便解释道,“我舅舅家共有三子两女,三表弟熹辰今年九岁,听外公说他最是顽皮,这些小物件应是他自己喜欢,才放进来的。”

    “熹辰表弟真好。”姜三郎喜爱地摆弄着小海马,觉得自己跟他一定很聊得来,“凌哥,下次咱们写信,请他们来康安玩吧?”

    姜凌点点头,请外祖家的人来康安玩,还要再等些日子。因为他还没在京中置办宅院,等他相中的那家搬走,他重修宅院后,就可以去信请他们来玩了。

    想到相中的院子,姜凌的眼睛眯了眯,嘴角微微勾起。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吓得三郎一激灵,不敢吭声了。

    前院内,江勤良老将军说着说着,又忍不住老泪纵横,再次感谢姜家后,又说起外孙拜姜二爷为义父的事,他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说到请哪些宾客观礼,江勤良便道,“瀛州至康安有上千里,家里人一时半刻赶不过来。除了左威卫的统帅王将军,老夫明日会去拜见平西侯,请他过来观礼。”

    虽不知凌儿的外祖父与平西侯之间有何渊源,但他既然开了这个口,就应能请到人。姜老夫人自然是高兴的,“平西侯那边,就有劳老将军了。府内必备好珍馐美酒,恭候侯爷大驾。”

    江勤良炯炯有神的虎目含笑,“还有一事,勤良想向嫂夫人讨个主意。”

    姜老夫人欠了欠身,“将军请讲。”

    “凌儿的大名,是他祖父起的,这几年他得嫂夫人和他义父教养,在康安以姜凌这个名字行走,众人已习惯了这个名字。所以勤良想着,待认义子时,不如请姜枫为他赐字为姜凌,嫂夫人觉得如何?”江勤良提议道。男子的字一般是年满二十及冠时取,凌儿的情况比较特殊,他的命是义父救下的,正式拜义父时由他赐字更显得郑重、知恩。

    姜老夫人抬头见长子和次子,见他们都笑着点头,便道,“将军的心意,老身明白,也觉得凌儿取字为姜凌,便于日后行走。这个‘姜’字,改为将军的姓氏——三点水的江,字为江凌,将军觉得这样可好?”

    江勤良微愣,连忙点头,“好,好。”

    姜二爷面上虽然笑着,心里却不高兴,与儿子一起陪着老将军用饭、把他送走后,姜二爷气呼呼地跑到北院找母亲抱怨,“姜凌多好,娘作甚要给他改成三点水的江,江凌江凌,一个名字里边五点水,听着就冷飕飕的,您不觉得水有点多吗?”

    小闺女脑袋进水,养了好几年才养过来,如今儿子又被塞进水窝里,姜二爷是满心拒绝的。

    姜老夫人没说话,指了指桌上的醒酒汤。姜二爷气呼呼地端起来,一口就干了,然后可怜巴巴地望着母亲道,“娘不要把凌儿推得远远的,儿打心眼里稀罕他,想把他留在身边,有他在,儿心里踏实。”

    姜老夫人白了傻儿子一眼,老身在在地道,“凌儿父母双亡,这世上他最亲的人就是他外祖父。取字时用他生母的姓氏,有什么不对么?”

    “没有人这么取……”

    姜老夫人眼睛一瞪,“那是他们都没赶上凌儿这样的情况!”

    那倒也是……姜二爷心里还是不舒坦。

    姜老夫人见儿子低着头,又叮嘱道,“你可别跟江老将军说什么五点水冷不冷的话,凌儿的舅舅名叫江灏达,名字里有六点水呢!”

    姜二爷气鼓鼓地道,“娘错了,是七点水,‘达’字还有一点水呢。’

    姜老夫人瞪起眼睛,“若这么论,‘灏’里边有‘景’,景还有三点水呢!”

    “那就是十点水了……”姜二爷嘟囔完,眼睛一亮道,“江灏达常年驻守海滨与倭寇作战,就是因为他名字里水太多了,娘说对吧?”

    姜老夫人被儿子气笑了,“净是些浑话!”

    姜慕燕又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