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盛宠:夫人,〕〔重生06:从做厂长〕〔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开局回收一栋楼张〕〔这个名侦探过分可〕〔玄幻:我,修改万〕〔我能点亮游戏建筑〕〔我的人设大有问题〕〔季汉彰武〕〔圣源—启〕〔游龙争明〕〔四合院:我是傻柱〕〔重生香江之最强大〕〔穿成了德妃的妹妹〕〔全球轮回:我的身〕〔篮坛狂锋之天才在〕〔美利坚名利之路〕〔被迫饲养疯批奶狗〕〔花滑的我成了短道〕〔一胎七宝:老婆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417章 宁臻的打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正文卷第417章宁臻的打算送丈夫出门后,雅正才向姜留解释道,“孟雅娇醒后,一定会说是有人推她落水的,恰好你又从桥上跑过。咱们与孟家不睦的事情尽人皆知,你爹怕黄家误会你是想对付孟雅娇,无辜牵连了黄剑云。”

    刚泡好茶的姜慕燕懊恼道,“女儿竟没想到这一层。”

    雅正夫人温和笑着,“你还小,哪想得到这些。留儿,你的初心是好的,但行事鲁莽了些。便是黄剑云真的被孟雅娇拖入水中,仁阳公主也不会如了孟雅娇的意,反而会让她身败名裂,无法在康安立足。”

    雅正夫人说完,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三月水冷,仁阳公主也不愿儿子落水受寒气侵蚀,所以她知道真相后,必会感激留儿出手相助的。”

    姜凌则道,“妹妹,你能跑很快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后不到紧要关头,就不要亲自动手。”像黄剑云那样不长记性的蠢货,不值得妹妹亲自动手去救。

    姜留点头,“留儿记下了。”

    雅正夫人又道,“你们可知孟雅娇把谁拖下了水?”

    三小只一起抬头望着雅正,孟雅娇竟还拖了个人下水?谁这么倒霉

    三人齐刷刷的,看着真跟亲姐弟一样,雅正夫人看得感慨,低声道,“是卫尉寺少卿宁大人的长子宁臻,他受惊呛水,昏迷不醒。”

    卫尉寺宁大人的夫人可不是善茬,决不能让宁夫人知道宁臻落水这件事与留儿有关,否则后患无穷。雅正夫人盼着姜二爷尽快将事情处理好,她相信丈夫有这个本事。

    宁臻?姜留张大了小嘴儿,她知道这个人。

    记住m.42zw.

    三年前,有人上门给大姐姐提亲,提的人就是宁臻的弟弟宁至。还有便是宁臻的庶妹宁可儿上个月被抬进邑江侯府,给邑江侯世子刘承做了良妾。

    姜留问道,“母亲,宁臻多大岁数,应该已经成亲了吧?”

    雅正点头,“他应是二十出头,已经成亲了。”

    大庭广众之下,孟雅娇抱着个已有妻室的男人落水,这件事要如何收场呢?姜留很是好奇。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宁臻的母亲宁夫人急匆匆赶到财神观后院静房后,见儿子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儿媳不思怎么救治丈夫,却守在床边哭哭啼啼的,宁夫人的眼睛立刻瞪圆了,抡圆胳膊就给了儿媳一个大大的耳光,厉声骂道,“臻儿只是落水受惊罢了,你在这儿哭丧什么?”

    宁臻的媳妇邹氏被婆婆打得跌坐地上,她一声不敢吭地爬起来跪好,屋内的两个丫鬟、一个婆子都跟着跪下,噤若寒蝉。

    宁夫人不再理会儿媳,而是到床边摸了摸儿子的额头和散发着潮气的头发#,发现他并未发热,才放下心来,又把手伸入被子里,摸儿子的手。

    宁臻借机握住母亲的手,稍用力捏了捏。宁夫人立刻会意,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守着。”

    待邹氏带着人出去后,宁夫人才低声质问儿子,“醒了还在这儿挺尸作甚,起来跟娘回家!”

    宁臻坐起来,低声笑道,“娘可知拉儿子落水的是孟回舟的孙女?”

    宁夫人眼中尽是厉色,“知道。你放心,娘饶不了她!”

    “娘,儿是跟着仁阳公主的长子黄剑云入财神观的,难得遇到贵人,儿想借机与他套套近乎。赶巧黄剑云跟儿子穿了同色衣袍,儿刚要上前,忽有个黑影冲过来,黄剑云被黑影撞飞,儿躲避不及,孟雅娇就扑到了儿的身上。她将儿压入水中后,还用力抱着儿子不放,儿子的脚被水中淤泥吸住,无法将头露出水面,儿险些就要与娘阴阳两隔了。”

    宁臻委屈地诉说完着自己在水中的惊魂遭遇,又道,“有人下来将我们救起时,孟雅娇还紧攀着儿子不放,夏娟上前撕扯她,她才放开儿子低呼了声‘怎么是你’。儿当时灵机一动,假装晕倒了。娘您想想,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财神观的桥面宽又平,哪就能摔到河里去!孟家的小骚蹄子是想算计黄剑云,不想却被黄剑云躲过一劫,害得自己的儿子遭了殃。宁夫人浓眉倒竖,气得咬牙切齿。

    见母亲不吭声,宁臻继续道,“娘,二弟至今还未娶妻……”

    宁夫人严厉道,“娘就是给他娶个不识字的农家女,也不能让孟雅娇进咱们家的门。她是个丧门星,你没见刘家跟孟家订亲没几日,家就败了么!”

    “娘误会了,儿不是这个意思,儿是想……”宁臻附在母亲耳边如此这般嘀咕一阵儿,宁夫人的眼睛越来越亮。

    “臻儿——”

    侯在门口的邹氏正用湿帕子捂着被婆婆打肿的脸,却忽然听到屋里传来婆婆伤心欲绝的哭声,她吓得一哆嗦,手不小心碰在被婆婆打破的嘴角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嘶——”

    “少夫人,孟家来人了,要接走孟姑娘。”宁家的婆子上前低声道。

    想到隔壁院内躺着的,害自己挨打的始作俑者,邹氏满眼怨恨,“让她们等着!”

    婆子喏喏退了几步,快步向外走去。不大一会儿,孟二的妻子赵氏便带着丫鬟婆子来了。

    赵氏到邹氏面前,满面感激道,“我家妹妹多亏宁大公子出手搭救,才能化险为夷……”

    屋里又传出一声令人肝肠寸断的哭声,赵氏的话说不下去了,胆战心惊地问,“宁大公子可醒了?”

    邹氏捂着脸低头垂泪,“救上来后,他一直没能醒过来……”

    正说着话,屋门被拉开,宁夫人双眼通红地走出来,带着悲声与儿媳道,“夏娟,快派人去请回春医馆的李郎中,臻儿他……你是?”

    宁夫人的目光落在赵氏身上,假装诧异和陌生。

    赵氏连忙右手覆左手,双手放至左腰侧,弯腿屈身行了个正正经经地行了万福礼,“婶子万福,侄媳是柿丰巷孟家二郎之妻赵松霞,咱们在太仆寺少卿黄大人府上的家宴中见过的,只是婶子贵人事忙,忘记了。”

    宁夫人用帕子擦了擦眼睛,哽咽道,“请恕老身眼拙,黑灯瞎火的未认出孟二夫人您,孟大姑娘可好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