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婿〕〔这个导演很靠谱〕〔我在武侠游戏里修〕〔大明疯皇〕〔姜烨〕〔英雄无敌之巨龙之〕〔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465章 暴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家花园里,姜凌、黄剑云、康月良、王纪和和蒋书争等将门虎子聊得热火朝天,和至和三郎两个坐在角落里听着。三郎两眼放光,时不时地跟着哈哈几声,和至跟三郎不同,他的注意力都在江凌身上。柴小八告辞时,和至也想走的,但凌哥把他按下了,所以和至留在这里,虽时准备着被召唤。

    姜二郎过来唤三郎走时,三郎非常不高兴,便走边抱怨,“宾客不是都走了嘛,二哥叫我干啥?咱们一块去听小将军们说话呗,可有意思了。”

    姜大郎拦住要拉着二弟去花园的三弟,沉着脸问道,“姜思宇,父亲怎么吩咐你的?”

    “爹让我跟着大哥、二哥。”姜三郎低下头。

    姜大郎手一背,转身道,“随我来。”

    这日晚上,几位将军在姜家喝得酩酊大醉,康光举、赵晋明和周虎成是被人抬着出去的,自称千杯不醉的姜二爷也是被姜猴儿和姜宝扶回了西院,回房都来不及梳洗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日,姜家人不约而同地起迟了。

    陈氏醒后走出内室到了堂屋,抬眸发现院中只有张氏和邱氏,不见庶女,便沉着脸问,“筝儿的伤还没好?”

    常婆子回道,“二姑娘的脚踝肿胀不能下地,所以无法过来给您请安。”

    “这么多孩子就数她最娇气,从小到大抓药花的银子比容儿都多……”抱怨了一阵儿后,陈氏才问,“在哪扭着了,怎伤成这样了?”

    早就将事情打听清楚的常婆子附耳道,“二姑娘这伤,说来也有些蹊跷……”

    首发

    陈氏越听眼睛睁得越大,院子里的张姨娘看常婆子与夫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嘀嘀咕咕的,心里越发没底。她用肩膀碰了碰旁边低头沉默的邱穗儿,压低声音道,“妹妹莫忘了昨日我怎么跟你说的,这事儿过去后,姐姐这里少不了你的好处。”

    邱穗儿不声不响不动,只专注地盯着地上举着米粒,向她爬过来的大蚂蚁。大蚂蚁终于爬到她脚时,邱穗儿几次挪脚挡住它的路,这只蚂蚁绕得远远地走了,她又偷偷把手中的小米扔出去几粒,等着蚂蚁来搬。

    这是她每天早上等着给夫人请安时,唯一的乐子。

    终于,常婆子走了出来,笑着吩咐道,“张姨娘先回吧,邱姨娘请随奴婢来。”

    看着邱穗儿进了屋,张姨娘心惊胆战地回到跨院,习惯性地想搓手,却碰着了烫伤,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正院厢房内,陈氏也不废话,径直问邱穗儿,“筝儿是怎么扭伤的?”

    邱穗儿低头,恭顺道,“奴婢不知。”

    “啪!”陈氏用力一拍桌子,怒道,“你别给我耍小心眼,帮张英娥瞒着对你没有一点好处,你别忘了西院的薛卉是为何被发卖的!”

    邱穗儿双膝跪地,面上诚惶诚恐,说话却滴水不漏,“回夫人,奴婢当时在房中给夫人绣心经,萍翠在屋内帮奴婢分线,待听到院子里有响动,萍翠出门去查看时,院子里就只剩下英娥姐了,奴婢是今天早上才听说二姑娘扭到脚的。”

    陈氏眼睛转了转,吩咐婆子道,“去把连翠叫来。”

    伺候张姨娘的连翠可没邱姨娘的最严实,陈氏和常婆子轮番吓唬又重重扇了几个耳光后,她便老老实实地招了。得知是张姨娘将姜慕筝推了出去后,陈氏喜出望外,快步到东跨院去看庶女,满脸心疼道,“筝儿你放心,娘一定会严惩凶手给你报仇!”

    姜慕筝睫毛快速眨动记下,低头道,“母亲误会了,女儿是自己不小心扭到脚……”

    陈氏打断庶女的话,拍着她的手道,“行了,你别说了,娘都明白。”

    陈氏走完过场,扭身子便出了跨院,直奔正房等着丈夫起床。

    昨晚,海量的姜二爷都喝醉了,更逞论量浅的姜松。他起床时头疼欲裂,胃中也火烧火燎地难受,勉强穿上衣袍喝了碗暖胃醒酒的汤后,姜松才觉得头疼好了些,哑声问道,“什么时辰了?”

    “刚卯时过半,老爷吃些东西再去衙门也来得及。”陈氏言道。康安城各衙门每日点卯,只要在辰时之前到衙门便不算迟。

    往日这个时辰,府里已经在用饭了。姜松心里着急,问道,“母亲可起了?”

    “妾身刚才派人问过了,母亲还未开门。”陈氏回道。

    “你派人去请郎中来为母亲把脉,开几副温养的汤药。”姜松吩咐完便往外走。

    陈氏连忙追上去,“老爷好歹吃些东西再去。”

    “我到衙门后再用,你与筝儿用吧。”姜松抬脚边往外走。

    追在身后的陈氏又道,“筝儿昨日把脚伤着了,已不能下地走动,妾身想等郎中来了给筝儿一块瞧瞧。”

    女儿伤着了?正欲出门的姜松转身进了东跨院,在西跨院拱门内巴望着的张姨娘忍不住露出喜色。

    父亲亲自来看她,让姜慕筝受宠若惊,挣扎着想起身行礼。

    “受伤了便不必拘礼。”姜松让女儿在床上坐着,待看到她肿胀发红的脚踝后,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伤得如此严重。”

    “女儿已无大碍。”

    “是张姨娘从背后推筝儿,害得筝儿撞在墙上,还扭伤了脚!”张氏与姜慕筝同时开口,她的嗓门盖过了庶女的,“老爷,张姨娘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张英娥推的?姜松皱起眉头。

    姜慕筝连忙解释道,“父亲,是女儿走路没仔细脚下绊着了,姨娘扶女儿没扶住,不是想推女儿。”

    “咱们这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上连跟草也没有,什么能绊着你?!”陈氏瞪眼道。

    姜慕筝低头,小声道,“女儿当时分神,左脚绊到了右脚。”

    陈氏怒了,刚要骂她说谎,姜松却抬手道,“好了,不必再争辩,先请郎中看伤要紧!”

    说罢,姜松急急出了跨院,向外走去。陈氏不甘心地追上去,“老爷,分明是那张英娥推的筝儿,筝儿是念在亲情上才包庇她,这样下去怎么了得?老爷去忙吧,这事儿妾身一定查明白、办利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