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桃源绝品神医〕〔前妻抛弃女儿后,〕〔冷戾大佬的心尖宠〕〔我在海贼开孤儿院〕〔大明星,从套路全〕〔龙崽宝宝在求生综〕〔快穿之炮灰原来是〕〔全球盛宠:夫人,〕〔重生06:从做厂长〕〔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开局回收一栋楼张〕〔这个名侦探过分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508章 西市遇“孟雅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管大周的太平盛世还能稳妥多久,有重兵守卫的都城康安,一定是大周九州中最稳妥的地方。康安的百姓不必受战乱之苦,不必颠沛流离四处逃生,周天子大赦天下之际,他们携家带口入市闲逛,其乐融融。

    六月天气炎热,姜家的马车沿着在街道旁高大槐树下的缓缓前行,停到西市西北角的放生池旁。康安城人口近百万,城市用水是个大工程。为了满足城中居民引水,朝廷自城外引入几条宽阔水渠,流经西市的潏水渠便是引潏河水入城修成的,水渠宽数丈,西市放生池便是引潏水渠水开凿而成的。

    潏水渠两旁的渠堤和街道两边遍植杨柳,此处是西市人避暑、放生的圣地,也是小吃爱好者的天堂。

    此处的素食,乃西城一绝。

    姜家姐妹从马车上下来,转到杨柳树下的凉棚内的落座,点了素什锦和素面,打算在此用午膳。这一上午冰水吃多了的姜留小声问,“姐姐们去不去茅厕?”

    姜慕锦摇头,“我饭后再去。”

    “我陪你去。”姜慕燕站起来,拉着妹妹去最近的女厕。

    说是近,走过去也得一盏茶的工夫,姜慕燕拉着妹妹一边走,一边与她商量道,“咱们明后日去升平坊探望外祖母吧?”

    姐姐以前都是称外祖母为外婆的,现在改口是因为姐姐大了些,也是因为她与王家渐行渐远,称呼便自然而然地改了。不过不管怎么疏远,王老夫人在她心里也是非常重要的。毕竟,姐姐小时候大半时间都是在王家度过的。

    姜留点头,“好,后晌让鸦隐去南市提两样温补的药材回来,咱们带去升平坊。”

    求本药材铺就在南市,老人家“生病”,送温补的药材最合适不过。姜慕燕点头,“安胎的中药也带些回来,放在府中预备着。”

    记住m.42zw.

    “好。”姜留应了,备些安胎的好药材也不错。

    迎面走来两个小姑娘,也与姜家姐妹一样手拉着手闲聊,待走进了,姜家姐妹听清了她们的对话:

    “姐姐,方才那姑娘好像是孟家的大姑娘,孟家不是……”

    “孟家人都下狱了,怎么可能是孟家姑娘,别乱说话。”那个姐姐制止妹妹,拉着她快步走了。

    姜慕燕握紧了妹妹的手,回头看方才走过的那对姐妹,姜留立刻示意鸦隐跟上去。姜慕燕命武婢去四周查看,她依旧拉着妹妹依旧向茅厕的方向走,在姜慕燕看来,什么事都不及带妹妹如厕重要。

    两人从茅厕出来后,姜慕燕才小声道,“依我看八成是她们看错了,孟雅娇不可能躲在康安城里。”

    按理说是这样,但万一真的是孟雅娇呢?莫非自己穿越三年后,女猪脚的光环终于发挥作用,要开始大杀四方、叱咤风云了?姜留的小脑瓜里天马行空,嘴角忍不住往上翘,桃花瞳睁得大大的,不住四周寻找孟雅娇的身影。

    前边三丈外,一个身着鹅黄色长衫、头梳刀形半翻髻的身影一闪而过,姜留眼睛一亮,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雪,芹白,前边向南的巷子,鹅黄长衫!”

    “那不是。”姜慕燕十分肯定地低声道,“一定不是。”

    姐姐与孟雅娇从小玩到大,她说不是就一定不是。姜留脑袋上的“猪脚光环”咔地一声碎成了渣,人也清醒了。

    如果不是,那个女子的侧影为何那么像孟雅娇?姜留的小脑袋告诉运转,立刻道,“姐姐,咱们去看看。”

    说罢,姜留拉着姐姐跑进前边的小巷,如她所料,方才那个鹅黄衫的姑娘早已不见了踪影。姜慕燕催促道,“咱们回吧,素食面应已做好了。”

    姜留跟着姐姐回到柳树下的凉棚内,姜慕锦担忧地盯着六妹妹胖嘟嘟的肚子问道,“怎去了这么久,六妹妹闹肚子了?”

    “没,人多,所以多等了会儿。”姜留在丫鬟端上来的水盆里净了手,坐下吃面。

    吃碗面后,四姐妹乘车回府睡午觉。姜留唤过鸦隐,细问方才那两个瞧见“孟雅娇”的小姑娘是什么来路。

    鸦隐言道,“与姑娘错开后,那俩姑娘先去放生池放生,然后就四处闲逛,后来她们进了彩衣巷,某就寻不见了。”

    西市熙熙攘攘,都出都是人,但若只是两个普通的小姑娘,鸦隐不至于跟丢才对。姜留问道,“鸦叔,今天上午西市放生池附近可有什么大人物在?”

    大人物?鸦隐挠了挠头,“某再去打听打听。”

    鸦隐走后,姜留回到闺房中,与姐姐一起躺在床上午睡。姜慕燕见把妹妹瞧着的二郎腿摆平,看她一脸心事的模样,便问道,“妹妹在想什么?”

    姜留回道,“我在想今天上午放生池边的事。”

    姜慕燕躺平,轻声道,“妹妹何必这么在意孟雅娇呢,孟家已经完了,她一个孤女子能翻出什么水花来?且由她去吧。”

    姜留应了一声,翻身侧躺看着姐姐,认真问道,“姐姐记性好,你仔细想想跟咱们走了个对脸,说遇到孟雅娇的那两个姑娘,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不对劲儿的地方?姜慕燕的柳叶弯眉轻轻蹙起,仔细回忆道,“那俩姑娘衣着普通,脖子上无璎珞,手腕无玉镯、金镯,头上只有珠花……身上像样的首饰,也只有她们双耳上带的黄豆大的珍珠了。”

    姜留眸子亮亮地望着姐姐,暗道还是姐姐记性好,她只记得那俩人穿了什么颜色的衣裳,其它啥也不记得。

    “那珍珠虽小,却圆润有光泽,不是寻常人家能买到的,偏偏她俩的衣着又很普通。”姜慕燕认真回忆着,“她们是康安口音,走路的姿势也很端正,这么说来……”

    姜留眼睛一亮,“她们可能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婢女?”

    “这么一说,那个个高的婢女,我瞧着还真有几分面熟……”姜慕燕说着便闭上了眼睛,仔细回忆着。

    姐姐的记忆力,特别是记人方面的记忆力非常好,姜留满怀期待地望着姐姐,希望她能想起方才那两个小姑娘是谁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宇宙职业选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