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都市之狂婿战神叶〕〔农门庶女惹人宠〕〔我在海贼召唤暗影〕〔黄泉诡律〕〔猫老大的桃花村〕〔这个大明星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528章 全球在何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劝得外婆平复情绪后,姜留与姐告辞准备回家,谁知刚出院门遇上了二舅王问樵。

    王问樵见两个外甥女的眼睛都是红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快步上前问道,“燕儿,你外婆?”

    姜慕燕摇头,“二舅,外婆安好,我和妹妹有事,相跟您商量商量。”

    王问樵点头,“到泠幽院说吧。”

    孔氏见状也要跟去,姜留示意刘婆子将她拦在院外。孔氏哼哼两声,甩袖帕走了。

    被姐姐拉着进入冷冷清清的泠幽院,姜留记起想起自己刚到大周那年,与王家、孔家、孟家和自己家的姐姐们共十三个姑娘在此处学琴的热闹场景。往昔与今朝对比,竟让她生出了些许桑海桑田的感慨。

    在院中小亭落座后,姜慕燕与二舅讲起大伯、母亲打算校对、寻源小篆名家书法的计划,然后提到自己向父亲提议,让二舅也加入的事,“若二舅觉得可行,燕儿回去就同父亲讲。”

    “可行,当然可行!”正为差事发愁的王问樵站起来,急切道,“燕儿回去同你父亲讲,我愿意。遇到这等好事燕儿还能想起二舅,二舅感激不尽。”

    二舅这般直白,倒让姜慕燕不知如何应对了。姜留提醒道,“二舅可得想好了,这是个苦差事,可能花费数年的心血最终还一事无成。”

    王问樵眼里闪着光,激动得语无伦次,“我知此途必定艰难,十年也好,几十年也好,即便我王问樵此生毫无建树,但只要我踏上此途,今生便不会蝇营狗苟、碌碌无为。在我死之前,将自己所得所思著书留于后人,为他们铺路搭桥也好过什么都不做……”

    姜慕燕轻声道,“二舅可先将此事偷偷告知外婆,让她老人家心里有个底,待……大舅之事了解,此事便能开始了。”

    首发

    王问樵这才想到还在垂死挣扎的大哥,冷静了几息,又忍不住滔滔不绝地讲着,“理当如此。燕儿先替将我的意思告知你大伯和父母,待时机成熟,我再登门道谢,青衿书院和我的几位友人都有这方面的藏书,我这几日先去借来研读……”

    从王家出来后,刘婆子忍不住问,“三姑娘,奴婢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嬷嬷请讲。”姜慕燕坐直了身子听着。

    “姑娘跟您二舅提的事,真有这么好?”在刘婆子看来,做这种事没有银钱进账,根本算不得营生。

    姜慕燕解释道,“著书立说是书香世家子弟的志向,此举可辨真伪学问,可推广先贤之学,在读书人眼中比银钱重要千百倍。若此事能成,可光耀门楣,流芳后世;若此事不成,也让人敬佩。”

    当初,她提议让二舅跟着一起钻研书法学问时,只是想着二舅出来有事做,没想到大舅出了事,如今这件事能给王家带来希望,让外祖母和二舅重新振作起来。如此看来,倒有些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思了。

    “三姑娘这么说,奴婢就明白了。”刘婆子含笑点头,王家缺的不是钱是名声,做这件事可以重树王家的声望。

    因怕把病气过到怀着身孕的母亲身上,姜慕燕先带妹妹回自己的院子梳洗更衣,才去北院见祖母和母亲,回禀外婆的病情,让她们安心。

    姜老夫人已听刘婆子讲了事情的详细经过,不过她还是耐心听孙女说完,才道,“这病得靠养,过两日你们再去升平坊探望,替你们的娘在外祖母床前多尽尽孝。”

    “是。”姜慕燕应下,带着妹妹退了出去。

    雅正看着大女儿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有心说几句安慰的话,但站在继母的位置上,她说什么都不合适,只能默默看着。

    姜慕燕回到房中,抱住妹妹就开始哭。姜留知道姐姐忍了许久,摆小手示意奶娘和丫鬟们都出去,让姐姐尽情地哭,哭出来总比憋着好。

    姜慕燕断断续续地哭诉着,“如果娘亲吃了澄空大师的药,或许就,就……怎么能一样呢……多半钱、一片、一段,药效也不一样……或许就差那一点……呜呜呜……”

    姜留轻轻拍着姐姐的背,她能说什么呢?就凭爹爹和外祖母相处时的别扭劲儿,姜留不用想也知道爹爹把药给外祖母时是个什么表情,外祖母收下药时又是个什么心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待姐姐哭得差不多了,姜留才轻声劝道,“子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咱们以后要时刻提醒自己,与家人相处时一定把话说明白,免得再生出这样的误会,姐姐说对不对?”

    姜慕燕用帕子按了按鼻子,抽泣着道,“留儿,这话不是孔子说的。”

    啊?姜留茫然道,“我记得这是论语上的话啊,不是孔子,那就是孔子的弟子说的?”

    姜慕燕又按了按鼻子,吟道,“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妹妹可记得这两句?”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姜留立刻接了下去,表示她会背这首诗,“莫非是李白说的?”

    “太白此诗是引的《论语》中的典故。”对待学问十分认真的姜慕燕跑到桌边取出《论语》,翻到《微子》篇,将这一段指给妹妹,“你看。”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姜留念完就明白了,“这话是楚狂说的!”

    “不错。”姜慕燕赞许地点头。

    “楚狂”和“楚狂人”是一个人吗,还是说楚狂的意思就是“楚国的狂人”?姜留正想多问几个问题让姐姐转移注意力时,姐姐已经自己转移了。

    “《论语》中所载是‘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庄子·人间世》中所载却是‘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这两句看似相似,含义却大相径庭。两书记载的是同一件事,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出入?”

    啊?姐姐是问我吗?姜留瞎猜道,“或许楚狂说话有口音,记录的人没听清,又或许是后人抄书的过程中抄错字了?”

    “妹妹说得都有道理!”红眼睛红鼻头的姜慕燕抱着《论语》与《庄子》,挺直腰杆道,“前人对此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若想查明此事,须下苦功夫多方考证。娘亲教我读了这么多书,我要背负着娘亲的期待,与伯父、二舅和母亲一起钻研此道,有朝一日小有所得,我要将娘亲的名字留在书中,让娘亲被后世敬仰,这是我能为娘亲做的事,这是我的孝道!”

    不敢担这份沉重孝道的姜留怂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才配得上此情此景。

    她想了半天,才站在姐姐面前,挺起腰杆道,“好!姐姐放心大胆地尽孝。谁敢拦着姐姐,我拿棍子抽他;等姐姐的书写好了,我掏银子印十万本,咱们不只要发遍九州,还要翻译成番邦文字,远播全球!”

    姜慕燕虚心问道,“妹妹,全球在何方?”

    姜留……

    她忽然想大声唱一句“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