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551章 母老虎要出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尽管江凌说他没受伤,回府之后还是分别被姜二爷、裘叔、三姐和妹妹重点“关怀”了一顿。姜二爷和裘叔的关怀让江凌脸红尴尬,三姐和妹妹的关怀让他极为温暖。

    被抹了药酒的江凌趴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休息,姜慕燕拿着绣绷子在旁边绣东西,姜留搬了小凳子坐在他身边,嗑南瓜子给姐姐和哥哥吃。

    “喀吧”,南瓜子用精巧的小钳子磕开,姜留剥出炒得香脆的南瓜子,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她一个,再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她一个。

    姜留喂哥哥喝了一杯水,问道,“哥,背上疼得厉害吗?”

    姜慕燕也看过来,根本感觉不到疼的江凌面不改色地道,“只有一点点。”

    哥哥说只有一点点,那就是很疼了。姜留给他塞好被角,“下次见了刘申,咱们也用石头砸他!”

    江凌又叼住一个南瓜子,“好。”

    姜慕燕担心出事,叮嘱道,“莫被人查到你头上。”

    “放心。”他又不蠢。

    “哥,刘申回府后会不会挨揍?”姜留吃下一颗南瓜子,好奇问道。

    江凌分析道,“刘承连遭御史弹劾,邑江侯对大儿子极为不满,已有让其次子刘攀承袭侯位的心思。刘申今日丢尽了邑江侯府的脸面,回去之后邑江侯和刘承都不会饶了他。刘家人貌合神离,刘攀只会火上浇油,刘申的母亲又卧床不起,无人能替刘申求情,他挨揍是铁定的。”

    首发

    姜留还没说什么,姜慕燕已敏锐觉察到不妥之处,“你怎知刘申的母亲卧床不起,刘澜还经常去青衿书院堵你?”

    姜留磕着瓜子,八卦嘿嘿。

    江凌如实道,“经刘澜之口,咱们可以得到邑江侯府的消息。”

    姜慕燕对江凌的做法极不赞同,“你忘记上次仁阳公主经刘澜传假消息给你的事了?你可以经过刘澜拿到消息,其他人亦可通过这个途径算计你。刘澜倾心于你,将来必定使尽手段逼你娶她,未免麻烦,以后你不要再理会她。”

    刘承的妻子柳如烟是个大美人儿,刘澜的模样随了她娘,小小年纪便已有弱柳扶风的较弱之美。但她爹是爹爹的死对头,母亲是爹爹以前的意中人,姜留也觉得哥哥离她远点没坏处,“哥,咱们可以派人盯着邑江侯府,以后刘澜再找你,你不要理她。”

    “好。”江凌应下,“父亲此番绝不会饶了刘承,他很快就会丢了世子之位和差事,以后咱们也不必再盯着他。”

    姜慕燕诧异,“可有新消息?”

    “父亲今日进宫面圣了。”江凌提醒道。

    对啊,她爹进宫面圣了。姜留给哥哥塞了个南瓜子,“咱们少了一个对头。”

    孟家灭了,徐崇被革职,刘承再玩完了,爹爹明面上的对头就没了,但如今摆爹爹面前的是三座大山:秦天野、仁阳公主和乐阳公主。秦天野没将父亲放在眼里,暂时不会有事;乐阳公主还在关禁闭中,也不成大患;天天变着法子想拿爹爹当棍子使的仁阳公主是最麻烦的。姜留皱起眉头,该怎么才能让仁阳公主换个棍子呢?

    傍晚姜二爷从衙门回到府中,有些怏怏不乐。窗前暖榻上给腹中胎儿做衣裳的雅正前外挪了挪身子,便被丈夫抬手制止了,“你莫动,地上凉。”

    雅正又将脚缩回小被中,“二爷吃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在母亲院里吃过了。”姜二爷在炭火盆上烤了烤手,小心翼翼地抚摸妻子大得吓人的肚子,“孩子今天可闹腾?”

    “跟昨日差不多。”雅正见丈夫耳廓通红,便伸手给他轻轻揉着,数九寒天,别人外出都戴着皮帽,二爷嫌弃皮帽臃肿不肯戴,雅正总担心他的耳朵被冻肿,每日晚上都会给他揉搓。

    姜二爷舒服地闭着眼睛道,“过几日我得了空,再带你乘车出府转转。”

    “二爷衙务繁忙,妾身在院中转转便好。”雅正如今身子笨重,出门多有不便。怀着身孕的雅正现在是家中重点保护的对象,姜老夫人免了她晨昏定省的规矩,每日里亲自来西院探望。府里的事务都由陈氏和闫氏担着,雅观琴行的生意则由夕霞和晚照做主,为的就是让雅正安心养胎。雅正自己也极为小心,怎样对胎儿有利怎样来,再辛苦也无妨。

    姜二爷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道,“乐阳公主年前就要被放出来了。”

    乐阳公主被关了一年有余,被放出来后必定四处闲逛,丈夫是怕自己出门被她刁难,所以才想在乐阳公主被放出来前带自己出去转转。雅正明白丈夫的顾虑,便笑道,“亚岁时西市有灯会吧?妾身身子重了不想出门,二爷可否多买几盏花灯回来,咱们挂在府中赏玩?”

    “好。过几日我去趟同穴山,薅一把天降的毛回来,你放在荷包里随身带着,可驱邪保平安。”乐阳那母老虎要出笼了,姜二爷觉得夫人随身带着白老虎毛才能安心。

    白虎的毛是说薅就能薅的?雅正委婉劝道,“白虎确实可以镇宅驱邪,但妾身如今怀着身孕,有诸多忌讳,二爷还是先问问于道长看此举是否妥当,可好?”

    “也好。”姜二爷应下,悠哉躺在妻子身边,讲着白虎的诸多好处,雅正含笑听着,时不时附和两句。

    “二爷,裘叔求见。”丫鬟云舒进来报事。

    姜二爷起身,“我出去看看。”

    待丈夫走后,雅正立刻叮嘱云舒,“你派人盯着些,明日和至来了,务必将他请来见我。”

    任府道堂请来三清道尊像后,和至每日会来焚香诵经。雅正想让他回去告诉他师傅,千万不能让丈夫去同穴山薅老虎毛。

    姜二爷到外院会客厅,见裘叔正在啃烤芋头。手指和嘴边都染上了炭色,看得姜二爷直皱眉。

    芋头有些烫手,裘叔来回倒手却舍不得放下,“这是厚叔刚烤好的,桌上这块最大的是给您留的。”

    不待二爷发话,姜宝便净手将芋头剥好放在白瓷盘里,又撒上砂糖递到二爷面前,“二爷请用。”

    姜二爷用筷子夹了一口放入口中,慢慢品着。

    看着吃得如此优雅的姜二爷,再低头看看自己漆黑的手指,裘叔忍不住笑出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