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幽灵〕〔真玄传说〕〔阴阳小神医〕〔我老婆居然是未来〕〔娱乐:从荒岛开始〕〔这个主播有点儿上〕〔逆境修天〕〔三界缉凶〕〔余生请别说爱〕〔LOL:超级电竞经理〕〔从全真掌教开始纵〕〔不正经的时间〕〔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586章 沾不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

    散衙归来的姜二爷提着三份豆腐脑回府,一份提到北院给母亲,一份带回西院给正在坐月子的妻子,最后一份提去新院给儿子。

    姜二爷到儿子房中,发现裘叔也在,便吩咐姜财取碗,把豆腐脑分做两份。

    裘叔谢过,笑问,“二爷已经吃过了?”

    姜二爷摇头,“我要回房跟夫人一起吃。”

    裘叔到嘴边的话又噎了回去,送二爷出去后对少爷道,“有二爷陪着,少爷这几日脸色好看多了。”

    “我自己睡会更好。”父亲睡觉爱踢被子,江凌半夜总想着要给父亲盖被子,连做噩梦都顾不上了。

    裘叔乐呵呵地没接这个话茬,把勺子塞进少爷手中,“少爷快吃吧,豆腐脑凉了就不好吃了。”

    江凌舀了一勺放入口中,“您老方才说有什么事?”

    那事委实不适合就着豆腐脑说,裘叔笑道,“少爷先吃,待二爷过来后咱们再说不迟。”

    姜二爷回到西院跟夫人一块吃完豆腐脑,又抱了会儿越来越顺眼的儿子,便被姜猴儿请到了新院。

    记住m.42zw.

    裘叔这才说起正事,“老夫得到消息,逃走的书夏曾出现在城外秦家庄附近,老夫派人夜探秦家庄,果然发现了孟家兄妹。”

    姜二爷想起一事,“正月初四乐阳和仁阳出城,曾去秦家庄游玩。所以仁阳的目的是想让乐阳发现孟家兄妹?”

    “老夫也是这样猜测。”裘叔赞同。

    江凌不解,“就算乐阳公主知道了,也不会揭发秦相的。”

    乐阳公主是秦天野的外甥女,她能在康安城中横行霸道,与秦天野的袒护有很大关系。仁阳公主这么做,着实说不通。

    姜二爷分析道,“仁阳做事喜欢绕几个弯,或许她去年想让咱们知道是秦成碧救了孟家兄妹,就另有深意。”

    “二爷一句中的。”裘叔先赞了姜二爷一句,才继续道,“老夫推测,孟家兄妹被关在秦家庄内,应不只是秦成碧的意思,秦家想从他们口中探知什么消息。”

    江凌想到自己和妹妹从角门边发现的小箱子,言道,“秦相抓他们,或许与去年秦家派人来此院翻寻的目的一样。”

    姜二爷和裘叔同时点头。裘叔又道,“老夫也有此推测,探查之下发现,安府的管家也落入了秦天野之手,生死不知。还有一事:探子刚刚得到消息,孟雅娇被秦府的侍卫杀了,原因未知。”

    姜二爷皱了皱眉,江凌推测道,“他们抓了孟家姐弟,许是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所以才杀了孟雅娇,吓唬孟庭晚。”

    姜二爷笃定道,“秦天野再怎么逼问也没用,孟庭晚什么都不知道。孟回舟若真有连秦天野都忌惮的东西,那东西不是被他带进了棺材,就是藏在谁都想不到的地方。”

    是挺意想不到的,江凌嘴角微微挑起。

    他这动作没逃过姜二爷的火眼金睛,“凌儿,你笑什么?”

    江凌正色,认真道,“儿觉得父亲说得很对,秦天野必定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是自然!姜二爷端起茶杯美美地喝了一口,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是什么茶?”

    江凌道,“山楂茶,妹妹说过年吃太多大鱼大肉,喝山楂茶有助消化。”

    “就她鬼点子多。”姜二爷把茶杯推开,满脸嫌弃。

    裘叔继续道,“二爷,您觉得秦相想从安孟两家找到什么?”

    姜二爷想也不想地答道,“刑部大火案已告破,他想找的自然是肃州贪墨案的罪证。”

    裘叔缓缓摇头,“肃州贪墨案尽人皆知,能否翻案不在罪证。”

    江凌问道,“裘叔觉得秦天野要找什么?”

    裘叔摇头,“老夫猜不到,但肯定是比刑部大火案、肃州粮饷贪墨案更重要的东西。仁阳公主应有所猜测,才会百般刺探。”

    姜二爷立刻道,“如果是这样,这件事儿咱们沾不得。”

    裘叔点头,“二爷放心,老夫明白。”

    姜二爷点头,“可还有事?”

    裘叔摇头。

    姜二爷立刻道,“没事了就帮爷写悦儿满月宴的请帖。”

    裘叔建议道,“二爷的小篆已有小成,您亲笔写请帖更显诚意。”

    姜二爷斜了裘叔一眼,哼道,“爷当然会写几份。大郎、二郎、燕儿和筝儿都被大哥抓了壮丁,三郎、四郎和留儿的字拿不出手,凌儿还要练武,爷思来想去,也就您的字还能勉强用用。”

    二夫人的字写得极好,但她在坐月子,劳不得神。裘叔接下任务,“二爷将名单给老夫,老夫今明两日便照单写好。”

    “单子在三弟手里,你同他商量此事。除了单子上的人,你们还有想请的,一并写了送出去。”姜二爷说完,又对儿子道,“你这院子也要用来宴客。”

    江凌应下,“儿早命姜财准备着了,两院都由三叔统筹安排。”

    姜二爷教导儿子道,“不要觉得操办酒席麻烦,家里有喜事就要摆酒,应该请的人和以前请过咱们的人都请来,不在乎他们随多少礼钱、带多少礼品,为的就是这份交情。交情,交情,没有交往哪来的情分?”

    “是。儿子记下了。”在人情往来上,康安城再没人比父亲做得周到了,江凌很认真地跟着父亲学。

    待三爷姜槐派人把名单送来,裘叔拉着比自己还长许多的名单,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卢定云凑上前细看,问道,“永和坊转角巷贾存蓄,这是何人?”

    裘叔的胡子颤了又颤,“柿丰巷口卖豆腐脑的老翁。”

    呼延图的嘴巴张得能飞出数只乌鸦,“连他都请帖?”

    裘叔提起笔,“二爷曾说贾家请他吃过孙儿的满月酒,二爷还随了份子。”

    呼延图合上嘴,“那是应该请。”别的不说,份子钱总得拿回来。

    卢定云沉默片刻,“二爷这般撒请帖,他大哥知道吗?”

    裘叔沾墨,笔走龙蛇,“大爷在忙着写书稿,现在府中的事全由二爷说了算。”

    呼延图嘿嘿,“等到了那日,二爷铁定会被大爷追着打!”

    卢定云翻了呼延图一眼,“老呼你在姜家待了多久了?可见大爷动过二爷一根汗毛?”

    呼延图……

    没有!二爷上蹿下跳地折腾这么多年,他大哥也没动过他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绝世强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