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盗墓:一剑天门开〕〔重生七零年代糙汉〕〔元宇宙:全民觉醒〕〔团宠小福宝:我是〕〔四合院开局傻柱他〕〔被迫冲喜后,她成〕〔阴阳掌门人〕〔摄政王,求你家王〕〔开局获得龙象般若〕〔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的师傅是妖女〕〔地下城降临,我成〕〔神魔战场中的幸存〕〔怪谈收容中心〕〔重生商纣,开局怒〕〔悟道三国〕〔荒漠尸潮:我!大〕〔漫威的霍格沃兹巫〕〔洪荒,从忽悠青年〕〔武帝归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612章 路遇秦成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二爷一晚好睡,第二天便带着半边脸的药膏、吊着胳膊去了西城衙门,任姜老夫人怎么劝也劝不住。

    送了爹爹出府后,姜留也与郑夫人和郑采薇乘马车赶往白家。今日是姜留跟随白夫人习武的日子,郑夫人与白夫人交好,便带着女儿过去小坐。

    白夫人询问姜二爷的伤势,又指点了姜留的棍法,便留姜留和郑采薇在院中练习,她则与郑夫人在房中吃茶闲聊。

    闲聊的话题,自然是昨日羽林卫大营中发生的离谱事件。白夫人笑道,“你在这里待久了便晓得,康安不靠谱的事,大多与姜枫有关。”

    郑夫人道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若被郎超杀的真是平头百姓,他为何不毁尸灭迹,反要将尸首埋在大营之中?”

    白夫人冷笑一声,压低声音道,“他这么做,必是受人指使。”

    白夫人说的“人”是谁,郑夫人不用问也知道,因为左羽林卫和左武卫是被秦天野握在手里的。郑夫人接着问道,“那姐姐觉得他为何这么做?”

    白夫人十分大气地吹了吹茶,才道,“自是为了震慑。”

    肃州数十百姓来到康安城下,他说杀便杀了,尸首埋在羽林卫大营之中,还让郎超领了军功,这是何等的胆大包天?郑夫人皱起眉头,“他也算位极人臣了,还折腾个什么劲儿!”

    “咱们不居高位,不知道他这样的人在想什么,又图什么。”白夫人问郑夫人,“妹妹可有肃州的消息,那边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吧?”

    郑夫人叹了口气,“这话也就敢在姐姐面前念叨了,肃州山高皇帝远,上下官员没一个干净的,再这么下去,不等契丹和匈奴攻进来,百姓们就先被逼反了。平平安安的不好吗?非得闹得生灵涂炭他们才高兴!”

    首发

    白夫人探身,压低声音在郑夫人耳边道,“或许,他要的就是乱。”

    郑夫人半晌才喃喃道,“不行了,我得尽快回瀛州去,这里的人和事儿,我一件也看不懂……”

    白夫人笑了起来,“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今日过来就是跟姐姐辞行的,我打算过了四月十五就动身。”郑夫人回道,“我过来就是看看凌儿,看他过得挺好,我们就放心了。”

    “凌儿这孩子,将来准有大出息。”白夫人赞道。

    郑夫人苦笑,“我只盼着他能平平安安的。”

    “这你放心,凌儿不是爱闹事儿的性子,又有他义父罩着,准能平平安安的。”白夫人问道,“你不打算在京里给采薇找户人家?”

    郑夫人摇头,“就我闺女那点心眼儿,留在康安也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

    白夫人试探道,“妹妹将她放在我身边如何?”

    郑夫人愣住了,半晌才问,“姐姐的意思是?”

    白夫人径直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妹妹可还相得中振喻?”

    “当然相得中,这事儿我还得回去跟采薇她爹商量商量。”打心里头,郑夫人也觉得白振喻是个十分出色的少年郎,可她和丈夫都没有让女儿远嫁的心思。

    白夫人也是为人父母的,自然明白郑夫人在想什么,便半开玩笑道,“你也知道我在康安名声不好,想在这儿踅摸门好亲事不容易,妹妹可得好好跟妹夫说。”

    郑夫人笑出了声,“若说名声,留儿已经青出于蓝了。”

    白夫人哼了一声,“那是她爹故意撒的消息,就凭留儿的小脸儿,她的名声就是捅破天也不用愁嫁。”

    郑夫人感叹道,“还是留儿她爹脑袋好使。”

    “他不光脑袋好使,运气还好,去一趟羽林卫大营就整出这么大一摊子事,我看他这回要怎么收场。”白夫人倒了一杯茶,端起慢慢吃着。

    郑夫人倾身,低声道,“姐姐还没听说吧?昨晚宫里的太监引着太医局提举关大人入姜府,给留儿她爹治伤了。”

    “噗——”白夫人喷茶,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郑夫人见她这样,忍不住大笑出声。

    姜留练完棍与郑采薇一起跑进屋子吃茶,白夫人看着她粉扑扑的绝美小脸,感叹道,“人比人,气死人啊——”

    姜留笑眯眯地问,“谁气着姑姑了?留儿替您教训他。”

    “哈哈哈——”郑夫人趴在桌上,笑不可抑。

    姜留挠了挠头还没琢磨明白姨母笑什么,书秋便快步走了进来,在她身边低声道,“姑娘,鸦隐来了。”

    姜留起身告辞出府,鸦隐上前低声道,“姑娘,秦成碧、冯良晨、郎争、叶章文和刘申五人出了国子监,看方向是奔着状元街去的。”

    冯良辰是冯现安的小儿子,今年十六,好争强斗狠;郎争是郎超的儿子,今年十三岁,诡计多端;叶章文是千牛卫大将军叶清峰之子,虽然没什么本事却自视甚高;秦成碧自不必多说,那是秦天野的嫡亲长孙,是这帮人的头头。他们这会儿凑在一处赶往状元街,可能是奔着哥哥去的。

    姜留吩咐道,“派人给姜财送信,让哥哥晌午不要出来用膳。”

    “是。”鸦隐领命而去。

    姜白问道,“姑娘,咱们去哪?”

    “去西市。”这帮人不好惹,但哥哥也不是吃素的。现在要紧的事情是赚钱给得胜治伤,给爹爹买马。姜留知道,府里账上已经没银子了。

    无巧不成书,姜留的马车向北走了一段,竟遇上了这四人组。姜留假装没看见,命田勇继续前行,但秦成碧等人却不准她走。

    骑在马上的秦成碧拦住姜留的马车,满脸趣味地问,“姜六,我听说你爹的半张脸都毁了?”

    姜二爷的伤是今日康安城热议的话题,听到秦成碧这么说,路人立刻停住,伸长脖子听着。

    人家都找到她跟前了,姜留自是不能不理。她挑开车帘,露出精致的小脸,装作气呼呼地问,“你听谁说的?”

    看姜留气成这样,是让秦成碧说中了么?刘申幸灾乐祸地笑,暗道一声:活该!

    秦成碧在马上俯身,靠近姜留,“是也不是?”

    “是怎样,不是又怎样?”姜留绷着小脸反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诸界第一因〕〔牧龙师〕〔我在精神病院学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