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终结谷开始流浪〕〔借鬼眼,续阴命〕〔卖牛攒学费的我,〕〔奥运现场一首中国〕〔重生打造顶级财阀〕〔说好的废宅,居然〕〔全民攻略:这个剧〕〔我和女总裁互换了〕〔桃源绝品神医〕〔前妻抛弃女儿后,〕〔冷戾大佬的心尖宠〕〔我在海贼开孤儿院〕〔大明星,从套路全〕〔龙崽宝宝在求生综〕〔快穿之炮灰原来是〕〔全球盛宠:夫人,〕〔重生06:从做厂长〕〔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开局回收一栋楼张〕〔这个名侦探过分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664章 提审刘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六娘发家日常正文卷第664章提审刘承贤太妃既被封为“贤”字,说明其在先帝看来,是德、才兼具的。不只如此,贤太妃还容貌甚姝,先帝在位时,后宫佳丽三十余人,贤太妃一人独得近半宠爱,远胜正宫的秦太后。先帝死后,景和帝继位,其子安王柴岳被囚,贤太妃被景和帝“荣养”宫中,已有七载。

    黄通进宫告御状,万岁下旨让仁阳进宫,仁阳本以为她要被康皇后训斥时,却被太监领到了母妃的寝宫之内。一迈入宫门口,瞧见院中熟悉的一草一木皆已摧败零落,她的呼吸便变得急促,快步进入宫门,见到端坐在阴暗正殿中的母妃竟满头白发,仁阳公主忍不住泪如雨下,“母妃!”

    送仁阳公主进来的太监跟随进殿行礼后,推到宫门外,并体贴地关上了殿门。贤太妃这才平静道,“哭什么,起来。”

    殿内的老宫女上前扶起仁阳公主,仁阳公主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去年六月初,宫中同日诞下两位皇子后,景和帝便已母妃身体不适为由,不准任何人入她的寝宫探望,仁阳一年半未见母妃,她竟苍老如斯……可想而知着一年多来,母妃的日子是如何过的。仁阳跪在母妃面前,头扶在她消瘦双膝上,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贤太妃抬起苍老的手摸着女儿乌黑光亮的鬓发,面上却依旧平静,“杨奉说黄通进宫面圣,说你打了剑云,可有此事?”

    “女儿是一时情急……”

    “啪!”贤太妃的巴掌,狠狠落在女儿脸上,打得她跌坐到一旁,鬓发偏垂,金钗落地。

    仁阳被打傻了,她缓缓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母妃。

    贤太妃淡淡地问,“我养了你十七年,从未动过你一巴掌,挨打的滋味如何?”

    仁阳失了言语,她的耳中轰鸣,脸上火辣辣地疼,她早上打云儿时,云儿也是这样的么?她心中懊悔不已。

    许久之后,仁阳公主跪爬回母妃面前,泪水浸湿了她的衣袍,“母妃,您这一年多来……受苦了……”

    首发

    贤太妃依旧平静,“哀家少时家中富贵,入宫之后得万岁恩宠,万岁殡天之后得当今万岁荣养,天下女人能享的福哀家都享了,能受什么苦?”

    仁阳公主很想问四皇子早产是否跟母亲有关,否则为何两个皇子落地后,柴岱就将母亲也圈禁起来了。莫说宫门外站着的柴岱的走犬,便是母妃身边的宫人,仁阳也信不过。母女二人又沉默许久,贤太妃才吩咐宫人取来珍珠粉,给女儿轻轻抹在脸上,盖住她脸上的巴掌印。

    母妃现在的动作有多温柔,仁阳公主的心就有多痛。不过她把疼痛都压在心底,神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贤太妃为女儿抹匀珍珠粉,又抹好胭脂、梳好长发、插入金簪和金步摇,才道,“你既然入宫,礼应去拜见皇后,去吧。”

    “是。”仁阳起身,行礼告退,请太监带她去华春宫。

    孩童咯咯地笑声传出宫门,仁阳公主脸上挂起笑容,装作轻快地迈入富丽堂皇的华春宫,只见三皇子正追着一直小白狗四处跑,身着白狐裘,手握铜制暖手炉的康皇后站在殿门前,笑得十分满足。

    她乃正宫皇后,又有两个皇子,高枕无忧,确实该满足。仁阳公主心中翻腾,脸上火辣辣地疼,却还是要带着笑紧走几步,到了康皇后面前行礼,“皇嫂。”

    康皇后抬手扶住她的胳膊,笑道,“宣儿过来,看谁来了?”

    粉雕玉琢般的三皇子柴文宣跑过来,抬起红扑扑的小脸,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仁阳公主,然后咧开小嘴甜甜道,“三姑姑。”

    仁阳公主弯腰含笑道,“宣儿好棒,这只小狗狗叫什么名字?”

    柴文宣甜甜道,“狗儿,父皇给宣儿的。”

    康皇后笑道,“宣儿去跟狗儿玩,母后与你姑姑去屋里吃茶。”

    “好——”柴文宣转身又去追小狗,仁阳公主随着康皇后进了殿中吃茶。

    不同于母妃冷冰冰黑洞洞的寝殿,华春宫窗明几净,灼得仁阳眼睛生疼,吸入鼻中的御香气息令她作呕,她恨不得跳起来踢翻香炉、摔烂珊瑚树、打碎琉璃盏!终于出了华春宫,冰冷的空气灌入肺腔,她才清醒了些,迈步向外走。

    路过容妃秦雪娟和四皇子所在的丽景宫时,仁阳公主倾耳细听,却听不到院里有一点孩子的响动。若秦雪娟这个儿子活不下来,秦家会落得什么下场?仁阳公主垂眸望着地上反光的石板,眼底也是一片冰凉。

    出宫回到公主府,仁阳公主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从头上摘下金簪,扭开簪身从中取出卷着的小纸条展开细看。纸条不大,母亲只写几个字:万岁为何不借机将你圈禁?

    黄通进宫时,仁阳公主也以为柴岱会借机将她圈禁在公主府。但是他为何没这么做呢?

    仁阳公主将纸条放入香炉中,看着它一点点化为浓烟、灰烬。是啊,柴岱为何不这么做呢?

    这个问题不只仁阳公主在想,很多人也在想。周其文分析道,“黄阁老一大早入皇宫面圣,出来时神情憔悴但精神不错,随后万岁便召了仁阳公主入宫,这两件事必有关联。大人您说会不会是黄阁老在万岁面前告了任阳公主一状?”

    张文江转着茶杯没说话,姜二爷则道,“高一状算什么,黄阁入宫定是想撇清黄家与仁阳公主的关系,免得黄家被仁阳公主连累。”

    周其文又道,“仁阳公主进宫后平平安安出来了,公主府也没被监门卫围住,看来黄阁老的计划落空了。”

    张文江道,“黄家尚了公主,仁阳公主为黄隶生下两儿一女,这岂是说明撇清就能撇清的?黄阁老也明白这一点,他入宫是为了给儿孙求条活路。”

    活路?姜二爷眼睛一亮,“如今右羽林卫主帅之位还空着,京中有帅才的非黄隶莫属!”

    右羽林卫确实空着,黄隶也确实有帅才,但万岁绝不可能让黄隶任右羽林卫大将军。个中原因复杂,张文江不欲多言,与姜枫道,“这里没事了,你回吧。”

    姜二爷嘿嘿,“大人,下官想与您一块提审刘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明克街13号〕〔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择日飞升〕〔我用闲书成圣人〕〔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道诡异仙〕〔我在修仙界长生不〕〔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