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失败育龙守则 第192章:人生
作者:天之幻想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你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人家老人的意思你掰开揉碎了嚼,使劲地嚼才能嚼得出味道。

    这种情况,纪非一开始也不太懂,但听多了,他自然也就明白了人的意思,所以他也只能莫能两可的回了一句谁知道呢,这一个谁知道就是怎么想都想,反正我是不知道~

    “嘿嘿,也是,薇夏那小妮子还没到年龄。”

    段叔瞬间明白了纪非的意思,也就翻过不提,这种事情,提过了,让纪非不开心,那恐怕这个倔小子这辈子不会踏进他的面馆,人情往来,这么多年都像侄子亲戚了,怎么能因为这一个没谱的事情断了关系。

    “……”

    纪非默默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段叔的话。

    但此时,纪非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暗自决定以后要少来了,尤其是薇夏大萝莉,她不愿意吃面,那就再也不带她来了……

    因为之前话题的尴尬,一时间两人的话就断了片,纪非坐在那吃面,食不言寝不语,也没张口主动说话,段叔坐在那里抽完了一根,又点燃了一根,啪嗒啪嗒地抽着,眼睛看着门外有些出神……

    “邢家闺女现在要活着…大概和薇夏同样的年纪了吧……”

    段叔坐在纪非的对面,有些刺鼻的便宜香烟燃烧着,他浑浊的眼睛眨了眨,隐隐有些泪光。

    “刑柔她……比薇夏小一岁。”

    听到段叔忽然提起的人,纪非停下了吃面的动作,慢慢放下了筷子。

    “啊……小一岁啊,人老了,不中用了,都忘了她的年龄了。还记得过去啊……那小闺女天天围在你的屁股后面转,我们当时还打趣,让她嫁给你呢,可惜啊……世事无常。”

    段叔轻轻摇了摇头,吸了一口烟,粗糙的手掌抓了抓自己花白的头发。

    “还有…刑谦那个小子,你们从小大形影不离,都跟亲兄弟一样了吧……”

    “可惜啊,那小子犯浑,最后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唉,希望他像他外号一样,好好的活着啊~”

    段叔叹息地感叹着,仿佛感叹时间蹉跎,人世沧桑,他默默吸完了手中的烟,最终将烟蒂扔到地上踩灭,站起了身体。

    “人啊,幸福就好…幸福就好啊……”

    头发花白的老人转身回到了柜台后面,再次打开了火……感叹过后,客人来了,生意照做。

    “老段头!来碗面!”

    “好嘞~马上就好啊!”

    年岁已经不小的老人娴熟地煮着面,浑浊的眼睛看着炉灶上的火,火光亮起时,总有那么一瞬,他的眼睛仿佛清透明亮……

    生活就像一场电影,来来往往,我们在同一个电影院中,看着同样的故事,但各自却有各自的想法,有的理解对了,有的理解错了。

    偶尔有人离席,我们对他告了别,继续看着银幕上的故事,某个时候,或许是故事让我们想起了她,或者说……是身边某些人让我们想起了她在的日子。

    年岁变迁,来来往往,生活犹如流水,相逢离别,同行错过,年少时候的我们曾以为一切永不改变,却没想到分别来得如此突兀。

    兜兜转转、走走停停,当我们老去的时候,或许在某个午后,我们坐在摇椅上,脸颊上盖着报纸,阳光透过树叶散散落落,我们呼吸渐渐凋零,安详地失去声息……

    那一瞬,时光在死亡面前忽地停住,然后岁月在我们的意识中倒转,天变地异,过往所有的一切在我们脑中重新聚合,琐碎的记忆碎片成为了我们存在的所有意义,那一刻——

    我们到底是哭还是小,是安详、还是凄楚,人生是一道需要我们用尽全力才能解答的难题,当我们解答了它,我们也就转身离开了……

    “……”

    当段叔离开时,纪忽然抿着嘴唇,将连一半都没有吃完的面推离了自己的面前。

    起身、付钱,纪非给了段叔双倍的面钱,没有等他发现,纪非已经走出了面馆的门……

    门外,阳光依然明媚,风却开始有点热了——

    “出租车,花店。”

    “好嘞。”

    坐在车椅上,纪非慢慢闭起了眼睛,呼吸很慢,却十分用力。

    “你稍等一下,我买了花要去公墓。”

    纪非在花店门口下了车,走了进去,花店的老板娘走过来,熟稔的介绍着依然滚动着水珠的玫瑰,纪非摇了摇头,包上了一大束百合。

    “兄弟,公墓挺远啊,车费可不便宜……”

    等到纪非捧着百合再回到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转头看着一脸肃容的纪非,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这本来不是他需要关注的事情,但看着这个模样俊毅的年轻人,此时此刻他看起来要哭的表情,中年司机不知怎么的就说了一句。

    “没事,我想快点到那,来回都做你的车,给看着打个折吧。”

    “好嘞,肯定不会坑你!”

    出租车司机爽朗地应了一句,随后发动了车子,纪非抱着一大束百合,默默闭上眼睛,在那种馨香的气味中恍恍惚惚——

    ……

    “纪非哥哥!纪非哥哥!薇夏她欺负我……她说我是笨蛋,考试名次是她的十倍!”

    “十倍?薇夏不是第一吗?那小柔你是第十名啊,已经可以了……不要听薇夏总是瞎说,小柔你不笨,而且很聪明哦!薇夏每天都刻苦努力学习,当然名次比你高啦。小柔你比她聪明,但是你还不够用功,下次你比她还用工,就肯定能超过她!”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小柔,你很聪明哦,要更努力的学习才行!”

    “嗯!我会的,我会更加努力的学习!总有一天,我要超过薇夏!”

    “好啊,小柔肯定可以的,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嗯!我会加油的!那个……纪非哥哥,如果…如果的考试成绩比薇夏好的话,你会…喜欢我吗?”

    “喜欢?呵呵~我一直都很喜欢小柔哦,是不是薇夏又瞎说什么啦,小柔你不要听薇夏瞎说,她总是喜欢和你开玩笑的。”

    “不是啊~哥哥说,只有聪明的孩子才受人喜欢,很多人都说小柔笨蛋,没人喜欢我……”

    “首先呢,你哥哥刑谦他整天阴阴沉沉的谁会喜欢他啊,他自己没人喜欢,就瞎找理由,我们小柔这么可爱,怎么会没人喜欢呢~

    说别人笨蛋的人,长大之后一定会变成比笨蛋还让人讨厌的人哦,小柔你已经足够聪明,足够可爱了,只不过你还小~等你长大,所有人都会喜欢上你的。”

    “不……我不用别人喜欢!我只要爸爸、哥哥、薇夏、还有纪非哥哥喜欢我就够了!”

    “嗯……这样的话,小柔你已经可以心满意足了哦,无论是爸爸、哥哥、薇夏、还是我,都非常喜欢你哦~”

    “真的?”

    “嗯!当然喜欢了啊,因为小柔你啊……真的…真的很让人喜欢呢……”

    “嘿嘿~纪非哥哥!我……最喜欢你了!将来…将来长大了,一定会嫁给你的哦!”

    那一年、那一天、阳光刺目,那一刻、那一秒、树影婆娑,那一人、那一笑、刹那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