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失败育龙守则 第193章:刑柔
作者:天之幻想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纪非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也没能忘记那个女孩的笑容,但回忆中的阳光太过浓烈,甚至渐渐忘记了她的脸颊。

    那是一个性格和她的名字一样柔柔的女孩,她学习总是笨笨的,但她的努力却不能懈怠,纪薇夏一直都是班级和年级的第一,而那个名叫刑柔的女孩,用自己的努力守住了第二的名字。

    时光蹉跎,曾经我们认为一辈子无法遗忘的人,就在我们的念念不忘中,被我们遗忘。

    生命脆弱而无偿,那个夜晚,她犹如坠落折翼的蝴蝶,绚烂的生命戛然而止,曾经鲜活而生命,在纪非眼中呈现的,却是鲜血沾染的面容。

    “纪非……我喜欢你。”

    那一天,车祸之后,救护车上的她握着纪非的手,在人生最后的时刻第一次鼓起勇气叫了纪非的名字,她做了数年来都一直没有勇气的告白,纪非握着她的手,只感觉她温热的血在自己手上失去温度,然后渐渐干涸……

    那一刻,其实纪非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她,他大概只是那她当妹妹,和纪薇夏同样位置的妹妹,他没有意料到那突兀的告白,最后愣了一下,才打算给予她回答。

    可惜,就是那停顿的一秒,纪非没能让她听到自己的回答,她带着遗憾地笑容,闭上了眼睛,从此……再未回来。

    “纪非……我喜欢你。”

    “啊……!”

    恍惚中,耳边忽然再次响起那一刻的声音,纪非猛然张开眼睛,犹如触电般浑身颤抖。

    “小兄弟?你没事吧,正想叫醒你……公墓到了。”

    “哈啊…哈啊……谢谢你,请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会额外价钱。”

    纪非喘气着慢慢平静了自己的呼吸,他推开车门,捧着那一束依然盛放的百合走入了公墓的大门……

    死亡就像一扇沉重的大门,生者站在门外送行,死者推开门,走入其中,再不回来。

    如果说生与死距离,那么也可能只是隔着一座坟墓,安眠的人永远沉睡,活着的人也唯有祭奠。

    纪非沿着熟悉的路径,一步一步走向了名叫刑柔女孩的墓碑,公墓的树荫环绕,风出乎意料的有些冷。

    薇夏父母的墓并不在湖舟市,而是在昭京,在薇夏小的时候,纪非每年都会带着薇夏去祭拜两三次,但随着年纪长大,薇夏反而一年只会去一次。

    或许……薇夏也明白,每次站在她父母的墓前,纪非总会愧疚。

    死者毕竟已经逝去,更加珍贵的还是生者,年岁变迁,生活忙碌,纪非也很久没有来看望过刑柔了。

    墓碑上少女的照片一如过往,柔美的女孩脸上带着安静的笑容,仅仅只是看到,就能让人感觉到温暖。

    而这个时候,女孩的墓碑前已经被放上了一大束百合,看起来这几天似乎有其他人来过……

    纪非蹲下身体,看着那已经有些失去水润的花朵,默默地抿住了嘴唇。

    “小柔,好就没来看你了……这花…是他送的?”

    纪非看着墓碑上少女的照片泪眼婆娑,他将手中的百合放好,也不管地面脏不脏,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哎呀…可惜了,你也不能给我回答,要不然我可以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回来,也知道……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你哥哥那个小子啊,真的是脾气太倔,都几年过去了,还不给我道歉的机会……”

    纪非懒散的坐在地上,仿佛闲聊家常般絮絮叨叨,他脸上带着笑容,似乎也没有任何顾忌,只是将自己心中想说的话,一箩筐的向外面倒……

    时光无痕,岁月仿佛不曾被任何人惊扰,回想起过去,纪非的话渐渐多了起来,仿佛他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在真的在对一个名叫刑柔的姑娘倾诉着——

    多年之前,纪非成为了薇夏的哥哥,他和她一同生活着,虽然还是两个孩子,但磕磕绊绊,日子总算过了下来。

    父母刚刚去世时,薇夏总是很沉闷,不爱说话,也不喜欢玩,后来,纪非就找了小区中的一个小女孩帮忙,那个叫刑柔的女孩平时也孤孤单单,在和薇夏接触不久后,两个女孩成为了形影不离地好朋友,各自的性格也都开朗了起来。

    刑柔的性格其实很好,但柔柔地,容易受欺负,她和有一个哥哥叫刑谦,那时候就有些桀骜不驯,一看到有人欺负他妹妹,不论如何他都动手暴打对方,而且下手委实不轻。

    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哥哥,刑柔虽然没人敢欺负她,但也没有人感接近她,这也就导致刑柔孤孤单单的,后来她和薇夏开始接触,两人果然就玩到了一起,相互间有了照应,生活情况也渐渐改变了。

    后来,因为妹妹和刑柔的关系,纪非和刑谦也有了接触,渐渐的纪非发现他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或许在某些人眼中,刑谦很不学无术,早早就辍学,但事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刑谦和刑柔的母亲因为父亲的酗酒和懒惰,最终抛弃了子女不见人影,而老婆跑了之后,这位酗酒的父亲不仅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工作也不长作,有了一些钱就喜欢酗酒,后来还沾染上了赌博,幸好他本身穷的叮当响,也没有什么可输的,但也因此,两个孩子自小的日子就很难过,后来为了改善家庭,刑谦辍学,从一个刷盘子的学徒工做起,每个月靠着小小的工资让妹妹得以继续上学。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伟大的哥哥,那时候纪非和纪薇夏两人生活,磕磕绊绊,总有一些麻烦和难处,比纪非大一点的刑谦反而在各个方面都帮了他不少。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薇夏和刑柔的关系也渐渐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或许是同病相怜,两个少年和少女出乎意料的合拍,而刑柔相比于自己凶巴巴的哥哥,更加喜欢纪非一点,经常会跟在纪非屁股后面跑来跑去,虽然偶尔会出现错误,但刑柔确实是在努力的帮纪非一些忙。

    纪非九岁的时候,开始带着薇夏大萝莉生活,他从认识刑谦开始,两人一直交往了2年,才慢慢成为了朋友。

    成为朋友之后,又过了三四年的样子,纪非和刑谦的关系已经亲密得像一对兄弟,纪非第一份工作还是在刑谦的帮助下找到的,第一次工作的艰辛,被其他人批评指责,那个时候的纪非还没有现在这般成熟,但经过社会磨练的刑谦却给了纪非一份兄长才有的关怀。

    那个时候,纪非觉得,他和刑谦会是永远永远地好朋友,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动摇他们之间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