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失败育龙守则 第194章:刑谦
作者:天之幻想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然而,世事无常,在纪非十七岁那年,刑谦因为工作表现良好,被公司委以重任,出差参加了一个重要学习培训,刑柔则和早就因为刑谦挣钱而不工作的父亲在家。

    那天晚上,刑柔父亲的酒刚好喝光,大半夜,酒鬼就开始闹,最后刑柔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去外面给父亲买酒,因为时间太晚了,她也没有去找纪非帮忙,就自己去二十四小时的超市买酒。

    结果,半路上一个富二代刚刚开完聚会,酒喝得过了头,闯了红灯,直接撞上了按着绿灯过马路的刑柔……

    因为有监控,富二代也跑不了,他发现自己撞了人,赶忙叫了救护车,并且给刑柔电话里的联系人打电话,因为刑柔经常给纪非打电话,所以刚好他打了纪非的电话。

    半夜一两点,纪非连睡衣都没有换就跑了出去,半路上甚至把手机都丢了,他跟着救护车一起带着刑柔去了医院,然而还没有到医院,对纪非表了白的少女就香消玉殒了……

    当然,纪非在接到刑柔被出车祸的电话,第一时间肯定联系了还在家中的刑柔父亲,后来刑柔父亲和纪非差不多同时赶到了案发现场,可他没有上救护车,而是和撞自己女儿的富二代聊了起来……

    之后,因为刑柔在自己眼前死去,纪非的心神中没了一切,他穿着睡衣,坐在医院急救室的椅子上,身上和手上都是血,但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就在那里呆愣地坐着……

    后来,刑柔的尸体被推出来,告知了抢救无效的事实,那个时候,薇夏和刑柔的父亲也赶到了医院,当时得知刑柔的死,薇夏抱着纪非失声痛哭,纪非当时抱着声嘶力竭的妹妹,甚至失去了流眼泪的能力……

    再后来,刑柔的父亲告诉纪非,先不要告诉刑谦刑柔的事情,他会亲自联系刑谦,‘纪非’这个外人不要插手他们家的事情,免得让刑谦如此重要的学习培训被搞砸。

    因为有刑柔父亲的交代、再加上纪非自己心中因为没能给刑柔最后一刻的回应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以及挚友死去后,变得脆弱无比的妹妹,那时候的纪非没有联系刑谦,而是咬牙压制着自己内心的痛苦,支撑着薇夏走过了那段可以和父母去世时相比的痛苦时刻……

    刑柔是薇夏唯一、也是最好的朋友、,结束了匆匆下葬的挚友葬礼,刑柔死后的那段时间,薇夏连学校都没有去,饭也吃不下去,总是噩梦惊醒,连觉也睡不好,纪非只能每天时刻守在薇夏的身边,他自己不上学都没有请假,他照顾着自己的妹妹。忍耐着自己内心的痛苦,几乎要彻底垮掉了。

    一直到半个月之后,薇夏才差不多恢复,纪非也才想起,在刑柔去世那天晚上,自己的手机不知道哪里去了,薇夏也没有手机,估计这十多天真的跟消失一样,没人找得到他们兄妹了。

    在薇夏正常上学后,纪非才终于有时间顾得上自己,买新手机,补回原来的手机卡,顺便给刑谦打了一个电话——

    直到那个电话结束,纪非才知道,刑柔下葬的将近半个月后,刑谦都不知道自己妹妹已经死了……

    得知了自己妹妹刑柔半个月之前车祸死亡的刑谦彻底疯狂,他用最快的速度,当天夜晚赶回了湖舟市。

    但那一天,刑谦所面对的,却是事情已经结束——

    收尾的一切非常简单,酒驾撞人致死的富二代与刑柔的父亲达成了共识,他给了刑柔父亲一百万,让这个足以让他五年以上牢狱之灾的案件彻底了结。

    而得到了一百万巨款的刑柔父亲,也过上了他最想要的生活,他甚至包养了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大学生,当刑谦回到家时,两人正在翻云覆雨……

    这一切的一切,纪非却是在之后才知道的,因为那一天薇夏才刚上学一上午就在学校昏迷,心力交瘁的纪非把纪薇夏送到医院,结果自己竟然也在医院昏倒……

    两兄妹因为刑柔的死无论是心灵上、还是身体上,都受到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薇夏从病床上醒来时,看到的却是在隔壁打着点滴,沉沉睡去的纪非,她握着纪非的手,偷偷的哭成了泪人,而纪非的手机……因为怕打搅病床上的薇夏睡觉,他调成了静音……

    世界的因果循环,无人逃得过惩罚,第二天,纪非和薇夏拖着依然虚弱的身体回到家,所得到的消息让他们彻底呆滞——

    昨天半夜,刑谦回到家,从父亲口中得到了事情的大概,再加上纪非和他说的一些信息,刑谦基本明白了发生的一切,他当场杀掉了自己的父亲,和那个被包养的大学生,带着富二代给的一百万赔偿金,连夜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

    “小柔——我有的时候再想,如果……如果接了你出车祸的电话之后,我换了衣服,那是不是手机就不会丢?如果我没有回答了对我的告白,是不是我就不会一直陷入愧疚无法自拔、脑子不清醒地没有想到你父亲的计划。”

    “或者说……哪怕我在照顾薇夏的闲暇、哪怕是给她请假时打电话之后,给你哥哥也打一个电话,让刑谦早一步回来,阻止你父亲的计划,让那个富二代受到应有的惩罚,你哥哥他会不会少一些怒气,一切会不会不会走到那一步,未来……会不会有所改变?”

    “会不会……如果那天我没有让薇夏去学校,而让她待在家,我给你刑谦打了电话之后,等着他回来,陪着他一起去找你的父亲,那……是不是,是不是我就可以阻止他暴怒之下的行为,救下你的父亲……或者说,如果我再送薇夏去医院后,我的身体再好一点,没有昏倒,是不是可能来得及,阻止这一切的悲剧——”

    纪非坐在深色的墓碑前,有些絮絮叨叨地重复着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他内心无法散去的苦楚……

    就在纪非的絮叨告一段落的时候,忽然有一阵冷风吹过,纪非冷得打了一个哆嗦,低头看了看表,这时候才发现时间竟然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后……

    “哈……时间也差不多了,人家出租车司机在外面等了这么久,也不能让人一直等着啊。”

    纪非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拍打起了自己的衣服。

    “刑柔……下次再见。”

    纪非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墓碑上一如往昔的少女挥了挥手,转身顺着来时的路抬步离开了……

    生人消失在石板路的尽头,苍翠环绕的公墓再一次陷入了沉寂,清风拂过,两束美丽的百合轻轻摇动着,仿佛是在怀念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