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失败育龙守则 第254章:暴怒
作者:天之幻想的小说      更新:2017-02-05
    五年之后的高三时,马青眉十一岁,马庆浩十九岁,高考前,马青眉的成绩依旧是碾压一切,马庆浩的成绩则是不上不下。

    那个时候,马青眉的父母,考虑到两人的成绩,对着两兄妹提出了去国外读书的意见,马庆浩虽然学习一般,但真的去外国的好大学也不成问题,马青眉智商超长,以她的成绩,最顶级的几个大学都会非常欢迎她。

    那个时候,马青眉没有考虑太多的,她只是依照着马庆浩的计划,希望两人在同一所大学,去哪里并不重要。

    然而……马青眉与马庆浩静谧的同行,被一个吻彻底葬送……

    当然,那与其说是吻,不说只是在嘴唇上亲了一口,但在那个年代,这已经代表着一个女孩的初吻,一个满满怀揣着懵懂感情的少女情怀。

    是的,就在高考前,大家最后的聚会那天,一个同班同学对马青眉表了白,那年的马青眉十一岁,美丽而幽静,几乎是任何萝莉控都没办法抵挡的诱惑。

    对于这种可能已经没有机会再次传达的暗恋,任何男孩都会显得迫不及待,那个那个男生喝了点酒,将从厕所出来的马青眉,拦在了走向包厢的路上……

    男孩一向出色,甚至在年级都很有名,如果没有马庆浩这种富家子弟存在,大概他会是整个学校最引人注目的风云人物,但可惜的是,马庆浩和马青眉的存在让他没能笑傲整个学校,但暗恋他的女生也数不胜数。

    男孩的优秀毋庸置疑,他当然知道自己和马青眉的差距,所以他保持着暗恋,终于,在今天这次最后的机会,他鼓起勇气,做了告白……

    那大概是马青眉第一次接受别人的告白,她脑袋甚至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还很年幼的她呆愣愣地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了话。

    而那天,那个男孩喝了点酒,他估计看到了什么电影,认为强吻对表白有效果,所以他迈步向前,嘴唇亲到了马青眉的嘴唇上……

    “啊啊啊啊——!”

    那一刻,马青眉发出了这辈子最凄厉的惨叫,马庆浩从包厢中冲出,看着蹲在地上哭泣的妹妹,连事情的情况都没有了解就冲着那个男生拳打脚踢起来。

    后来,同学们冲出来,拦住了马庆浩的殴打,事情也断断续续从马青眉口中说出,而当知道了事实真相时,马庆浩想疯了一般拿起走廊中的花瓶砸在了那个男生头上……

    那时候,那个男生满脸是血,但马庆浩没有停下,他仿佛暴怒的狮子一般,简直就是想要杀了那个男孩。

    见到事情真的不妙,老师和同学涌上去,最终成功阻止了马庆浩,但那个男孩也已经被打得昏迷了过去,一条试图阻挡马庆浩殴打的胳膊直接断掉了……

    那一天,最终警察没有介入,马庆浩的父母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打架,最终也只是一个助理赶了过来,将事情的收尾解决了。

    马青眉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出酒店时看到的情景——

    酒店外,暴雨蔽天,天与地之间仿佛被雨水连接,天上滚滚雷鸣,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那一天,马青眉抱着自己的哥哥,再他怀中瑟瑟发抖,泪水哭得已经只剩下啜泣。

    那时候,马庆浩和她没有打伞,马庆浩拥着她穿过雨幕,两人浑身湿透,随后钻入车子中,一路上,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冷的,马青眉记得,自己一直握着哥哥的手,就算下车走入别墅时也没有放开……

    因为怕感冒,两人在各自房间洗了热水澡,后来马庆浩简单煮了泡面,两人坐在桌子上,相对着吃完了泡面。

    吃饭期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马庆浩一直沉着脸,吓得马青眉半句话都不敢说,这种沉默一直延续着,后来,马庆浩收拾碗筷,在厨房刷了碗,马青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穿着长摆的睡衣,局促不安地看着并不算有趣的言情剧。

    那个时候,相比于被强吻时候的恐惧,马青眉反而更加担心哥哥的状态,她总感觉这个时候的哥哥仿佛陷入了挣扎和痛苦中。

    那个年纪的马青眉,或许明白马庆浩的状态、或许也不明白自己哥哥的问题。

    但在之后,马庆浩洗干净碗后回到沙发上,他坐在那里,看着马青眉的眉眼,满溢着情感的眼睛忽然就流下了泪水。

    那一刻,甚至马青眉都不知道哥哥为什么如此,但是她真的心痛了,穿着睡衣的马青眉爬到马庆浩身前,看着马庆浩脸上痛苦的神色,替他抹去了泪水,而后——

    她轻轻地、颤抖地、缓慢地吻上了他的唇……

    下一秒,马庆浩就仿佛发狂了一般,回应着马青眉青涩的吻。

    那一刻,窗外夜色绵连,乌云和暴雨让这个世界仿佛陷入灾难,马青眉看着自己最爱的亲人,她抱着自己的哥哥,被他抱入了他的房间……

    时光延伸,马青眉依稀间回忆起那夜的故事,她觉得将自己交给哥哥并不后悔,那个时候的马庆浩就仿佛受伤后发狂的兽,马青眉自己都可以感觉得到,马庆浩心中有多么不想失去她,他心中的恐惧和痛苦仿佛吞噬了他的理智,最终将平日起来隐藏起来的情感爆发了出来。

    然而……

    当马庆浩理智苏醒,他看着梨花带雨、面色柔嫩的妹妹,看着床上的血迹,他终于感觉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那是世俗和伦理所带来的恐惧和威压,那年马庆浩十九岁,他的生活甚至是被妹妹照料才得以井井有条。

    所以……

    那个时候,彻底慌了神、恐惧到了极点的马庆浩做了一个最愚蠢、或者说最伤人的决定……

    那一刻,还年幼、还是个孩子的马庆浩六神无主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穿好衣服,冲出别墅,冲入雨幕,钻入了车子中,启动了车子……

    因为实在太过慌神,马庆浩竟然撞到了垃圾桶,他在倒车的时候,依稀间听到了别墅门被推开,自己妹妹叫喊的声音!

    那个时候的马庆浩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他理智上觉得不对,但感性中只剩下了希望那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