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失败育龙守则 第259章:许久的梦(三)
作者:天之幻想的小说      更新:2017-02-05
    “所以呢,纪非哥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坚持的事情,薇夏她绝对不会阻拦你,不过……你以后的日子可能要难过了~”

    刑柔笑着站了起来,眯眼看着夕阳的余晖,轻轻眯起了眼睛。

    “刑柔?你……”

    纪非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他站了起来,与刑柔面对面站着,仔仔细细地看着她。

    “纪非哥,有人说,梦境是人类潜意识根据自己的记忆,还有自己的想象塑造而成的~

    “它反映的是你脑海深处,那些就连自己都忘记的记忆,以及……你内心中隐藏着的,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记忆。”

    “所以呢,梦境,从某方面就显示着人的真心,也就是他心目中到底想干什么,对某个人到底怎么看的,你想见我……就是你想我了~”

    刑柔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她前方的纪非皱着眉,脑中一片混乱,他总觉得,眼前的刑柔与自己的记忆中有些偏差。

    “每个人类个体都是客观存在的,但人和人之前的印象,却都是主观存在的,你对某个人的性格、外貌、行为等等一系列的观察、感受、思考,最终在你的心中映出了这个人的倒影。”

    “事实上,你可能根本不了解这个人,但这个人再对你的表现中,你的主观意识自认为这个人表现得就是真实,你看到的就是真正的他,所以……这个世界上才有了‘看错人’这种事情发生和存在。”

    “每一个人都是客观存在的个体,但每个人对于其他人的认知,却是主观的,人的人格复杂而千变万化,甚至可能因为一件小事就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此说来……活在人类心中的某人,到底是他自己想要的人,还是虚假的投影?”

    “假的?怎么可能是假的……”纪非皱着眉,脑袋已经有些混乱了,眼前这个刑柔的话实在太诡异了,诡异到纪非甚至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每个人的认知都是片面的,就连那个人本身都搞不懂自己,别人怎么可能完美的认知她?”

    这个时候,刑柔慢慢皱起了眉头,神色严肃地对纪非说着,仿佛在警告——

    “如果有一个人,他认为自己脑中的妹妹就是‘他妹妹本身’,他将自己所有有关于妹妹的记忆抽出,在虚拟世界创造出一个新的‘妹妹’,她本身就是他认知中的妹妹,与他的记忆分毫不差,那么这样说来——他的妹妹是不是复活了?”

    刑柔说着看起来毫不相关的话题,她低头看了眼地面,最终长叹了一口气。

    “这……当然不可能了!每个人的认知都是片面的,没有任何可能,一个人知晓另一个人的一切,双胞胎也不行,人类本身多变,不同心境、不同状态下的接触,其实都不能作为真实,有的时候可能只是情绪波动,有的时候是刻意掩饰,人的内心情感无法被感知,了解他人的情感怎么可能完全!”

    纪非毫不犹疑地摇头否定了刑柔的答案,但在说完之后,纪非忽然也就明白了什么,他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刑柔,慢慢说出了一个名字——

    “刑谦?”

    “刑柔已经死去……他如果在《天启剑座》这个虚拟世界,将自己的记忆抽出,然后进行‘复活’……”

    “不……这一切,确实做得到……如果不涉及现实,只是单纯地在虚拟中复活,那确实做得到!刑谦他——”

    纪非咬着牙齿,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他也不再刑谦是错是对,这也许只是他自己的事情,与自己的关系,真的……自己有资格去评价什么吗?

    “当然~纪非哥你当然有资格去做出你的判断,如果时光继续,我依旧活着,那我必定是你妻~就算没有发生,但未来——却不会改变。

    我叫刑柔,若命运依旧,我必定是你妻,可惜……注定如此,但纪非哥,你依旧是我最爱的人,你有资格去阻止我哥的错误……”

    “人死不能复生,但死亡也是一种长眠,被人遗忘或许是注定的,虽然悲伤,但也可以忍耐,然而……如果一个死去的人,被一个虚假的东西替代了,那不是比死去更加悲伤吗……那不是……永远没有办法走出虚幻吗?纪非哥,如果…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遇到了这样子的人,请你告诉他——他错了……还有,快死之前一定要悔悟。”

    “纪非哥,曾经看鬼片的时候,我一直在疑惑,为什么每一个鬼都那么恐怖,那么残忍,这个世界真的全都是惨死吗?就没有幸福死去的人,因为某种无法放下的情感伫立在事件并未散去?直到某一天,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恶鬼之所以徘徊,是因为他怨气难平,而更多的人消失在人世,是因为她……只愿祝愿、只愿他人遗忘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这一刻,刑柔忽然伸出手,轻轻在纪非的脸颊抚摸着,她的手掌温热,不冰、也不冷。

    “纪非哥……这就是,你想象中的我吗?”

    那一刻,刑柔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她脸上的笑容瞬间绽开,犹如黑夜盛放的昙花。她看着纪非,默默摇了摇头。

    “纪非哥,你最后没有回应真的是太好了,能被你多记住一秒……多想起一秒,都是一种幸福啊。”

    刑柔笑着眨了眨眼睛,忽然轻轻将纪非一推,那一刻——天变地异,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梦……该醒了。”

    刑柔狡黠地一笑,随后重重握了握拳头。

    “纪非哥,回忆、然后忘记吧……你的世界已经不存在刑柔这个人了,只要你不记挂她,她最后精神也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何时、无论何地,请你记住——”

    “自始至终,都有人在你创造的世界中等待,她等待、并且祈祷着,祈祷有一天你找到自己的命运,并获得幸福……”

    “其实啊,人啊……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天旋地转中,女孩最后的言语有着莫名地清脆,那一刻,纪非抬起头,看到那个少女站在原地,语笑嫣然……泪流满面。

    “何苦啊……”

    那一瞬间,纪非仿佛变得不再是自己,他好像想起了一切,又好像忘记了一切,他看着刑柔的身影在扭曲中淡去,慢慢闭上了眼睛,仅剩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