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三十九章 御赐茶名
    “她要是有你脑子一半的一半,也许我会认为她还算聪明。”

    “看来我们可以去请云轩也尝尝复杂了。”佩亦城对着萧文眨了眨眼,有些调皮。

    “什么叫复杂?”萧文不满道,“我这是踏雪寻梅好吗?”

    “你当云轩没喝过踏雪寻梅,打量着蒙骗人呢,这要是到他那里,可是欺君之罪。”

    “不不不,你把云轩想的太简单了,”萧文伸出食指,来回摆了两下,“他很可能会......”

    “萧子墨,你这玩意儿该不是毒药吧?”

    眼下只有三人的御书房内,凌舜华只能自己倒了一杯又一杯白水来漱口,可是口中那股复杂的味道,却始终无法消散。

    “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这可是本公子第一次煮功夫茶,你们赶上好时候了,却没一个人知道感恩。”

    萧文知道这茶的味道有多么难以形容,可是凌云轩的反应也太夸张了些,他可没见佩斯辰漱口。

    “感恩?”

    凌舜华饱含凶狠的视线狠狠瞪着他,“用不用朕再给你颁一个感恩状?感谢感谢你这玩意儿没能毒死人。”

    “哈哈哈......”

    佩亦城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能让一国之君凌舜华如此无语的人,除了萧子墨,普天之下怕是很难找出第二个了。

    “这倒也不用,随便赏我几万两金子花花就行了。”

    “你就不怕这金子砸死你?”凌舜华在两人对面坐下,“你说你这是功夫茶?”

    “是啊,”萧文得意道,“踏雪寻梅。”

    “从现在起,名字改了。”

    “改成什么?”佩亦城十分好奇,也很感兴趣。

    “复杂。”凌舜华砸吧了一下口中那股迷之味道,斩钉截铁道。

    “哈哈哈......”

    佩亦城看了眼旁边坐着的萧文,“名字很贴切,不瞒你说,我品尝过之后,也觉得这个名字更适合。”

    “我不干。”萧文否决。

    “由不得你,朕要给你煮的这道茶御赐名字,并且以后不准这道茶出现在朕的眼前。”

    “凌云轩,你滥用私权!”萧文控诉。

    “朕就是用了,你有意见?”凌舜华挑眉睨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大有一种你敢有意见,朕绝不轻饶的意思。

    “我就是有。”偏偏萧文不是普通人,压根不怕他这一套。

    “有意见就给朕保留。”

    “......”

    “好了,”看萧文有些泄气的模样,佩亦城拍了拍他的肩膀,“都给你猜对了,还不高兴什么?”

    “猜对什么?”这下换凌舜华好奇了。

    “在府中的时候,我说他煮的这道茶拿给你喝,不能叫踏雪寻梅,要叫复杂。

    不然你尝过之后,非给他安一个欺君之罪不可,但是这家伙说,你尝过之后,会先骂他一顿。

    然后强烈制止这茶再出现在你的眼前,更甚者会给这茶改个更加贴切的名字。”

    “萧子墨,朕该说你是了解朕,还是了解你这茶呢?”

    “你们也别这么看不起人,”

    萧文双臂环胸,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本公子第一次煮茶,没一个人赏脸,不识货,以后我都不煮了。”

    “真的?”佩亦城露出惊喜的神情。

    “假的。”

    “......”

    凌舜华摆摆手,无奈道,“你们俩回府之后,再慢慢表演,好吧?”

    “咳......”

    佩亦城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不知是不是被凌舜华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提醒萧文收敛一些。

    “是为了皇后禁足的事情,还是王安女儿逐出宫的事情?”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萧文笑了,“这应该都是一回事吧?”

    “这怎么能说是一回事,”凌舜华一本正经道,“两个人,一个在宫内,一个在宫外,自然是两回事。”

    “行,你说的都对。”

    “黑衣人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凌舜华看向两人,说的正是晚宴过后,来到皇家使馆找温多娜的黑衣人。

    “没想到还有人会利用这个丑女。”萧文微挑了挑唇,对温多娜满是不屑。

    “利用的不是她,只是因为她的背后的离蜀。”佩亦城接道。

    “没错,”凌舜华颔首,“这件事朕知道,你们知道,从皇后今天的表现来看,自然也是知道的。”

    “玖儿的为人我们一向都清楚,”佩亦城一语双关的看着凌舜华,“只是今日那个王安的庶女,听说唱了一出好戏。”

    “她是个聪明人,”凌舜华提起王芊羽,表情很淡漠,好像一个无关的路人,

    “不然皇后又何必三番两次的出手帮她,这次竟然趁胜了离蜀的这个时机,替她讨赏出宫。”

    “这是明贬暗赏啊,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时候培养的默契。”萧文挤眉弄眼的打趣。

    凌舜华也不隐瞒,“我们并没有提前说好什么,只是那晚,皇后给朕讲了一个故事。

    之后,她虽讨了赏,却又没有找朕下任何旨意,只是忽然间请朕喝茶。”

    凌舜华视线落在萧文身上,“那样的才能叫做茶。”

    “切......不识货。”

    “没过多久,温多娜就来了,还有之前就在的王安女儿,加上晚上黑衣人的话,怎么着都能清楚眼前的事情。”

    佩亦城眸中露出赞赏,“所以你就顺势配合玖儿把那个王答应贬黜出宫。”

    “没错。”

    “那我怎么听说玖儿又被禁足了?”萧文看到佩亦城的目光,添油加醋道,果真佩亦城的眸中的赞赏立即就消失了。

    “总要做做样子,”凌舜华对佩玖兰现在的状态,一点儿也不担心,“这几日她在宫中,也正好清净两天。”

    “这么说,我还得替玖儿谢谢你了?”

    “她是朕的皇后,不必你来谢。”

    “如果你能一直这么明白,玖儿之前受的那些苦,又算什么?”

    不知怎么的,佩亦城跟凌舜华一提起自己的妹妹佩玖兰,总能想到他之前的作为让她受的苦,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之前是之前,以后是以后。”

    “黑衣人在御花园又见了丑女一面?”萧文似乎在两人之间,闻到了淡淡的火药味,赶紧岔开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