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小农女〕〔二次元从火影开始〕〔重生暖婚:Hi,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我居然是富二代〕〔虐文作者注孤生?〕〔君少心头宝,夫人〕〔极品神印少主〕〔地府朋友圈〕〔重生之都市邪仙〕〔极品仙尊混都市〕〔风流青云路〕〔快穿:炮灰女配要〕〔黑科技研发中心〕〔天行〕〔纪元之主〕〔次元法典〕〔异大陆修仙记〕〔宠婚缠绵:大总裁〕〔水浒之王者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为了情郎
    ,!

    “原来龟惜之法都是这么练的,是我孤陋寡闻了。”

    被夏夜从位置上挤走的春朝,抬步迈出殿外,准备给佩玖兰换上新的热茶。

    “你练的飞针也不比我强到哪去。”夏夜冲着春朝的背影喊道,一转头,自己的棋子已经被佩玖兰的吃掉了。

    “娘娘,您是不是偷我的棋子了?”

    “对,你怎么知道,本宫就是在做夏夜爱做的事情。”

    “奴婢才没有。”夏夜努努嘴,执起一枚白子,想了好半天迟迟不落。

    “那朵花呢?”佩玖兰突然问。

    “偷偷插上了。”夏夜还在专注棋盘,随意答道。

    “失了水分营养,没两天可就枯萎了,春朝还不马上就发现了。”

    “等她发现我又不在旁边,她可不能赖我。”

    “你这丫头,身上还沾着花瓣,这么明显的证据,春朝看不到吗?”佩玖兰抬抬下巴,示意夏夜。

    正在努力思索落子位置的夏夜,听到娘娘的话,抬眸再低首,刚巧看到一片寒冬花瓣落在棋盘之上。

    “我不都收拾干净了,怎么还有啊?”

    夏夜左右扭头,看见春朝没还没进来,赶紧伸手,准备把上头的花瓣捡起来,当手碰到花瓣之时,眼前忽然一亮,

    “哈哈,真是幸运的花瓣啊。”

    随手把花瓣握在手中,夏夜手中迟迟未落的白子,落在了原本花瓣落下的那个位置。

    佩玖兰轻轻勾起唇角,“真是一步好棋。”

    “娘娘,我就说我肯定比春朝下的时间长。”

    “嗯,我们夏夜果真聪明。”

    “是啊,她最会耍小聪明了。”

    春朝端着新茶进来,随意往棋盘上瞟了一眼,在她看来,夏夜跟娘娘下棋,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

    “娘娘,我就说那个王芊羽不是什么好人,您还不信。”

    反正左右闲的无聊,一边下棋,夏夜又想起了她们家娘娘被禁足的罪魁祸首,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人家才刚出宫,你就开始直呼其名了?”

    “你也说是出宫了,都被皇上贬成庶民了,难不成还指望我称呼她什么好听的,叫她名字是因为娘娘教导的好,我有礼数。”

    夏夜接过春朝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大口,愤愤道,“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亏得娘娘还对她那么好,陷害娘娘,活该被赶出宫。”

    “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被赶出宫?”春朝问道。

    “我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想说她在宫外还有情郎,是吧?”

    夏夜冷哼了一声,“娘娘不是已经替她向皇上讨了赏吗?她明明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宫,

    偏偏这边还没来的及等娘娘去向皇上讨出宫的旨意,她便跟那个什么离蜀公主合谋陷害娘娘,没杖毙已经是便宜她了。”

    “你怎么知道她们是合谋,两人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不然她又怎么会在晚宴上赢这个温多娜公主所带来的绣娘。

    那幅刺绣,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清楚吗?

    娘娘之前已经跟我们说的很明白了,她绣的都是真的,并不是她那日所言,是粘上去的。”

    “夏夜此话说的不假,她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这件事情,倒是与两人脱不了关系呢。”

    佩玖兰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淡然道。

    “她们是怎么勾搭上的?”夏夜疑惑的看着佩玖兰,

    “娘娘,如果奴婢没有猜错,王芊羽有事求您,无论如何,她是不敢在眼下背叛您的。”

    “她是因为何事求本宫?”

    “还不是因为她一进宫就给娘娘讲那个故事,”夏夜想起当时自己也被感动的稀里哗啦,心中不禁暗暗鄙视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可怜她,还有那个半死不活的情郎,娘娘想必也不会帮她吧。”

    “谁说本宫可怜他们,本宫只是闲来无聊罢了。”

    “反正奴婢当时是被感动了,谁知她竟是这般心肠歹毒的人,当初女尸案的时候,娘娘就不该原谅她。”

    “你这般义愤填膺,好像王答应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春朝虽然也气王芊羽,但是却比夏夜冷静很多。

    “她这么一次次的利用刺绣陷害娘娘,难道还不是罪不可恕吗?”

    “本宫问你们一件事?”佩玖兰忽然看向两人。

    “娘娘尽管吩咐。”

    “说了是问事情,吩咐什么,”佩玖兰笑了笑,

    “夏夜刚才问她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春朝说两人根本就不认识,怎么勾搭,你们说的都对。

    但是本宫想问,从当初王芊羽给本宫讲这个故事,让本宫帮她,不愿意侍寝,到最后的想出宫,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她的情郎呗。”夏夜不假思索的开口。

    “娘娘的意思是......”春朝反应很快,“她当初为了情郎来求您,也可以为了情郎与温多娜合作,背叛娘娘?”

    “这怎么可能?”夏夜连连摆手,

    “那个离蜀的公主才来几天,而且她是异国人,怎么会知道王芊羽有情郎的事情,进而要挟她。”

    “她知不知道不要紧,帮她的人知道就可以了。”

    “娘娘,您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夏夜已经被佩玖兰说的有些糊涂了。

    “春朝,告诉她。”

    “怎么,你又听懂了?”夏夜有些不服气道。

    “比你明白一些,”春朝笑的很有深意,

    “这件事总得来说就是,有一个人作为连接温多娜公主与王答应之间的纽带,促使两人联合起来,陷害娘娘,

    温多娜公主自是不必说,从晚宴开始,就对娘娘有意见了,加上绣艺比试又输了,心中肯定不好受。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答应帮她,她一定乐意,而王答应,作为比试的另一方,还是胜者,要想让她帮忙,只有一件事......”

    “你是说她的情郎?”

    “没错,想必是那个人也知道了她有情郎的事情,并且以此为要挟,不然以她平日对娘娘的姿态,断不可做出这种事。”

    夏夜撇撇嘴,“看来对于王答应的这位情郎,知道的人不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