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我是啃妻族[快〕〔为死者代言〕〔三国战神赵云〕〔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太古帝尊〕〔下山虎〕〔冥王绝宠:嫡女狠〕〔轩城绝恋〕〔重生九零俏军嫂〕〔隐婚缠绵:宫少,〕〔火影之线遁〕〔仙武神帝〕〔最强狂仙在都市〕〔同桌凶猛〕〔三国大气象师〕〔惊天剑帝〕〔棺香墓火〕〔超级神眼〕〔拥吻热可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因为你笨
    ,!

    “这件事虽然因为王芊羽进宫而被刻意隐瞒,但是有心人想知道,调查一下,还是能查出来的。”

    “就算这样,她跟娘娘提前说不就好了,为何要与那个公主合谋,害的娘娘如今这个局面,我是不会放过这种人的。”

    就算王芊羽有她自己的原因,她的情郎被人拿住相要挟,但是不管是何种理由,她就是背叛了佩玖兰,夏夜绝不会原谅。

    “你放不放过又怎样,她可是已经被赶出宫了。”春朝了解夏夜的心情,也十分理解,因为她自己,也是同样的心情。

    “时间还长的很......”

    夏夜就不信,以娘娘这样的性子,会真的就这么甘愿困在宫中一辈子,只要有机会出宫,见到王芊羽,她一定要找她算算账。

    “本宫倒是挺同情她的。”

    “娘娘,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您不陌生吧?”

    “怎么,徒弟还拿师傅教的学问出难题不成?”

    佩玖兰对王芊羽的态度让夏夜很是着急,“她可不是什么好人。”

    “她是什么人,本宫还是挺感兴趣的。”

    对于王芊羽,与其说佩玖兰被她讲的那个故事感动,倒不如说佩玖兰对她这个人更感兴趣。

    那样的故事,街上摆摊的邪本上比比皆是,算不得什么,但是王芊羽这个人,显然就比这个邪本有意思。

    “娘娘,这么说,您是故意的了?”

    “你们还记不记得,本宫在晚宴回来之后,向皇上要了关于王芊羽的赏赐?”

    “怎么不记得,刚才夏夜不是还说着这件事情呢,不然也不会这么生气,”春朝看着气的跳脚的某人,

    “娘娘都为她要了恩典了,她却在背后与温多娜公主勾结,陷害于您。”

    “她们还没有那个本事,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本宫都知道。”佩玖兰笑的随意,

    “连皇上都知道,就是故意让她陷害的,可如今看见你们平白在这里生气,倒也有趣。”

    “娘娘,您......”夏夜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佩玖兰,“您说什么?您是故意的?”

    “自然是故意的,不然王芊羽又如何能出宫呢?”

    “可是您不是向皇上要了赏赐,允许王芊羽出宫的吗?”这话绕了一圈,又转了回来,还是这个事情。

    “本宫有说怎么让她出宫?”

    “还能怎么出,不都是皇上颁发圣旨......啊......”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佩玖兰点点头。

    夏夜虽然已经反应过来,但是对于自家娘娘为何这么做,还是不太理解,

    “奴婢还是不明白,只是让她出宫,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圈,并且连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皇上又怎么会知道?

    而且还陪着您演戏,不仅仅骗了王芊羽,那个离蜀公主,连我们也一起瞒过了。”

    “既然她们都想看这一幕,本宫就给她们看看又有何妨,至于皇上为何知道,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皇上聪明呗,”春朝拍拍夏夜的脑门,“你以为人人都跟你的脑子似的。”

    “说的你就聪明多少似的,这次你不是也不知道吗。”

    “娘娘的事情,哪是我们什么都能知道的。”春朝倒是看得很开。

    “什么都是你说。”

    夏夜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又转过头,话都说的差不多了,她好像才想起自己眼前还有事情没做完。

    刚才只顾着说话,下棋的时候都是娘娘落一子,她落一子,都没仔细看,肯定输惨了。

    虽然娘娘一直在与她说话,但是跟她对弈,自己压根就不是对手,说句不夸张的话,就算娘娘闭着眼睛,她恐怕也赢不了。

    “娘娘,该谁落子...子...了...了......”

    “你那是什么怪腔调。”春朝听着夏夜有些结巴的话,不由的侧过身子,把头探向棋盘。

    “哈哈哈哈......”春朝忽然大笑,并且笑的有些夸张,浑身一抖一抖的,好像站不稳一样。

    “娘娘......”

    反观夏夜,耷拉个脑袋,表情有些奇怪,“您下棋就下棋吧,奴婢知道您的棋艺高,但是把棋下成这样,您好欺负人啊。”

    “本宫没有欺负你啊,军中无父子,棋盘无主仆,本宫下的有什么不妥吗?”

    “不是不妥,是......”夏夜紧盯着棋盘,不知如何开口。

    “娘娘,您下得太好了,对夏夜的形容简直了。”春朝在一旁插嘴道。

    “你少在这里幸灾乐祸啊。”

    “我哪里有,谁让你刚才一个劲的问来问去,娘娘这是回答你呢。”

    “......”

    “你们在说什么?本宫只是赢了个棋局,看看你们两个的表情,怎么,输不起哦。”

    “娘娘,您还逗奴婢,”夏夜指着棋盘控诉道,“您赢了就算了,竟然还能故意摆出一个‘笨’字出来。”

    “有吗?”

    佩玖兰装做不明所以的样子看向夏夜,“难怪下着下着,竟然觉得好像一个字,原来是‘笨’字啊。”

    “娘娘......”

    “本宫不是故意的。”

    “真的吗?”

    “嗯,是有意的......”

    “......”

    “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你这下个棋还顺带聊天的,这么不专心,可下不好棋哦。”

    “奴婢不是君子,是女子,再说,奴婢不是关心娘娘嘛。”

    “是,本宫很谢谢你,”佩玖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收了吧,本宫累了。”

    “那娘娘躺下来,奴婢给你捶捶。”

    “不必了,本宫要谨遵皇上的旨意,好好静养,直接去休息一会儿。”

    “那奴婢伺候您更衣。”春朝紧跟了上去,留着夏夜收拾残局。

    “怎么,是不是觉得这个字形容你特别合适,所以舍不得收拾啊?”

    春朝伺候佩玖兰躺下,再转身回来,夏夜竟还盯着刚才的棋盘看。

    “春朝,你说娘娘怎么就那么聪明呢。”夏夜有些感慨。

    “因为她是我们的娘娘啊。”

    “你这话跟没说一样,”夏夜伸手去收拾棋子,

    “先不说娘娘一边下棋一边聊天,赢了我不说,还能摆出一个‘笨’字。

    而且对于我们遇到的这些事情,好像从来都会提前知道,并且十分从容的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