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我是啃妻族[快〕〔为死者代言〕〔三国战神赵云〕〔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太古帝尊〕〔下山虎〕〔冥王绝宠:嫡女狠〕〔轩城绝恋〕〔重生九零俏军嫂〕〔隐婚缠绵:宫少,〕〔火影之线遁〕〔仙武神帝〕〔最强狂仙在都市〕〔同桌凶猛〕〔三国大气象师〕〔惊天剑帝〕〔棺香墓火〕〔超级神眼〕〔拥吻热可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四十三章 后宫之主
    ,!

    “娘娘的睿智,岂是你我能看的透的。”春朝帮着夏夜一起收拾棋盘,把双色棋子各自入盒。

    “我记得娘娘大婚的时候,萧公子送的礼物中不是有一副玲珑棋子吗,怎么从不见娘娘用?”

    佩玖兰与凌舜华大婚的时候,送礼的实在是太多,而单是萧文送的东西,都已经塞满了整个库房,更别说其他的了。

    夏夜看着手中的白子,虽然也是玉石做的,应属上品,但是萧文送佩玖兰的那副玲珑棋子才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大约是觉得在这宫中,用什么都是一样的吧......”

    春朝暗自叹了口气,继续收拾,忽然眼角瞥见了夏夜袖口处露出来的东西。

    “夏夜,那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夏夜的反应很快,速度更是不慢,几乎是春朝刚看见,她便立即捡了起来,重新塞进怀中。

    “我怎么看着好像有点像寒冬的花瓣啊?”

    “不是,绝对不是。”夏夜否认的太快,让人觉得十分可疑。

    春朝不禁露出狐疑的目光,盯着她塞东西的地方,“我不信,拿出来我看看。”

    “看什么,怎么可能会是寒冬的花瓣呢,呵呵......”

    “你心虚的汗都流出来了。”春朝伸手就要朝夏夜的怀中抓去。

    “有吗,你看错了,”夏夜往后仰着身子,“这么冷的天怎么会流汗,呵呵......”

    “不心虚就给我看,”春朝再次伸手。

    “你再过来,我喊非礼了啊。”

    夏夜连连后退,企图阻挡春朝伸过来的手,这样的场景,大约也是经常发生了,所以很有技巧性的避开了好几次。

    正当她得意的空档,眼睛无意朝殿外扫了一眼,忽然一个人影在墙头上闪了一下,便不见了。

    “停,先别闹。”

    “怎么,肯拿出来给我看了吗?”

    “不是......你先等我一下。”夏夜松开了阻挡春朝的手,快速出了殿门,留下满脸疑问的春朝。

    过了没多久,夏夜就回来了,屋内已经被春朝收拾妥当,正站在殿门口等着她。

    “到底怎么了?”

    “我刚才看到一个人影,正好从墙头窜出去了。”

    重华宫周围经常有着各方势力,偷偷的盯着殿中人的一举一动,这些她们都知道,“我们这里,一向都有客人。”

    “不,这个不一样。”

    夏夜轻轻蹙起眉,不像平日里的跳脱性格,“那些人身手都不错,可以隐藏在暗处。

    但是这个人不是,功夫也就是三脚猫的,不然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我发现,而且还是爬墙头的那种。”

    “大白天的爬我们宫墙,什么情况?”

    “娘娘被禁足的消息已经传遍后宫,大约是知道眼下守卫不严,守在正门居多,所以侧殿偏墙才有人敢爬。”

    “你说的有道理,看清人的模样了吗?”

    “嗯,一个太监装扮的人,虽然他跑的很快,不过毕竟是白天,我的视力也不差。”

    “你刚才出去,是去寻他的踪迹了?”

    “你傻啊,”夏夜笑了笑,“都说平日里你比我心细,难道忘记了我们在宫中不能使用功夫,我怎么去追。”

    “看看,我都被你带笨了,”春朝晃了晃头,“你去找谁查探了?”

    “不告诉你。”

    “切,小样的,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常青。”

    “你别误会啊,我们门口的守卫,就他功夫高,我想让小卫子去,他也得能追上才行啊。”

    “行,别解释了,娘娘说,解释就是掩饰,”春朝朝她挤挤眼,“你就是想顺便去跟人家说话。”

    “胡说八道,我这可是办正事。”说完,夏夜抬脚又要出去。

    “又干什么去,还没看够?人哪能这么快回来。”

    “我听你在这里胡言,娘娘在休息,我去小厨房做几样点心,等娘娘醒了,正好可以吃。”

    “你这会儿倒是变得真仔细,”春朝转过身,“我去刺绣,顺便练一练飞针。”

    ‘逃过一劫’,走出殿门的夏夜,轻轻拍了拍怀中的某个地方,轻呼。

    依兰殿

    白瑾柔半侧着身子躺在美人榻上,一个婢女拿着小木槌给她轻轻敲着腿,贴身侍婢翠萍则在身后给她捶着肩膀。

    “娘娘,这几日奴婢连着派人去请温多娜公主,可是她以身子不适为由,都给婉拒了。”

    “是吗?”白瑾柔轻抬眼眸,眉眼间看起来自有一番风情。

    “娘娘,您不是说派人去请她,她一定会来的吗?”

    “公主嘛,总会有些架子,本宫只是一个后宫妃子,去请她一次就来,那本宫倒是觉得媳了。”

    “您的意思是,她是故意的了?”

    “她连皇后的茬都敢找,拒绝本宫几次邀请,有什么要紧。”

    “这么说,她是在给娘娘摆公主的派头了?”翠萍有些不屑道,

    “一个小国的公主,就算在她们国家地位高人一等,可是到了我们这里,也该看看眼前的人是什么身份。”

    “什么身份?”白瑾柔扫她一眼,“本宫本就是个妃子。”

    “娘娘,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翠萍赶紧跪下。

    “好了,本宫又没说什么,起来吧。”

    “谢娘娘。”

    “你先出去。”白瑾柔对给她敲腿的小婢女道。

    “是。”

    小婢女恭敬的退出去之后,白瑾柔坐起了身子,看着眼前的人,“翠萍......”

    “奴婢在。”

    “你觉得本宫就只能当一个妃子吗?”

    “娘娘......奴婢,奴婢......”翠萍又跪了下去,她觉得现在的柔妃娘娘,好像越来越不好伺候了。

    “怎么,回答本宫这个问题,很难为你吗?”

    “不,不是,娘娘在奴婢心中是唯一的主子,而娘娘的华贵与美貌,也是第一的。”

    “第一吗?”白瑾柔像是与翠萍说话,又像是在自语,

    “那第一的人为何只是一个妃子呢?难道本宫就坐不得这后宫之位吗?”

    “娘娘......”翠萍深深的把头埋下去,这样的话,按理说是属于大不敬的,但是她却不敢质疑。

    “你觉得本宫说的对吗?”

    “娘娘在奴婢心中,就是后宫最大的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