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九转轮回〕〔莫对春花说秋月〕〔诸天我为帝〕〔绝品透视医仙〕〔冰火女总裁的全能〕〔仙斋鬼话〕〔网游之三国无双〕〔天下第九〕〔王者风暴〕〔次元法典〕〔绿茵峥嵘〕〔穿成男主他爸〕〔慕以瞳温望舒小说〕〔创世十二乐章〕〔大龟甲师〕〔皇后在位手册〕〔英雄联盟之惊天战〕〔晚钟教会〕〔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最强灵异大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浴
    ,!

    “只是进水泡泡?”

    佩玖兰为何会突然落入浴桶之中,凌舜华并不清楚,但是她对水的恐惧感,他刚才可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再发生,更不想再看到,不过佩玖兰压根就不打算跟他说实话,这是更让他生气的地方。

    “不然呢?”佩玖兰一双水眸看着凌舜华,“皇上总不会认为臣妾在憋气玩吧?”

    装傻嘛,谁不会,佩玖兰一向轻车熟路。

    她才不会说自己刚才是被凌舜华说要留下过夜的那句话吓得脚底一滑,从浴桶中的小凳子上跌入水中的,那实在太丢人了。

    “水凉了,皇后也该出浴了。”

    既然她不愿意说,凌舜华再强迫下去也毫无意义,只能先压制自己的情绪,佩玖兰还在水中,两人再这么耗着,她会着凉的。

    “皇上说的是,只是这沐浴之地,未免有些潮湿,皇上不如先去前厅稍坐片刻。”

    “皇后是在赶朕走吗?”

    ‘你总算听出来了,’佩玖兰在心中腹议,快要被凌舜华给气死了,他不出来,自己怎么出浴,但是却又不能这么说。

    “皇上误会了,臣妾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好,朕就在这里等着皇后,快出浴吧。”

    “......”

    佩玖兰觉得,如果凌舜华的视线,透过水面还能一样的清晰,那么此时,他一定能看到自己紧握的拳头。

    “皇上,非礼勿视。”

    “朕看自己的皇后,理所当然,莫不是皇后害羞?”

    “是臣妾害羞,请皇上移驾......”

    “没关系,皇后习惯了就好。”

    看样子,凌舜华是铁定要赖在这里了,那么佩玖兰宁愿冻死,怕是也不愿意当着他的面,光着身子出来。

    “皇上如果不出来,那臣妾也只能继续待在水中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干耗着。

    “你是想冻死吗?”

    “......”

    凌舜华又上前一步,手已经触碰到木桶的边缘,“朕不介意亲手捞你出来。”

    “皇上到底想要如何?”

    “朕要如何,皇后不清楚吗?”

    快要触碰到木桶边缘的手,忽而转向佩玖兰伸过去,凌舜华轻轻勾起她的下巴,邪魅道,“还是说,皇后想要与朕一起洗?”

    “这,这里太挤,容不下两个人......”

    佩玖兰有些结巴,这是从未出现过的,哪怕是两人针锋相对的时候,她的口才也从不落他之下。

    凌舜华忽然觉得,逗佩玖兰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

    平日里的她,对自己恭敬又疏离,明明在自己眼前,却又好像离他很远,远到他伸出手,也根本触碰不到她。

    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很不舒服,但是今晚的佩玖兰,却是活生生的,哪怕只是片刻,也足够让他回味良久。

    “朕只给你十个数。”凌舜华忽然道。

    “什么十个数?”佩玖兰当着凌舜华的面,第一次露出迷茫的神情。

    “一,二,三......”

    看着凌舜华背过身子数数的模样,佩玖兰忽然懂了,他是给她十个数的出浴时间,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没有时间骂他,两人一起长大,佩玖兰会武的事情,凌舜华是知道的,此时迫在眉睫,也没有什么好装的。

    只见水波未动,佩玖兰的整个人已经脱水而出,脚尖立于水面,下一刻便落在了地上。

    白皙的手朝着不远处屏风上的浴衣轻轻一挥,原地旋转一圈,衣服已经穿在了她的身上。

    “九,十......”

    凌舜华果真是数了十个数便转过了身子,而佩玖兰的手正在系腰间的缎带。

    “朕帮你。”

    “不,不用。”

    佩玖兰退后两步,可依然被凌舜华追上,修长的大手从她柔弱的小手之中夺过丝滑的缎带,随意挽了一个结。

    “好看吗?”

    “好看。”

    “你压根就没看。”

    “皇上的手艺,看不看都是一样的。”

    “你是在夸朕,还是在损朕?”

    “自然是夸。”

    “朕不信,心中骂了很多遍了吧?”

    “......”

    凌舜华对着佩玖兰再次伸出了手。

    “皇上,带子,已经,系好了......”佩玖兰一手紧紧握着浴衣的缎带,好像怕凌舜华再对它做什么似的。

    “出去吧。”

    看着凌舜华转过身,慢慢朝前走的样子,不知为何,佩玖兰总觉得他这个样子有些落寞。

    可是眼下他这各种奇怪的行为,已经足够让她费神了,佩玖兰没有心思去想其他,只能跟在他的身后。

    “皇,皇上?”

    看着忽然从沐浴房间走出来的凌舜华,守在门外的春朝有些怔愣,赶紧屈身福礼,“奴婢参见皇上。”

    紧接着便看到了紧跟在他身后走出的佩玖兰,春朝更是大吃一惊,想问什么,却也不敢也不便开口。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皇后把裘绒拿过来披上?”

    凌舜华有些不悦的看着春朝傻乎乎的站在门口,这丫头平时里不是挺机灵的。

    这时候竟然还在这里发愣,好像根本没看见佩玖兰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浴衣站在这里。

    只顾关心皇后的皇上,好像忘记了他忽然的出现,才是导致春朝愣在原地的重要原因。

    听见凌舜华的话,春朝赶紧点点头,快速跑到内寝,拿了一件白色裘绒,正准备给佩玖兰系上。

    旁边伸过来的一只大手让她下意识的把裘绒递过去,然后凌舜华再次给佩玖兰系上了裘绒,依旧是很随意的一个结。

    “皇上,您......”春朝踌躇着,不知该不该开口。

    “下去。”

    春朝偷偷看了佩玖兰一眼,接触到她微微颔首的模样,只好又福了福身子,“奴婢告退。”

    “把门关上。”

    “是。”

    当春朝带着疑惑,把寝殿门给带上的时候,一转身,刚好看见不远处梅花树下站着的李尚荣,更是吓了一跳。

    “李公公,您,什么时候过来的?”

    “咱家是陪皇上过来的。”

    “那皇上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个......”李尚荣抬头望了眼夜空,“有一段时间了。”

    “那皇上......”

    春朝想问皇上为何会与娘娘一起从内间出来,但是想了一想,觉得这样问并不合适,只能与李尚荣一起,站在殿外,抬头望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