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暴君〕〔目标瓦良格〕〔神器收藏家〕〔我要做门阀〕〔海贼之海军鬼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造化神宫〕〔万古魔帝〕〔系统小农女:夫君〕〔娇妻太生猛:顾少〕〔超级护花天王〕〔狼王的娇宠〕〔一战惊九霄〕〔极品龙帝〕〔儒武争锋〕〔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三寸人间〕〔茅山鬼王〕〔纵天神帝〕〔快穿:炮灰女配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奇怪的行为
    ,!

    “皇后过来坐。”看着离自己老远的佩玖兰,凌舜华拍了拍自己身旁软塌的位置。

    “臣妾站在这里很好。”

    今天的凌舜华怪异的让佩玖兰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招架,只能是有多远就离多远。

    “这里暖和。”

    凌舜华坐的软塌前有一个地笼,佩玖兰站的那个地方,离门口很近,什么也没有。

    而且不远处的一扇窗子,也因为透气被打开,时不时有些小风刮进来,吹起了她湿润的秀发。

    “刚沐浴完,有些闷热,站在这里正好。”

    “要朕抱你过来吗?”

    “皇上,这里果真暖和。”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凌舜华旁边的位置,已经坐下了一个人,正伸出双手,放在地笼的上方暖着。

    “对朕的到来,觉得很意外?”

    凌舜华侧过身子去看佩玖兰,刚好也只能看到她的侧颜,在地笼火炭的衬托下,带着些红润。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皇上想到哪里,便可以到哪里。”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帕子在哪里?”

    “什么帕子?”这人不仅忽然抽风,连话题都转的不知天南地北,让佩玖兰有些跟不上。

    凌舜华站起来,朝着刚才沐浴的房间走去,佩玖兰就这么傻愣的看着。

    片刻功夫他就返了回来,手中拿着一条很长的干帕子,路过中间的桌子时,另一只手随意拎了把旁边摆放的绣墩。

    “过来。”

    凌舜华重新坐回软塌前,把绣墩放在自己正前方,紧靠着地笼。

    “啊?”

    凌舜华一下把佩玖兰从软塌之上拉起,佩玖兰一个不稳,一下子跌倒在凌舜华怀中。

    属于皇上身上所特有的龙涎香扑面而来,陌生又熟悉。

    很早以前,早在凌舜华还未当上皇上之时,他的身上并不是这种气味,而是淡淡的青草香,佩玖兰很喜欢那样清新的味道。

    只是现在,他还是他,却已经当上了皇帝,她也还是她,却也不再是她。

    一切都变了,就好像他身上的味道,虽然好闻,却不再是自己喜欢的味道,就如同他......

    想到这些,心中被刻意忽略的某处,忽然带着些疼痛,让佩玖兰很惊慌,拼命的想从他的怀中钻出。

    只是挣扎了几下,都没能成功。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不妨事。”凌舜华勾了勾唇角,把惊慌失措的她从怀中拉起,按在了面前的绣墩上。

    “坐好。”

    见她如坐针毡的模样,凌舜华柔声道,不知为何,佩玖兰竟从中听出了淡淡的宠溺。

    一定是脑袋坏掉了,大约是今晚的凌舜华太过古怪,自己才会跟着失常。

    佩玖兰左右晃了晃脑袋,想把脑中忽然产生的烦闷感甩开,可是湿漉漉的头发却立即沾在了脸上。

    这殿内生了地笼,就算不穿裘绒,也并不觉得有多冷,只是头发还未擦干,湿湿的散着,有些不舒服,这一沾在脸上,更加难受。

    可是下一刻,这种湿腻觉便消失了,一双大手轻轻贴着她白皙柔嫩的脸颊,一根根的把沾在上头的湿发给拨到脑后。

    然后另一只手,拿起一条干帕子,把她湿润的头发小心的包裹在内,慢慢的擦拭起来。

    “就这么湿哒哒的出来,也不知道擦干,生病了怎么办?”

    “......”

    这到底怨谁啊,佩玖兰心中抱怨。

    如果不是凌舜华忽然袭击,她不仅仅可以好好沐浴完,此时头发定然也被春朝或者夏夜擦干,美美的钻进被子里与周公探讨棋艺了。

    这么想着,脑子好像真的开始有些朦胧,昏昏的,很想睡觉,旁边地笼的温暖,背后头发轻柔的擦拭。

    一切温和的因素,都在不断的加重佩玖兰睡觉的谷欠望,此时的她好像在真的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盖着暖和的被子......

    “娘娘,娘娘......”

    佩玖兰缓缓的睁开双眼,有些朦胧的视线看不清眼前的人,却能分辨的出她的声音。

    “夏夜?”

    “是奴婢,娘娘,您醒了吗?”

    “嗯,醒......”

    佩玖兰猛地坐起了身子,下了夏夜一跳,“您怎么了?”

    “本宫怎么会在床上?”

    她怎么会在床上,昨晚不是在地笼前与凌舜华说话的吗,后来他帮自己擦头发,然后......

    然后自己怎么就会到床上了呢?

    佩玖兰有些不敢置信,慢慢的掀开被子,去看自己身上,依旧是昨晚的那件浴衣,浑身也没有任何不适感,微微放下心来。

    “娘娘,您在做什么?”

    夏夜有些奇怪佩玖兰这一系列的动作,“睡觉不在床上还能在哪儿啊?”

    “皇上呢?”

    “皇上,早就走了啊。”

    说到这里,夏夜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声音也有意的压低,像是怕谁听见一般,

    “娘娘,昨晚皇上怎么会来啊?”

    昨晚与春朝一起离开佩玖兰沐浴的房间,夏夜就钻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亲自试验一下凝花露,如果有问题,也可以立即过来告诉娘娘。

    可是当她火速的用凝花露湿了下身子,随意在木桶中泡了两下,没发现问题,高兴的赶过来之时。

    便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春朝,和一边默不作声的李尚荣,皇上的贴身总管太监。

    被告知皇上在此,不得入殿之后,门口又多了一个看天的人。

    直到皇上上早朝离开之时,她与春朝才得已进殿,只是皇上却留下一句,让娘娘睡到自然醒,不得打扰。

    娘娘哪一天都是睡到自然醒的,夏夜小声嘀咕,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娘娘真的比平时还晚起了半个时辰。

    “皇上什么时候走的?”

    “上早朝的时候。”

    “这么说,他待了一个晚上?”

    “是啊。”

    凌舜华待了一个晚上,这个结果让佩玖兰刚放下的心又拎了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她现在的状况来看,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如果凌舜华一晚上没有走,他又睡在了哪里?

    “啊!”

    佩玖兰仰头大叫,为什么她这么贪睡,擦个头发就能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