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被世人所诟
    “本宫问你,何为防患于未然?”

    “提前防止一些事情或者灾祸发生,就像现在这件事情一样。”

    “你说的没错。”

    佩玖兰抱着刚刚跳上膝盖的十年,给它顺着毛,“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防止就可以杜绝的了的。”

    “娘娘......”

    “她们对于本宫做这些事情,可止一次?”

    看着春朝不说话的表情,佩玖兰又道,“你能次次防患?”

    “可是总比什么也不做要好。”佩玖兰明显把自己当标靶的做法,春朝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谁说本宫什么也不做?”

    “娘娘......”春朝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本宫不是在坐着等她们来吗?”

    “......”

    “如果她们什么都不做,本宫又如何铲除她们?单是你怀疑人家有阴谋就抓起来?

    这会被人给诟病,说你诬赖好人的,在这后宫之中,谁还没有点靠山,背景。”

    “什么背景?”

    夏夜的出现总是十分及时,不管话是否听全,那也能张口就接,“管他谁有什么背景,我们还能怕他们不成?”

    “没错,娘娘,夏夜说这话,也就是这个理。”

    “什么理?”

    佩玖兰站起身,似乎不打算再用膳,转而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春朝上前给她倒了杯茶,两人继续站在她的跟前。

    “本宫不会平白拿下任何一个人,总要让世人看到所谓的证据,不然如何证明这清白的后宫。”

    “世人如果偏要如此愚昧,娘娘又何必与他们见长短。”

    “老实说,得见。

    本宫如果是个普通人,嫁的也是普通人,也许会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但是,本宫偏偏嫁的是这人中之龙,江山之主。

    那么本宫与皇上所做的一切,都会被世人看在眼里,被书吏所记载,所以,本宫希望,在这除恶的道路上。

    给世人看到的全部是干净的,希望皇上的江山是平坦的,不论前朝还是后宫,不被人所诟病。”

    “所以娘娘就打算让她们随意来害您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春朝想,她一定会挡在最前头。

    “哪有你说的这般夸张,本宫是谁想害便能害的吗?”

    “这些人,奴婢找人料理了就是,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有些人你能料理,就像是爬墙头的太监,但是有些人呢?”

    佩玖兰纤白的手指轻轻扣了两下桌面,“她们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表面那般简单,背后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势力。

    要想把他们一起剔除,自然不能就这么简单料理了。”

    把十年放到旁边的榻子上,佩玖兰拿起茶盏,放到唇边,轻抿一口,继续道,

    “这样吧,本宫就拿白瑾柔来举个例子,暂且把她当做八爪鱼。”

    “那是什么鱼?奴婢没有见过。”夏夜所注意到的点,总是与众不同。

    “你别乱打岔。”春朝瞪了她一眼。

    佩玖兰笑了笑,看向两人说道,“你就当是八只爪子的鱼,她对本宫做的事情,不止一件吧?

    每当她做上一件,结束后本宫就断她一只爪子,等她的爪子全部被本宫断完了,她还能有什么本事?

    背后的那股势力,是不是也该露露脸,动动腿了呢?”

    “万一断爪子的过程中,伤了娘娘怎么办?”对于佩玖兰这个比喻,她们觉得是挺合适,但是却又感觉十分危险。

    “当你举起刀斧的时候,哪有不溅血的道理?”

    “可是......”

    “她们既然摆好了戏台子,还是老规矩,本宫很乐意看的,尤其是不按戏本子的结局,本宫最是喜欢。”

    “奴婢们知道娘娘的本事,”夏夜朝外头看了一眼,好似是宫门口的方向,“但是为了娘娘的安全,奴婢还是要做一些预防。”

    “你们想做什么就去做,如果这能让你们安心一点儿的话。”

    佩玖兰说的很随意,一点儿也不怕两人因为做了什么不合适的事情,而打草惊蛇。

    连着多日的艳阳天,除了早晚有些阴冷,白日里的太阳,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倒是给人一种春天的错觉。

    尤其是眼前还开着大片鲜艳的花朵,给人的这种感觉,则更加强烈。

    “怎么样公主,御花园中,这片山茶花开的最是艳丽了。”

    御花园的一处凉亭中,里外站着不少伺候的宫女,太监,时不时的往亭子里送上新鲜的瓜果与点心,看起来很是热闹。

    “本公主不喜欢这个叫山茶的花。”

    温多娜傲慢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虽说两人最近经常见面,但她对于白瑾柔,却不怎么喜欢。

    如果不是因为有共同的利益,想必她根本不会坐在这里。

    这女人虽然漂亮,但是看起来身子很是柔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了一样,真不是她欣赏的类型。

    听说白瑾柔还是皇上的宠妃,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喜欢这种女人,与她比简直差远了。

    温多娜忽然想起那个给人惊鸿一瞥就忘不了的皇后,她才是自己最有资格的竞争对手,而现在自己能坐在这里,也全是为了她。

    温多娜的傲慢白瑾柔自然看在眼里,反正每次见面她都是这副德行,成大事者自然不在乎这点小事。

    “公主不喜欢山茶吗?”

    白瑾柔做出一副不解的神情,“可是本宫怎么听说,公主前些日子进宫的时候,独自在这山茶园子待了许久。”

    “本公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柔妃娘娘还想限制本公主的自由吗?”

    “哪里,公主是我国的贵宾,本宫礼遇还来不及。”

    “柔妃娘娘,我们今日能坐在这里,大家心知肚明,你也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

    温多娜此话一出,白瑾柔随即变了脸色,只是一瞬间,便恢复如常。

    对着身旁站在贴身伺候的翠萍,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翠萍会意,挥了挥手,带着亭子中的侍婢全部退下。

    “公主,虽然我们是有着共同的目的,但是本宫也是真心喜欢公主,想与你交个朋友的。”

    听闻这话,温多娜忽然从白瑾柔的对面的石凳上,移到了她旁边的石凳上,“柔妃娘娘,不知你是否听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