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关皇后的事
    ,!

    “连公主都闻得到,那么如果柔妃的鼻子如果没有问题,这个平安符中的味道,她岂会闻不到?”

    “我没有说柔妃姐姐闻不到。”温多娜脱口而出。

    “照公主的说法,本宫准备了一个装着麝香的假平安符与真平安符调换,准备借此机会,给柔妃系在身上,是也不是?”

    “是。”

    “这股浓郁的味道,不仅公主能闻到,柔妃也能闻到,对吗?”

    “对。”

    “先不说每天来诊脉的御医,鼻子也是管用的,既然这股味道,你们都能闻见。

    而公主更是懂草药之理,那么她又怎么会佩戴,既然如此,那本宫还换来做什么?往自己身上泼屎吗?”

    “皇后,”凌舜华皱了皱眉,“用词太不雅。”

    “请皇上恕罪,臣妾才疏学浅,言语上多有粗鄙,还请您见谅。”

    “......”

    “温多娜公主,本宫此言,可有道理?”

    “这......”

    温多娜有些踟躇,不知该怎么回答,皇后娘娘的话句句在理,让她不知该如何反驳。

    “还有,既是本宫准备的假平安符,又如何会在温多娜公主手中呢?”

    佩玖兰笑意盈盈,“难不成是公主与本宫合谋,一起残害柔妃?”

    “皇后娘娘,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绊倒了柔妃,明明是你准备了假的平安符,明明是你......”

    就在温多娜气的分辨之时,翠萍从内寝快速跑出来,来到凌舜华的面前,躬下身子道,

    “启,启禀皇,皇上,柔妃娘娘,醒,醒了。”

    “皇上,既然柔妃姐姐已经醒了,我们就去看看她,想必对于真相,姐姐更是清楚。”温多娜连忙说道。

    “是该去看看。”

    当凌舜华的身影出现在内寝之时,床上躺着的白瑾柔立即想要起身行礼,但是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在一旁伺候的几个婢女,手忙脚乱的过去,想要扶着她靠在床上,在接触到凌舜华的视线后,慌忙退到一边。

    凌舜华拿过床榻上的靠枕,亲自给白瑾柔垫在背后,扶着她靠在床侧。

    白瑾柔一张柔美的脸蛋毫无血色,眼眶通红,苍白的嘴唇微启,“臣妾,臣妾见过皇上。”

    “柔儿不必多礼,”凌舜华拉过她的手,轻声道,“身子可好些了。”

    “皇上......”

    白瑾柔一双美目几乎是瞬间便流出了泪,“臣妾对不起您,臣妾有罪,没能保护好皇嗣。”

    “柔妃姐姐,这怎么能怪你?”

    看见凌舜华这么温柔的对待白瑾柔,温多娜嫉妒的几乎要冒火,“并不是你不想保护皇嗣,而是有人故意害你。”

    “柔儿,你告诉朕,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就柔弱的人,加上现在苍白的脸色,梨花带雨的表情,简直让人疼到了心坎上。

    “皇上,没有人要害臣妾,是臣妾自己不小心......”

    “柔妃,你在说什么?”

    白瑾柔的话,让一直在旁边刮噪的温多娜叫嚷起来,连姐姐也顾不得喊了,

    “皇帝陛下在这里,你为何不说实话,请他给你做主。”

    “柔儿,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朕给你做主。”

    “皇上,臣妾说的是真的,真的是臣妾自己不小心,不关任何人的事情。”

    白瑾柔的泪再次顺着脸颊流下,凌舜华接过身后李尚荣递过来的手帕,轻轻给她擦拭。

    “可是朕听到的并非如此。”

    凌舜华坐在床边的圆凳之上,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佩玖兰与眼前似有一肚话要说的温多娜,

    “柔儿,你必须说实话,眼下温多娜公主指证皇后故意残害你腹中皇嗣,并且拿出了证据。”

    “证据?”白瑾柔因为疑惑,有些愣神。

    “李尚荣。”

    “是。”

    李尚荣端着一个不大的托盘,走上前,上头放着的正是刚才在外头争论不休的物证。

    “这是......平安符?”

    “柔儿可见过?”

    “怎么会没有见过呢,臣妾为了腹中的皇嗣,特意找高僧求了一个。”

    白瑾柔伸手在自己身下的枕头下摸索了一阵,然后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平安符,

    “在这里,是皇后娘娘亲手给臣妾系在身上的,因为臣妾忽然的小产,翠萍给解了下来,放在了臣妾的枕下。

    不知皇上这个,又是从何处得来的,也是高僧那里吗?”

    “柔儿这个,可以让朕看看吗?”

    凌舜华从白瑾柔手中拿过平安符,递给李尚荣,李尚荣当着他的面把黄色的符纸打了开来。

    符纸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用朱砂画了些看不懂的符咒图案,和一首保平安的词。

    “有什么不妥吗?”白瑾柔问道。

    “这是皇后亲手给你系上的吗?”

    “是。”

    “公主,”凌舜华凌厉的视线看向温多娜,“可否给朕解释一下。”

    “柔妃,你......”

    温多娜不敢置信的看向床上的白瑾柔,“你怎么能这么说,李公公手中的平安符,难道不是皇后调换的假的,你为什么不承认?”

    “公主,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瑾柔面上的狐疑不像是装的,

    “平安符就这一个,是本宫亲手交于皇后,系挂在身上的,哪里会有假的?”

    “你,你竟然......”

    温多娜怎么都没有想到,之前两人说好的事情,合谋陷害皇后,可她白瑾柔竟然会当着皇上的面反口。

    她这一反口,不就代表是自己在冤枉皇后吗?冤枉一国之后的罪名,可并不轻。

    “柔妃,你到底在怕什么?”

    温多娜不知道白瑾柔为何会反口,但是,她一定是想扳倒皇后的,不然也不会找自己合谋这件事情。

    既然如此,她也不管不顾了。

    “先不说平安符的事情,皇后故意绊倒你,害你磕在桌角上,导致小产,这也是我说假的吗?”

    “这......”

    白瑾柔低垂着头,偷偷朝着佩玖兰的方向看过去,还带着泪的眼眸中明显带着害怕,

    “不是皇后娘娘绊倒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是我自己不小心......”

    “皇后娘娘刚给我系上平安符,我就绊倒摔在了桌角上,”白瑾柔再次开始掉泪,

    “是我自己不小心,真的不关皇后娘娘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