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次休养
    “皇后,柔妃的贴身婢女已经指认你了,还不承认吗?”

    听到皇上提及自己,跪在寝殿门口的翠萍像被发现一般,赶忙缩了缩身子,朝里头的床榻看去。

    因为白瑾柔是平躺着,所以她看不见,伸了几下脖子,依旧徒劳无功,也就放弃了。

    “皇上让臣妾承认什么?”佩玖兰的声音紧接着响起,“难不成皇上认为这件事情,是臣妾做的?”

    “难道这个奴婢狗胆包天,冤枉于皇后不成?”

    “皇上这话听着还真的有几分道理。”看不见佩玖兰的人,只能从声音中想象她此时的动作与神情。

    “也许这个奴婢就是狗胆包天呢,毕竟刚才臣妾给她改了名字,可是看她的神情,大约是不喜欢翠花这个名字。

    大俗即是大雅,臣妾觉得翠花这个名字,确实不错,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养了条狗,就叫翠花,活的时间老长了。”

    正屏气凝神听墙角的翠萍,听到佩玖兰这么说,不禁抖了抖身子,皇后娘娘给她改了个狗的名字......

    “朕现在与你谈论的是柔妃小产的问题,你别跟朕东拉西扯。”

    “臣妾的方向感不好,分不清东西,辨不得南北。”

    “皇后!”

    凌舜华的语气忽然严厉起来,紧接着伴随着瓷器破碎的声音,传进了内寝。

    “皇上切莫生气,气大伤身。”

    相对于皇上,皇后的语气,听着还是十分淡然,甚至连严肃都算不上,

    “臣妾说的就是柔妃流产一事,您说这个翠花指证于臣妾......”

    “不是朕说,”凌舜华有些气急败坏,“难道皇后刚才不在柔妃的内寝,不曾听到这个奴婢亲口所言?”

    “臣妾自然是听到了,可是皇上也说,翠花是柔妃的贴身婢女,既然是贴身伺候的,肯定是她的心腹,什么都听主子的。”

    佩玖兰看似这随意的话,却说出了后宫每个奴才的心声,他们都是伺候的下人,主子说上一句,谁敢不听。

    所以就连殿内跪着的翠萍,在听到此话,都不由的低了低头,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

    “你这话什么意思,莫不是柔妃还冤枉你了?”

    “那可说不准,毕竟臣妾与她可是有着一丢丢......过节。”

    佩玖兰拉长了音,似乎给凌舜华空出时间,让他好好理解这几个字的意思。

    “皇后对于一丢丢的看法显然与常人不同。”

    “臣妾是皇后,自然高人一等。”

    “......”

    “皇后别忘了,你是有前科的人。”

    “皇上这话,倒是让臣妾一时之间,想不明白,您所说的前科指的是什么?”

    “不然朕帮皇后想,如何?”凌舜华忽而又变得低沉的声音,让人听着有些胆寒。

    “哦,臣妾想到了。”佩玖兰的反应很快,大约也是有些惧怕皇上的语气与此时的神情。

    “皇上是想说原居平霞殿,后来因为巫蛊娃娃一事,陷害臣妾,已经被打入冷宫的庶民,夏迎春的事情吗?”

    “皇后记得很是详细,是因为做了坏事的缘故?”

    “不,臣妾是对于想做坏事,却又没有足够的脑子的人,记得比旁人多一分罢了。”

    “所以现在,又对柔妃出手?”

    “皇上您这是什么话,臣妾都说了,是被人冤枉的。”佩玖兰这句话比之前的语调都要高上几分,算是特别强调。

    “那皇后的意思是柔妃自己害了腹中孩儿,就是为了诬陷于你?”凌舜华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不可置信。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柔妃为了陷害臣妾,这么做有什么不可能?”

    “皇后当人人都是你不成?”

    “她们倒是想,可惜没跟阎王爷谈好条件,也就没这个命。”

    “这么说,皇后是不承认了?”

    “臣妾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认?如果一个妃嫔怀了孕,不是皇上的,皇上认吗?”

    “佩玖兰!!!”

    殿外凌舜华的声音,简直可以说是用吼的,强烈的拍桌子声响再次夹杂着瓷器碎裂的声音。

    震得躺在内寝床上的白瑾柔,都似乎感觉到他的愤怒,这样的态度,对于白瑾柔来说,简直是喜上眉梢。

    </br/>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