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六十七章 足矣
    “而且,在她跪着的时候,奴婢不小心看到她耳朵后的一颗汹痣了,奴婢记得秋寒也有一个。”

    “夏夜,没想到啊,”秋寒用手戳戳她,“几年不见,脑子已经这般管用了。”

    “你这是夸我还是嘲笑我?”夏夜嘟起嘴,对秋寒的这般说法,很是不满。

    “自然,是夸你的。”

    “你们好久不见,不如顺道联络一下姐妹感情,本宫困了,就先失陪了啊。”佩玖兰抱起怀中的小十年,离开了叽叽喳喳的几人。

    “娘娘,您还没回答奴婢们的问题呢。”夏夜在佩玖兰身后喊道。

    “好了,娘娘今晚已经够累了,有事以后再说吧,”春朝跟过去,“我去伺候娘娘就寝。”

    夜很深沉,万籁寂静,只留寒风。

    “不,不要!”

    佩玖兰猛然从睡梦中醒来,为什么,好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为何忽然又会出现,难道是今晚发生的事情所影响的?

    “做噩梦了?”

    黑暗中,好听的又熟悉的磁性嗓音在佩玖兰耳边响起,轻轻替她擦拭了下额头的汗,又随手把她搂在怀中,以此安抚她的情绪。

    “我在,不要怕,睡吧。”

    “嗯。”

    温暖的怀抱带来的安全感,让佩玖兰静下了心,磁性的嗓音仿佛带着魔力,让她转瞬又闭上了眼睛,直到......

    “啊......”

    佩玖兰震惊的张开口,刚喊出声,嘴巴立刻便被人封住,忽然间覆上的双唇,让她惊讶中更加呆愣起来。

    红唇的柔软,比想象中还要美好,原本只是想禁住她的口,不让她喊出声,没想到这么一吻,便无法自拔。

    不断的加深两唇的贴合,舌尖不由自主的去撬她的贝齿,佩玖兰大脑空白之际,就这么张开口,配合着他。

    两人唇舌交缠,直到佩玖兰不能呼吸,凌舜华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瓣。

    “你,你,你......”

    佩玖兰连说了三个你,却仍然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显然大脑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没有反应过来。

    “能让皇后说不出话来,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凌舜华用手撑着头,侧过身子去看佩玖兰处在黑暗中却依旧红扑扑的小脸,她这可爱的模样,简直想让他一口吞下去。

    “你,你无耻!”

    “皇后在说什么,朕怎么听不懂?”

    “谁让你吻我的?”

    佩玖兰想起刚才的一幕,恨不得咬下凌舜华的舌头,如果再有这个机会的话,呸,不,应该是刚才怎么没有咬下他的舌头。

    “谁让你大喊大叫的,为了怕皇后扰乱其他人的好梦,朕只能捂住你的嘴了。”

    “你就不能用手捂吗?”

    “一双手都搂着你,空不出来。”

    凌舜华说的挺委屈的,意思好像是说,如果双手空闲的话,他也不想用嘴的。

    “谁让你搂我的?”

    “你做噩梦。”

    “我,我做噩梦关你什么事?!”

    “皇后做噩梦吵醒了朕,你也知道朕要有足够的睡眠,才能好好的处理国事,皇后如此这般吵闹,朕休息不好。”

    “临华宫,依兰殿,娇兰殿......那么多地方不够你睡的吗,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你是皇后,这里是皇后的寝宫,朕是皇上,不在这里,应该去哪里?”

    “......”

    凌舜华的一番话,让佩玖兰顿时有些无言以对,她从来不知道,凌舜华口才竟然这般的好。

    “不说话,自知理亏哦。”

    佩玖兰不想理他,干脆侧过身子,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就当旁边躺一只大型十年算了。

    可是好一会儿,她都睡不着,也不见凌舜华说话,甚至听不到他的呼吸,这样好像更是别扭。

    “怎么,是不是觉得躺朕怀里,才能睡着啊。”

    佩玖兰刚转过身子,凌舜华一双漆黑的眼眸,好像落进星辰一般,被她一眼就望进水眸中。

    “才,才没有。”

    “那怎么还不睡?”

    “床太小,挤。”

    佩玖兰睁大眼睛说瞎话,她这床榻怕是躺上三五个人,都略显宽裕,不过殿内这么黑,她料定凌舜华看不清她的表情。

    “挤?”凌舜华重复一遍。

    “嗯。”

    ‘最好你长点眼色,赶紧回你临华殿,那我这里就松散了。’佩玖兰心中如是说道。

    “那你躺朕身上,就不觉得挤了。”

    “.…..”

    “臣妾不敢。”

    “那明日让李尚荣把临华宫朕的床也一起抬过来,与皇后的并排放在一起,就宽敞了。”

    “......”

    那何止是宽敞,快跟躺在地上没有区别了,好吗?

    不想与他讨论这些,因为佩玖兰竟然惊讶的发现,她在这种问题上,说不过凌舜华。

    可是她又睡不着,再次静默了一会儿,佩玖兰又张开了口,“皇上最近是不是有毛病?”

    “朕就知道皇后关心朕,”凌舜华的声音带着喜悦,“不过朕好的很,没毛病。”

    “没病为何要来招惹臣妾?”

    “......”

    凌舜华忽然的沉默让佩玖兰不由的看了他一眼,黑暗中的他,依旧能看到他俊逸的轮廓。

    “皇上知道吧,臣妾已经放弃了。”

    “放弃......什么?”

    “喜欢你。”

    “朕不信。”

    凌舜华内心知道,佩玖兰说的有可能是真的,但是他不愿意相信,也许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伤透了她的心。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在弥补了,为何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她却要放手,说不喜欢,便不喜欢了,他不允许。

    “不管皇上信不信,”佩玖兰的声音很淡,像是会融化在空气中,“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朕知道以前是朕负了你,朕对你有很深的误会,可是朕......”

    “皇上!”

    佩玖兰打断了凌舜华的话,“过去的事情,臣妾不想再提了,臣妾只想就这么平淡的过下去。

    臣妾不知道皇上今晚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管是不是不信白瑾柔,又或者真的相信臣妾,臣妾都不想在意。

    只是希望皇上能保我父兄平安,如果一定要上战场,臣妾希望,能看到他们安然返回,这便是我余生的心愿。

    只一此,足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