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毒师〕〔女尊之绝色美男嫁〕〔都市最强药神〕〔修真之药武扬威〕〔美女上司的贴身透〕〔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逆武丹尊〕〔张贤与徐贤〕〔逆天修剑路〕〔全服追杀令:大神〕〔漫威之怪物猎人大〕〔灭秦代汉〕〔妖帝撩人:逆天邪〕〔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天降系统妹妹〕〔妖孽超神兵王〕〔西游科技〕〔启禀王爷:王妃,〕〔女神的妖孽高手〕〔魔鬼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七十二章 醉酒
    ,!

    都说天气像女人的脸,多变又有些阴晴不定,谁也无法说清楚它会在什么时候变化。

    早上还能见到阳光明媚,到了深夜,天空竟逐渐的飘落起小雪,如柳絮般轻扬。

    皇宫之中,除了时不时来往巡夜的侍卫与禁卫军,几乎看不到其他的人影,如果远处房檐上一闪而过的白影不算的话。

    临华宫内

    不知是不是今日处理的朝政太多,亦或者是今日之事全涉及到了佩玖兰的父兄,凌舜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她的重华宫。

    时至深夜,除了半个时辰前,太监总管李尚荣再次送进来两壶暖酒,这殿中至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人。

    坐在半开着的窗子前,凌舜华自斟自饮,任由寒风卷起空中纷扬的雪花,吹进殿内,飘落在他身前的衣襟上。

    面前的桌子上,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几个空的白玉龙尊酒壶被摆放成梅花的样子。

    “玖儿,你看朕眼前的白梅,像不像你殿中门口所种植的那一株?”

    “并不像。”

    佩玖兰的声音先一步传进凌舜华的耳中,之后,一抹白色的倩影出现在凌舜华的身后。

    “为什么呢?”

    “因为臣妾这株白梅只是植物,并不如皇上的这朵白梅值钱。”

    佩玖兰的视线落在那几个空的白玉龙尊酒壶上,“单这一尊白玉龙尊酒壶,怕是就能让整个京城种满白梅。”

    “皇后不愧是皇后,贤惠又会持家,这算盘打得很仔细。”

    凌舜华侧过身子,一手撑在下巴上,懒散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佩玖兰。

    外面下着雪,她又身着白衣,不仅一头青丝上落着片片白雪,就连长长的带着卷翘的睫毛上,都沾着一片还未融化的雪花,像极了从雪中走出的精灵。

    “看来朕的暗影很不称职,皇后这么一个大活人,进入临华殿,如入无人之地,竟无一个人发现。”

    “只要皇上知道就好,毕竟臣妾是来看您的,外人不便打扰。”

    佩玖兰望着凌舜华有些微醺的懒散模样,少了平日的凌厉威严,俊逸的竟是这般好看。

    “真的,你是来看朕的?”

    凌舜华漆黑的双眸带着明显的意外与惊喜,对于佩玖兰忽然的出现,这句话更能让他心动。

    “不是,臣妾只是路过。”

    佩玖兰走上前,在凌舜华面前坐下,拿起桌上另一只空的酒杯,在手上转了两圈,

    “不知是什么事情,能让皇上这般高兴,独自饮酒至深夜。”

    “玖儿,你这般聪明,会了解的,是吗?”凌舜华目光灼灼的盯着佩玖兰,让人看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喝醉了。

    “自从臣妾嫁给皇上,皇上从未唤过臣妾玖儿,今日这一会儿功夫,臣妾已经听到两次。

    如果不是看见皇上喝多了,臣妾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你喜欢的话,朕以后都这么喊,好不好?”

    “臣妾......并不喜欢。”

    佩玖兰拿过酒壶,给自己倒上一杯,“臣妾觉得,皇上喊柔儿的时候,更加好听。”

    “朕......”

    “皇上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名字更加顺口?”

    “朕不觉得。”

    “都说酒后吐真言,皇上这般说谎话,可对不起这几壶好酒。”

    “皇后要听真言吗?”

    “皇上要说给臣妾听吗?”

    “你想听,朕就说。”

    凌舜华对着佩玖兰眨了眨眼,如果不是知道他喝多了,那么做出这样表情的人,绝对不会是他。

    “臣妾左右闲来无事,听听看,也无妨。”

    “附耳过来。”

    大约是被凌舜华这个表情给逗的,佩玖兰竟真的想听听看,醉酒的他会悄悄对自己说些什么,于是十分配合的把耳朵凑过去。

    “朕......”凌舜华口中的热气喷在她的耳朵上,有些痒。

    “什么?”

    “朕......”

    凌舜华的声音很小,但是佩玖兰却听的很清楚,侧回身子,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皇上喝醉了。”

    “朕没醉,清醒的很。”

    “只有醉着的人,才会说自己没醉,臣妾没有听到皇上说什么。”

    “玖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凌舜华给自己倒了一杯,见佩玖兰面前的酒杯也是空的,顺便给她也斟满。

    “不记得了。”

    “可是朕记得......”

    时至夏日,周遭万物都被酷暑所带的颇感疲惫,窗外蝉鸣一声高过一声,好像也在述说自己的炎热。

    尽管殿外的奴才拿着粘竿,在各个树下不停的奔跑,可是却怎么也粘不干净。

    清云殿内,一个七八岁左右的男孩,身着单薄的衣襟,半躺在临窗之下的软塌之上。

    大约是读书读累了,又或者是嫌窗外太过吵闹,一整本书被倒扣在脸上,以至于完全看不清容貌。

    砰......

    窗户上像被什么敲打一般,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男孩翻了个身子,继续睡。

    脸上的书随着他的动作而滑到软塌之上,一张俊逸可爱的小脸显露出来。

    这让看到的人忍不住感慨,才这般年纪就这样好看,如果再过十年,又该是怎样一张让人失神的模样。

    见殿内的人没有反应,窗户上再次响起了敲击声,一声接着一声。

    砰......砰......砰......

    软塌上的男孩终于忍不住坐起身子,朝着窗户大喊,“谁啊,烦不烦,再打扰本宫睡觉,拉出去砍了。”

    “太子殿下,好大的脾气啊,吓死人了。”

    窗外响起一个男子的戏虐声音,听起来很是稚嫩,接着便探出一张可爱的小脸,大约年龄与他差不多大。

    “萧子墨,滚进来!”

    “你这窗户这么高,我怎么滚?”

    “那就爬进来。”

    “你是说真的?”

    窗外的小男孩也不等殿内的人回答,就跨开腿往窗框上翘,真有一种爬进来的架势。

    “行了,你练的功夫都用来喂狗了吗?”男孩一把拽过他的胳膊,把他拉了进来。

    “你是说翠花吗?”萧子墨靠在窗边,看着他。

    “什么翠花?”

    “斯辰家养的狗啊,确切的说,是玖儿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