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四夫争宠:萌乖夫〕〔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香蜜之星辰渺渺〕〔下一秒,巨星〕〔绝品大农民〕〔一抹柔情倾江南程〕〔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豪门:影后娇〕〔王爷,王妃她恃宠〕〔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都市之御美修仙〕〔时空特警〕〔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偏执总裁,别乱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里有你
    ,!

    扑通......

    荷花池旁的佩玖兰忽然没有了身影,岸边不远处的春朝吓坏了,赶紧跑过来。

    看到佩玖兰的脑袋露在水面上,两只小手不停的拍着水,拼命不让自己往下沉,春朝害怕不已,

    “小姐,小姐......快来人啊,小姐落水了......”

    春朝朝着周围大喊了几声,然后趴在池塘边,努力想去抓佩玖兰扑腾的手。

    可是奈何她胳膊短,力气小,又不会游泳,费了几次力气,都没有成功。

    眼看佩玖兰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春朝直接吓哭了,想跑回去喊人,又不敢,只能带着哭腔不停地喊叫,

    “快来人啊,小姐落水了,快救救小姐,救救小姐.......”

    冰凉的池水逐渐淹没了口鼻,佩玖兰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一双玉藕般的胳膊拼命的挣扎。

    岸边春朝的哭喊声,慢慢的消失在她的耳边,回应自己的只有极度的不安与恐惧。

    绝望渐渐占据了她的脑海,佩玖兰缓缓停止挣扎,任凭自己往下沉......

    突然,无边的黑暗中,闪过一丝光亮。

    佩玖兰猛然睁开双眼,透过冰凉的池水,一张俊逸的小脸出现在她的眼前,正在努力憋着气,拉着她往水面上游。

    随后,佩玖兰便再也没有力气,就这么闭上了眼睛,任凭男孩把她从水下救起......

    “......玖儿,你知道吗?”

    凌舜华一双黑眸,似看着佩玖兰,又好似没有看着她,“那个时候,朕只是刚学会游泳,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

    偷偷从宫中跑出来,与子墨去将军府找斯辰,路过荷花池,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喊叫,朕甚至都没有在水面看到你的影子,就跳了进去。

    救你出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不醒,当时将军府的其他奴才已经赶到,可是朕却一定要亲自抱着你回到房间。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臣妾并不知。”

    “因为你在水中看了朕一眼,”凌舜华再次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样绝望的眼神,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五岁孩童的身上,所以从那一刻起,朕就决定,一定要救活你,绝不会让你有事。”

    佩玖兰也同样饮尽了杯中的酒,声音带着空旷,“时间太久,年纪太小,臣妾不曾记得。”

    五岁落水一事,让佩玖兰足足昏迷了七日,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她又怎么会不记得。

    如果不是水中那一眼,她不知自己能不能挺过去。

    也许,就是因为看到凌舜华那样坚定的眼神,才改变了她。

    之后还听文哥哥说,在她昏迷的那些天,每日凌舜华都会偷偷溜出宫,来将军府看望她。

    直到她真正醒过来的那天,他却没有来,说是被皇上发现私自出宫,给关了禁闭......

    虽然事后佩宏峰让人填了那座池塘,可是佩玖兰的整颗心却早已经沦陷在那个夏天的荷花池中。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发生在昨日,又好像时隔多年,早已经随风而去,再也遍寻不到它的痕迹。

    “朕不信。”凌舜华忽然拉住了佩玖兰的手,“朕知道,你还是喜欢朕的,对吗?”

    “皇上喝多了。”

    佩玖兰想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凌舜华的力气是如此的大,她竟动不了分毫。

    “朕清醒的很。”

    “皇上清醒的时候,是绝不会像个无赖一样,拽着臣妾的手不放。”

    “朕现在像个无赖吗?”

    “像。”

    “那这样呢?”

    凌舜华欺身向前,唇直接贴上了佩玖兰的,口中满是松玉的酒香,直入佩玖兰鼻息。

    突如其来的吻,带着酒香,更带着回忆,眩晕了佩玖兰的神智,等到她缓过神情,白衣前襟已经风光一片。

    “皇上!”

    佩玖兰的一只手,立即阻在了凌舜华的胸前,“您喝多了。”

    “朕没有喝多,也清醒的很。”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因为愤怒,佩玖兰的小脸上带着些微的红晕,一双水眸瞪着他,连敬语都不用了。

    “吻你。”

    “皇上,如果你需要女人,臣妾立即让李公公帮你传唤。”

    “朕不要别人,只要你......”

    “皇上这话,是心,还是谷欠望?”

    “玖儿......”

    凌舜华的大掌落在佩玖兰那只按在自己胸前的小手,带着它一起移向左胸膛处。

    砰砰砰......

    凌舜华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透过左胸膛,传在了按压在上方佩玖兰的小手上。

    “听到了吗?”

    “皇上的身体很康健。”

    “这里,有你。”

    手缓缓的放下,佩玖兰低垂着眼眸,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声音低缓,

    “皇上可知,曾几何时,臣妾的心中是多想听到你对臣妾说这样的话......”

    泪水不由得涌向眼眶,一向在凌舜华面前坚强的佩玖兰,不知为何,忽然就忍不住了。

    大颗大颗的泪水,一滴滴从佩玖兰低垂的眼眸中滑落,无声的落在她敞开的衣襟上,也落在了凌舜华的心上。

    “玖儿,你不要哭,朕不愿看到你哭。”

    凌舜华抬起双手,捧起佩玖兰的脸颊,看到她满脸是泪,心疼的无以复加,慌张的想要给她擦,可是越擦越多,怎么都擦不干净。

    情急之下,他只好把唇再次贴了上去,试图一点一点把她脸上的泪痕吻干净。

    佩玖兰的泪顺着唇舌,落在了凌舜华的口中,咸咸的,像当年的荷花池水,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口的苦涩。

    而在这期间,佩玖兰竟然一动不动,就这么让凌舜华给自己‘擦泪’。

    直到凌舜华终于吻干净她脸上的泪时,佩玖兰抬起水眸,看向他,眸中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

    “皇上,你想要臣妾吗?”

    “......”

    “皇上,你想要臣妾吗?”

    “......”

    “云轩哥哥想要玖儿吗?”

    凌舜华的醉酒带着对佩玖兰的思念与回忆,一声‘云轩哥哥’更是彻底击垮了他的意志力。

    长久的忍耐,在这一刻,终于土崩瓦解。

    “我......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