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四夫争宠:萌乖夫〕〔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香蜜之星辰渺渺〕〔下一秒,巨星〕〔绝品大农民〕〔一抹柔情倾江南程〕〔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豪门:影后娇〕〔王爷,王妃她恃宠〕〔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都市之御美修仙〕〔时空特警〕〔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偏执总裁,别乱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七十五章 火烧重华宫
    ,!

    “走水了,走水了......”

    黎明的前夕,仿佛才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殿外传来的一阵阵声响,吓得众人立即清醒,急忙离开暖了一夜的床榻,纷纷跑出来。

    屋外正飘着鹅毛大雪,在入夜就睡眠的人,甚至不知道这场雪是何时下的。

    只不过在跑动的过程中,在雪地上留下一排排杂乱的脚印,证明它的飘落也许早在深夜就已经来临。

    侍卫,奴才,只要是能用的上的,个个都提着水桶,来回不停的朝着后宫之中,原本最繁华的宫殿跑去。

    “皇上,您慢点,奴才给您撑着伞。”

    大雪之中,一个明黄色身影,几乎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朝着人群飞奔而来。

    在他身后,一个以同样速度奔跑的太监,手上还撑着油纸伞,正拼命的追赶着他。

    当凌舜华在重华宫门口停下,如果它还能叫做重华宫的话,眼前的一切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整个宫殿处处弥漫着滚滚浓烟,显然大火是刚刚被扑灭,宫门口原本挂着重华宫三字的牌匾,几乎已经完全被烧毁。

    依稀只能看见一角焦黑的字体,似乎是一个‘宫’字。

    而重华宫的大门,一半已经坍塌,另一半在寒风中摇摇欲坠,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火烧痕迹。

    拿着水桶灭火的人,好多刚从殿内出来,脸上还带着黑灰,看见凌舜华的身影,立即把手中的水桶放在身旁,俯身跪下。

    “奴才参见皇上......”

    “都,给,朕,滚!”

    众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刚刚跟过来的李尚荣,赶紧摆了摆手,低声道,“还不退下。”

    “是。”

    慌乱的拿起身边的水桶,众人赶紧起身,一窝蜂的逃离现场,很怕晚走一步,就会被皇上给砍了脑袋。

    凌舜华一步步朝着重华宫内走去,好像丝毫闻不到这里刺鼻的烧焦气味。

    每往里走一步,他的心便沉一分,从重华宫到观澜殿的这一路上,处处都是残根断瓦,焦黑一片。

    观澜殿外,原本有一株白梅,开的旺盛,此时,却只剩下树干,烧的如膝盖一般高,上面还带着未曾扑灭的火星。

    抬步跨上台阶,凌舜华仿佛还能看到不久前,这里曾摆放着一张贵妃椅,佩玖兰悠闲的躺在上头,漫不经心的喝着茶。

    ‘佩玖兰,你给朕滚出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

    ‘你到底在干什么?!’

    ‘如皇上所见,臣妾在烧火,化水,做饭。’

    佩玖兰淡然的声音就这么回响在耳边,凌舜华很想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幻觉。

    就像之前的一样,这么大的烟,不是烧房子,她只是在烧火,化水,做饭,如此而已......

    ‘皇上要喝茶吗?’

    眼前的佩玖兰举起手中的茶盏,对着他巧笑倩然,‘这雪水冲泡的茶,也自有一番滋味在里头呢。’

    ‘朕喝。’

    凌舜华朝着佩玖兰举起的茶杯伸出手,可是下一刻,她就不见了,眼前依旧是烧的面目全非的观澜殿。

    “皇上......”

    还想继续往里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李尚荣轻声叫道,“皇上,里头还有未完全扑灭的暗火,危险,不要再走了。”

    “危险吗?”凌舜华顿了顿,“你说,皇后住在这里的时候,着火了吗?”

    “......”

    “那她,危险吗?”

    凌舜华缓慢的朝着殿内走去,每走一步,都好像看到了它原本的模样。

    左边墙角摆放着一尊琉璃玉瓶,右边架子上第二格放着几本书,侧边的窗台上摆放着一盆兰花。

    远处一张软塌上方,挂着一幅小猫追着公鸡跑的画,那是她新作的,似乎还有一首逗趣诗:空使丫头花抚风,十年闲来扑彩鸡。

    以为自己从来不会留意这些,却不曾想到,这里的一切,竟已让他如此的熟悉,铭记于心。

    外面下再大的雪,又有何用,依旧扑不灭这场烧痛了凌舜华心的大火。

    一个小太监溜溜的朝着殿外等候的李尚荣跑过来,不仅要注意地上的落雪不打滑,更要小心脚下倒塌的残砖,未燃尽的枯木。

    这么一路小跑过来,竟是安然无恙,只是在李尚荣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人便速度离开了。

    飞扬的雪花遮盖了视线,李尚荣再次紧紧盯着观澜殿大门的位置,虽然它已经不复存在。

    凌舜华身上的明黄色无疑是醒目的,他才刚刚走出来,李尚荣便举着油纸伞来到了台阶下。

    “皇上......”

    “查到了?”

    “是。”

    虽然小太监出现的时间非常短,但是凌舜华依然知道有人来过,这也是他这么快从殿内出现的原因。

    “谁?”

    “回皇上的话,是冷宫的被贬的夏婉婷。”

    “一个被贬的冷宫女人,”凌舜华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尚荣,“怎么会有这样的能耐?”

    “回皇上的话,是奴才疏忽了,”李尚荣立即跪下,

    “夏婉婷的父亲夏之祥,只不过是京中一个五品小官,她被打入冷宫之后,他也被罢了官职。

    只是不曾想到,夏之祥在被罢了官职后,他的身后竟还有人帮他,所以给冷宫中的夏婉婷,提供了一些作案条件。

    夏婉婷派人纵火一事,原本并不难查,事先奴才的人也查到了些线索,只是后来这些人不知为何,全部忘记了此事,竟没有一人来禀告。

    黎明前夕,天色昏暗,众人都还在睡梦中,大雪飞扬,阻碍视线,她们等巡逻的侍卫走过,迅速放的火,还洒了热油等易燃物。

    等巡逻的侍卫发现,大火已经烧得漫天,一时半会儿难以扑灭,所以......”

    李尚荣快速的说完,不敢抬头,默默的等待凌舜华的旨意。

    “夏婉婷。”

    凌舜华薄唇轻启,声音寒冷如冰,纵使漫天飞雪,也依然比不过他周遭的严寒。

    “诛九族。”

    “奴才遵旨。”

    “参与此事者,杀。”

    “奴才遵旨。”

    “巡逻侍卫,五十棍。”

    “奴才遵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