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军宠:蜜爱狂〕〔妖帝撩人:逆天邪〕〔宠后多娇:昏君养〕〔欲逃无路唯情是图〕〔重生九零:巨星养〕〔重生八零:特种女〕〔山贼王我当定了〕〔登顶炼气师〕〔基层女警二三事〕〔娇妻甜蜜蜜:老公〕〔拜师九叔〕〔一品小毒妃〕〔姜宝的佛系女配日〕〔神级兑换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同时穿越了99个世〕〔岛屿漂流记〕〔总裁,请叫我女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七十七章 思念
    “皇上,该用晚膳了......”

    临华宫外,李尚荣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殿里面却是连丝毫动静都没有。

    重华宫的失火,传遍了后宫,传遍了前朝,更加传遍了整个京城,那滚滚黑烟,伴随着鹅毛大雪,飘在整个皇宫的上空。

    今日,皇上没有上朝,这是自凌舜华登基以来,第一次出现的休朝情况,可谁也不敢去多问一个字。

    如果不是李尚荣亲自跟随着凌舜华回来,又送了酒进去,怕是不会相信,此时这殿中,是有人的。

    等了片刻,里头也没有人说话,他只能走到宫门不远处,重新守着。

    此时,殿外的雪依旧在下,半点没有减少的趋势。

    殿内,凌舜华像昨晚一样,临窗而坐,纷扬的大雪透过打开的半扇窗子不停的吹落进来。

    落进来的雪,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积攒了厚厚的一层,可想而知,他的窗户开的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

    寒风时不时伴随着雪花吹进殿中,吹乱了他的墨发,可是他依然稳如泰山的坐着,像一尊石像。

    夜半央,雪入窗,谁念西风独自凉,叶落为谁伤?

    凌舜华的视线,随着飘雪,落在了面前摆放一圈的白玉龙尊酒壶之上,已经被白雪覆盖半尊的酒壶,像极了观澜殿门口的那株白梅。

    ‘臣妾觉得它不像。’

    佩玖兰的声音忽然传进凌舜华的耳中,使得他不由得转身看过去,殿内一片漆黑,空空如也。

    她,并不在......

    “玖儿,昨晚的你,是精灵吗?”

    凌舜华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混合着落进去的雪花一饮而下,原本磁性好听的声音,在这时,却带着极度的苦涩。

    “昨晚的,不是梦,真的是你,对吗?”

    没有人回答他,空旷的大殿中,只有来回穿梭的风声,凌舜华再次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接着,他又拿了一个杯子,斟满,放在自己的对面,好像这么做,那个人便会出现一般。

    “昨晚,你说朕喝多了,可是你的出现,朕却记得清楚,你是出现了的,对吗?”

    凌舜华看向对面的酒杯,里面满满的,一丝也没有变少,等候她的人,并没有出现。

    “如果路过,你能顺便来看看朕吗?”

    凌舜华一杯接着一杯,眼角不知何时,划过一滴泪,落在了自己的杯中,他一饮而尽,带着苦涩的味道。

    “昨晚的你,泪水味道,也是这般......”

    凌舜华忽然笑了,“朕从来没有流过泪,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千万不要告诉旁的人,尤其是萧子墨。

    如果被他知道的话,那么朕宁愿把皇位让给他,与你一起浪迹江湖,也好过被他嘲笑一辈子。”

    “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这话,皇上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佩玖兰的声音再次在凌舜华的脑海中响起,‘臣妾不记得。’

    “玖儿不记得吗?”

    凌舜华看向窗外的大雪,“那是一个蝉鸣的夏天,与这样的天气完全不相符。

    朕原本是不喜欢夏天的,因为夏天很热,虫子很多,也不能堆雪人。

    可是后来,朕却总是莫名的,期待夏天能快点到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回想起当初的你。

    你昏迷的那些日子,朕每天都从宫中偷跑出来看你,就是希望你醒来的第一眼,能看到守在床边的我。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朕一定是被萧子墨给带坏了,总是偷偷跑出宫,终究被父皇发现。

    那一天,父皇关了朕的禁闭,让我在殿中好好反省,还要三天之内,背完他所指定的书册内容。

    为了能见到你,朕一天一夜没有睡觉,当背会了所有的东西,才从萧子墨那里得知。

    在朕被关禁闭的这一天,你就已经醒了......”

    “玖儿,你知道吗?朕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凌舜华喃喃道,

    “朕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只知道,当看到你的时候,朕的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

    萧子墨说,你长的可爱,漂亮,像瓷娃娃,所以见到你的人都会喜欢你,可是朕却不是因为你的样貌......”

    凌舜华杯中的酒再次空了,可是当他去倒的时候,酒壶中也已经一滴不剩。

    “今日喝的酒,能不能养一池锦鲤呢?”

    凌舜华想把酒壶放在已经圈好的梅花之中,与之前摆放的几尊堆在一起,可是之前的已经被白雪覆盖。

    一时之间,这尊竟然没有摆放的位置。

    “玖儿,你说,把这尊白玉酒壶拿去,给你换一城的白梅,好不好?如果你不说话,朕就当你是答应了......”

    凌舜华把这尊白玉酒壶,单独放在了一旁。

    “对了,朕有没有告诉过你,御花园的那个荷花池,是朕特意求父皇,给你修建的。

    你一定不知道,朕谁也没有说过,连萧子墨也没有。”凌舜华呵呵一笑,傻傻的,却莫名让人十分心疼。

    “因为后来再次偷偷去将军府看你的时候,路过荷花池,发现那里已经被填平了。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虽然是用那种方式,可是朕不想忘记,所以回宫就求父皇派人修建了。”

    “玖儿,朕也不知道,为何我们之间会变成这样,朕知道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凌舜华颓败的一拳打在桌子上,桌子受到猛烈的撞击,发出碰撞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让人听得很是清楚。

    与此同时,一个东西应声掉落在地上,滚了几下,停在了凌舜华的脚边。

    凌舜华低下头,透过雪光的反射,看到滚落在地上的是一幅卷轴。

    为何临华宫会有这样的东西,凌舜华竟然从来都不知道。

    皇上的寝宫与别处不同,如此重要的地方,除了他本人,任何人都进不去。

    而这殿中,每天也都是李尚荣亲自整理,如果有这样的东西,以李尚荣的手段,他不会不知道,除非......

    一向镇定如山的人,拿着卷轴的手,竟带着些微的颤抖。

    凌舜华慢慢的打开卷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