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军宠:蜜爱狂〕〔妖帝撩人:逆天邪〕〔宠后多娇:昏君养〕〔欲逃无路唯情是图〕〔重生九零:巨星养〕〔重生八零:特种女〕〔山贼王我当定了〕〔登顶炼气师〕〔基层女警二三事〕〔娇妻甜蜜蜜:老公〕〔拜师九叔〕〔一品小毒妃〕〔姜宝的佛系女配日〕〔神级兑换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同时穿越了99个世〕〔岛屿漂流记〕〔总裁,请叫我女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这一生只要你
    这是一幅男子的画像,画中男子俊美异常,一头泼墨般的长发,只用一个白玉冠束着,飘逸的撒落在脑后。

    一双黑眸深不见底,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其中,好看的唇微微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男子身穿白衣,衣襟正中,一条金龙仿佛真的一般,盘旋在上,腰间束好的缎带下,挂着一枚琉芷玉。

    男子的背后,是一株白玉兰,此时的花开的正盛,一枝花杆顺延,大朵的玉兰花,恰到好处的伏在男子肩头。

    在画的一侧上,用娟秀的小字,还题了两句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凌舜华不由自主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腰间挂着的那枚琉芷玉,这枚玉佩,他从小便挂在身上,从不离身。

    这两句娟秀小字,分明出自佩玖兰之手,因为在观澜殿那幅猫戏图中,他看见过同样的字体。

    而这画中的人,显然就是自己,可是凌舜华却从来不曾见过。

    手缓慢的撑开全部的画,他赫然发现,在画的末端处,也就是画中男子的白色靴子下方,不知用什么东西,粘着一支白玉簪。

    白玉簪晶莹剔透,是上乘的珍品,可是上头却没有什么复杂的花纹,只在尾端有一朵栩栩如生的白玉兰。

    这个白玉簪看起来有些熟悉,凌舜华把它取下,拿在手上,反复看了好几遍,忽然脑中出现了佩玖兰刚进宫时的画面。

    这是他们大婚的时候,佩玖兰戴在头上的,当时的她,一身华丽宫妆,独独头上插着这支白玉簪。

    只是后来,他却再也没有见她戴过,亦或者是,他从来不曾留意过。

    白玉簪拿下后,在它的下方,竟然有一行很小的字,如果不拿下簪子,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字体与上端无恙,可以肯定,也是出自佩玖兰之手,只是墨迹却明显是新的。

    云轩哥哥,就不说再见了......

    看到这句话,凌舜华再也忍不住,握着画卷的手不由的用力,手上画卷的那一块地方,立即便皱成一团。

    反应过来的他,即刻松开了紧握的手,看着被自己弄皱的地方,赶紧伸手,想把它重新抚平。

    “玖儿,你......”

    凌舜华的泪再次落下,滴落在‘再见’两个字上,原本就很新的墨迹,在一瞬间,被化了开来,晕染的看不真切。

    “真的不要我了吗?不要云轩哥哥了吗?”

    佩玖兰的样子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晕红的脸颊,带着丝丝诱惑的声音,‘云轩哥哥,你,想要我吗?’

    “朕要你,要你,要你,玖儿,朕这一生,只要你!”

    ......

    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时隔一夜,终于停了下来。

    地面上已经积攒了厚厚的一层,足以没过脚腕,在这样的天气,除了有门面的店铺依然开着,整个京城的小商贩似乎都窝在了家里。

    可是要饭的乞丐,却在这个时候,异常的活跃,整个京城被大雪所覆盖,人们不怎么出门,家里都是有人的。

    于是他们便可以挨家挨户的敲门,讨要吃食,这比在街上拦着来来往往,形色匆匆的路人,更加管用。

    当人们打开街门的时候,看见衣衫褴褛的人,瑟瑟发抖的站在门口,只是为了讨要一碗残羹冷炙。

    恐怕谁都无法拒绝这样的人,哪怕平日里有多么的讨厌他们,也会耐不住同情之心,施舍上一碗热饭。

    而在这个时候,他们平日里用来聊以安身的破庙,便空空如也的闲置出来。

    “公子,我们真的要现在出发吗?”

    一个娇俏的丫头,端着一壶热茶,掀开了破庙的布条,从外头走了进来。

    被称为公子的,俊逸非凡,年纪很轻,一身雪白的锦衣,看起来竟是比外头的雪还要耀眼。

    好听的声音从公子口中吐出,很是清脆,又带着些温润,“雪不是已经停了吗?”

    “雪是停了没错。”

    丫头把茶放在已经收拾的十分干净的桌子上,拿出杯子,倒上茶水,递给了年轻的公子,“可是外头的积雪还是很厚。”

    “你这不是废话吗,下了一天一夜,地上能没有积雪吗?你当是下雨呢。”另一个身着红衣的丫头也从外头走了进来,头上还带着一些落雪。

    “我还想问你呢,”端着茶的丫头看她一眼,“都不下雪了,你是在地上打滚,才弄得一身吗?”

    “我,我不小心撞树上了。”

    “真是好本事。”

    公子笑了笑,在一旁的矮凳上坐下,如此破败的庙宇,却并没有掩盖他的气质,

    “外头积雪是有,我也出去看了,不过也只到脚踝而已,是可以走的,别忘了我们还要赶路。”

    忽然从外头刮进来一阵冷风,端茶的丫头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在这样的天气赶路,还真是不省心呢。”

    “就你娇气。”红衣丫头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进里头去收拾包袱。

    “什么叫做我娇气,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端茶丫头跟着红衣丫头往里走,“我这不是怕娘...怕公子受了风寒吗。”

    公子看着两人吵架的模样,禁不住笑出了声,然后便摇摇头,走了出去。

    天地间一片白雾茫茫,所有视线能触及到的地方,无一不被白雪所覆盖,这样壮观的景象,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到了。

    离开了那四方的砖,四面的墙,整个人的身心都好似宽广了,深深了吸了一口气,连这薄凉的空气,都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在这个位置,依然能看到远处那座巍峨华丽的宫墙,只是这一走,便再也不会踏入。

    那里曾经被她认为是起点,现在看来,也同样是终点。

    不远处两个丫头结伴而来,手中都捧着一个不小的纸包,因为积雪的缘故,走的并不快,但是却很稳当。

    看见她站在外头,急忙赶了过来,“公子,外头寒冷,快些进去吧。”

    “不妨,今天的天气很好,出来透透气,”公子伸了个懒腰,看向二人,“既然回来了,那就收拾一下,准备出发。”

    “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