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八十八章 睡的安稳吗
    ..玄凰定江山

    “娘娘,今日天气不错,奴婢扶您去御花园走走吧。”翠萍跪坐在地上,给软塌上的美人轻轻捶着小腿。

    听见她的话,白瑾柔的双眸慢慢睁开,似乎有些无精打采,“本宫懒得动。”

    “娘娘,御医说您应该多出去走动走动,这样精神气才能好一些。”

    “本宫身子好不好,他们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有什么好走动的。”

    本想再次阖上眼帘闭目养神的白瑾柔,却是睡不着了,“皇上近日如何?”

    “回娘娘的话,和之前一样,照常上朝。”

    翠萍说这句话的时候,低着头,有些不敢看白瑾柔。

    她说的这些,比较片面,因为整个后宫都知道,皇后的重华宫被烧的那一日,皇上没有上朝。

    只不过,过了一晚上之后,皇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让人不得不怀疑,不上朝的那一日,只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而皇上与皇后之间,其实没有什么感情,不然也不会第二日开始,皇上不仅重新上朝,连后宫的妃嫔处,也照常翻牌子。

    “废话!本宫不知道吗?”白瑾柔猛地从软榻上坐起身,吓得翠萍立即跪在地上。

    “本宫是问,皇上今日,又招了哪个不要脸的女人去侍寝?”

    是的,白瑾柔火大,并且十分的火大,皇后好不容易没有了,可皇上却闭口不提重新立后的事情。

    好,她可以等,因为如果皇后刚去世,皇上就重新立后,未免在天下人口中,落下话柄,说皇上太过无情。

    但是如今的场面,又是什么意思?

    皇上一如往昔的上朝,宣妃子侍寝,连有些她都快忘记名字的妃嫔,在这个时候,都伺候过皇上。

    唯独她,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别说皇上没有碰过她,就连依兰殿的大门,都没有进来过。

    这让处心积虑的白瑾柔又如何能够甘心呢?

    “回娘娘的话,现在是白天,还未到晚上侍寝的时候。”翠萍撞着胆子回答。

    “那昨晚呢?”

    “回娘娘的话,是娇兰殿的顾嫔。”

    “赏花案才死了个王芊月,现在又冒出一个顾盈香,这两个贱人,都是一路不带脑子的货色。

    顾盈香进宫也算早,平时与本宫争个长短也就罢了,这会儿难不成,也想借皇后一死,爬到本宫头上?”

    “她哪里有这个胆子呢,”翠萍小心翼翼的回道,“左不过是皇上太久没见过她,忘记了,一时之间心血来潮。

    娘娘大可不必在意,过不了两日,皇上会连她叫什么名字,都忘得干净的。”

    白瑾柔冷漠的看着她,说话也是阴沉的很,“你倒是知道皇上的心思。”

    “奴婢万万不敢揣测圣意,只是这宫中,人人都知道,皇上最宠爱的就是娘娘了。

    哪怕是已故皇后在世的时候,都不能与娘娘相较,更何况是现在,奴婢只是说句实话。”

    “你这实话,本宫倒是很受用,”白瑾柔的脸色好了一些,“顾盈香的父亲顾南安,好像是吏部尚书吧?”

    “这,奴婢......”

    翠萍不是很清楚,因为她们也从来没有想过,顾盈香有一天,竟会比白瑾柔先入皇上的眼。

    “这点小事都不知道,本宫要你何用?”

    “娘娘恕罪。”

    “罢了,你给本宫传个信于父亲,如果本宫没有记错,顾南安应该就是吏部尚书,让父亲找人给顾家弄点事情做。

    顾盈香想趁机得皇上的圣宠,就怕她没有这么好的命。”

    “奴婢知道了。”

    “现在,本宫觉得舒畅多了,就听你的,去御花园转转。”白瑾柔从软榻上起身,翠萍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扶着她的胳膊。

    秋寒手上端着铜盆,从厢房中走出来,准备把里头的水倒掉,一抬头便看见了门口不远处的小尼姑。

    小尼姑显然来的有一会儿了,只是低着头在门口打着转,也不进去,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这是...净和小师傅吗?”

    “啊......”

    冷不丁被人喊了名字,小尼姑抬起头,看见厢房门口的婢女,正是昨天跟着九公子一起逛庵堂的那个。

    “姑娘好,昨晚睡得可还安枕?”

    “我睡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净和小师傅,有没有睡得一个好觉?”秋寒端着盆,似乎话里有话。

    “......”

    小尼姑忽然脸色一红,立即低下了头,也不知道秋寒问的话,有哪里不合适,让她说不出话来。

    只是每次与她说话的时候,小尼姑心中总是有些不安稳。

    “贫尼,睡得,也好。”

    “那就最好了,这里是庵堂,又有佛祖保佑,想必小师傅每天都睡得很安稳。”

    “是......”

    “那不知小师傅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情?”

    “我,贫尼,贫尼是想问,不知九公子是否已经起床?”

    “净和小师傅一大早来厢房找我们家公子,是有什么事情吗?”

    “也,也没有,就是到用早膳时间了,贫尼过来通知各位。”小尼姑往打开的厢房门内张望,奈何离的有些远,看不太清楚,

    “没有看到九公子,所以才会多此一问。”

    “多谢净和小师傅的好意,只是,我们家公子,可能要多睡上一会儿,等他醒过来,我们自然会伺候公子用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九公子怎么了?”小尼姑听到秋寒这么说,脸上立即涌现出一抹焦急。

    “也没有什么,就是公子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总觉得哪里吵闹,吵得他睡不安稳。

    大约是最近过于劳累了,这荒郊野外的,又是庵堂,没有比这里更加清净的地方了,你说是吧,净和小师傅?”

    “是,是的。”

    秋寒又拿那种小尼姑说不出来的眼神望着她,她都有些不敢与她对视。

    “对了,贫尼能不能问姑娘一个问题?”

    “不知道净和小师傅想知道什么呢?”

    “姑娘是九公子的婢女?”

    “是的。”

    “是一直都跟在九公子身边的吗?”

    “小师傅到底想说什么?”

    “九公子对你们,一定很好吧?”

    “那是自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